“哈哈哈,天星,看来你不行了。”

  陆宏达哈哈大笑了起来,看着陆天星一脸感慨的说道:“唉,二十多年了,还记得二十多年前我曾经也是和你的父亲这么喝酒的,不醉无归,可惜啊,你父亲终究是太过刚烈了,否则的话,你爸也不会死。”

  陆天星目光一闪,好奇的问道:“大伯,这么说你和我爸的关系很不错了。”

  “那当然了。”

  陆宏达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这一次并没有和陆天星干杯,而是直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这才看着陆天星开口说道:“天星,你知道吗?你和你爸长得很像,但是你和你爸的性格却截然相反。”

  陆天星轻笑着说道:“大伯,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因为你的行事作风。”

  陆宏达重重的说道:“你爸的行事风格虽然乖张,锋芒四射,但是你爸却太过优柔寡断了,明明已经结仇,你父亲却依旧万事留一线,不会斩尽杀绝,最终给自己留下了无穷的隐患落到身死的下场,而你恰恰相反,你行事作风霸道无比,几乎不会留手,一旦为敌,那就格杀勿论,这样的方法比你爸处事风格要好的太多了。”

  说到这里,陆宏达停顿了一下,再次开口说道:“天星,你也别怪大伯多嘴,你的这种方法的确非常不错,但却不是长远之计,或许你可以杀一人,杀十人,震慑住了那些人,但是这些是建立在你的实力的份上,如果有朝一日他们的实力超过你,肯定会报复你的,你明白吗?”

  陆天星在听到陆宏达的话后,淡笑着说道:“我知道,但是我更加的清楚,就算我放过他们,他们也不会放过我,与其如此,那就不必留情,杀的他们心惊胆颤,杀的他们不敢找我报仇,杀到他们听到我的名字就闻风丧胆为止,大伯,你说到了我这个时候,他们敢找我报仇吗?”

  “他们的确不敢,但是天星你的杀心太重了,如果不控制的话,早晚会成魔的。”陆宏达面色没有任何的变化,关心的说道。

  “大伯,你见过魔头吗?谁又是魔头,正道做的事未必比魔头好到哪去,我的实力最强,那我就是正道,不管我杀多少人,我一样是正道,我若是输了,不管我杀没杀人,我都是魔头,这个规则是强者制定的,而不是芸芸众生。”

  “呵呵,天星你说得对,弱肉强食,强者为尊这是亘古不变的法则。”

  陆宏达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端起酒杯说道:“来,天星,咱们继续喝酒。”

  陆天星也没有再说什么,继续和陆宏达喝酒,一边喝酒,一边说这话,饭局的气氛显得异常的热烈,根本让人想不到这饭局上的两人都是在虚与委蛇。

  这一顿饭足足吃了接近半个多小时,陆天星这才再白芷晴的搀扶下,有些醉醺醺的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

  而陆宏达则是站在江南食府的门口,目送着陆天星离开,嘴角勾勒出一抹冰冷的笑容,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直接转身又回到了江南食府。

  白芷晴扶着陆天星坐进副驾驶的位置,自己则是转身走向驾驶室的位置,刚刚打开车门,白芷晴就看见陆天星一脸笑容的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脸色也恢复了正常,哪里还有刚才醉醺醺的模样,要不是浑身上下还散发着一丝酒气,白芷晴几乎都不敢相信陆天星刚才喝了酒。

  “你没有喝醉?”白芷晴坐进驾驶室,看着陆天星疑惑的说道。

  “那当然了,要是这点酒就喝醉了,那我以后还怎么混。”

  陆天星微微一笑,伸手将白芷晴抱到自己的位置上,而自己则是重新做回到了驾驶室的位置上,发动了汽车,将车开到了马路上:“老婆,有什么想法没有。”

  “笑里藏刀,陆宏达就是一个老狐狸,表面上对你笑着,暗地里却在算计你,阴险狡诈之极,和这种人打交道必须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不然你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白芷晴沉默了片刻,沉声说道。

  “你看出来了。”

  “嗯!”

  白芷晴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陆宏达虽然一直在和你的喝酒,但是,他却并没有和多少酒,你喝两三杯,他才喝一口,甚至一直在劝说你喝,而且,在你喝的差不多的时候,总是不断的给你制造一个语言陷阱,想要让你来钻进去,更重要的是,他虽然说一直都是笑呵呵的,但是却给我一种很阴冷的感觉,就仿佛一条没有露出獠牙的毒蛇。”

  陆天星听着白芷晴的话,轻轻的点着头,白芷晴说的没错,陆宏达整个人给他的感觉就是一种阴森的感觉,而且,陆宏达虽然说已经忘记了他走进陆家哪天发生的事情,但是陆天星依旧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陆宏达绝对没有忘记,甚至在心中暗中算计着他,如果他真的相信了陆宏达说的话,要不了多久迎接他的就是万劫不复。

  “你说的没错,陆宏达这个人比梁万青更加擅长隐忍,他走的每一步都是小心翼翼的,你别看他今天跟我说的话这些话,诚恳无比,我敢保证,没有一句话是真的,如果我真的听了他的话,我日后必死无疑。”陆天星沉声说道。

  白芷晴皱了皱眉头说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跟他说你想要竞争陆家家主之位的消息,难道你真的打算去竞争家主之位了吗?”

  “竞争陆家家主之位做什么,老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性格,我懒散惯了,你要是让我管理那一大家子还不如要了我的命,万一这群家伙做了我不爽的事情,我害怕自己忍不住捏死他们,与其如此,还不如眼不见心不烦。”

  陆天星摸了摸鼻子说道:“正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陆宏达突然问我对家主之位有没有兴趣,我相信他绝不是随口问问而已,肯定在心中想要算计着什么,要是我猜的没错的话,要不了多久,说不定我要和陆浩月竞争家主之位的消息就传出去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