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携手,宛如金童玉女一般从陆家当中走出来,吸引着无数惊叹的目光。

  “老婆,上车!”

  一路来到车前,陆天星在白芷晴疑惑的目光下,率先走到车前,宛如有钱人的司机一样,打开了车门,然后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白芷晴嫣然一笑,踮起脚尖坐进了车里面。

  而陆天星则是坐在了驾驶室,发动了汽车,离开了陆家。

  大约过了差不多四十多分钟,陆天星驱车来到了这一次舞会的地点,红人会所。

  红人会所算得上是苏州一家比较有名的死人会所,和梦幻国度的名气不相上下,只不过梦幻国度深受男人的喜欢,而红人会所则是相对于受到受女人们的追捧。

  因为红人会所不仅仅是一个私人会所,里面的服务更是包罗万象,例如,珠宝,美容,服装,名牌包包等各种各样的新品都会发布在这里,每一周都会更新一次,这样自然而然的就吸引了女人们的注意,毕竟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衣服,珠宝,美容等等的东西远远超过喜欢其他的东西。

  陆天星下了车之后,直接转到了白芷晴所在的方向,帮忙把门打开,紧接着一个漂亮,充满冷傲气质的美女从车上走下来。

  此刻,正是参加舞会的时间,周围已经有不少的人开着车过来了,正准备进入会所,当看到白芷晴出现的的时候,目光都是忍不住的流露出一抹惊艳的神色,而一些女人则是一脸的羡慕嫉妒恨,虽然她们身上穿着的是名牌晚礼服,但是却完全没有白芷晴身上的那种气质。

  白芷晴下车后,冲着陆天星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伸出手挽住了陆天星的手臂,一脸亲昵的朝着红人会所走去。

  这一刻,所有人在看向陆天星的目光的时候充满了羡慕嫉妒恨,如果眼神能杀人,他们绝对不介意把陆天星给万箭穿心了。

  “尊贵的先生,请出示您的邀请函!”看到陆天星和白芷晴走过来,大门口旁边的门卫非常恭敬的对着陆天星说道。

  陆天星也没有犹豫,拿出白玉请帖递给门卫,开口说道:“这位是我的妻子,她跟我一起来的。”

  周围的人看到陆天星的邀请函,顿时露出一脸惊讶的表情,要知道红人会所的邀请函一般分为三种,白银邀请函,黄金邀请函,还有就是陆天星手上的白玉邀请函。

  这种邀请函虽然并不贵重,只是形似白玉而已,但是却象征的一个人的身份,能拿到白玉邀请函的人在江南绝对是声名赫赫。

  而周围一些认出陆天星身份的人则是脸色纷纷变了颜色,要说最近江南名声最大的人是谁,绝对非陆天星莫属,以一种强势姿态走进陆家,毫不客气的抽了陆宏达的脸,将赵家,冯家这些敢来找他麻烦的家族统统给灭了。

  甚至一人走进梁家,让曾经在江南显赫的梁家灰飞烟灭,哪怕陆天星灭掉梁家用的是下三滥的手段,但这也足以说明陆天星的可怕。

  “尊贵的先生,小姐里面请。”

  门卫检查了一下白玉请帖,神色变得越发的恭敬了起来。

  陆天星颔首点头,带着白芷晴直接走了进去。

  这一次舞会的举办方是红人会所的老板栾红月,自然是没有其他人进入其中,也没有对外迎接,再加上有专人带路,所以很简单的就找到了舞会所在的大厅。

  红人会所打大厅布置的非常奢华而又不失优雅,没有那种皇宫一般的富丽堂皇,但是却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而且非常符合女性的审美观,想来为了装修这个会所,栾红月是花费了不少的心思。

  此时在大厅中已经聚集了不少人,男的都是西装革履,衣着时尚,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丝贵气,眉宇之间带着强烈的自信,显然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或者是家族子弟,而这里的女人则是一身晚礼服,一个个的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雪~白的沟~壑,傲人的半~球,修~长的美~腿,挺~翘的tun~部,无一不吸引着周围男人的目光。

  一个个身穿着兔女郎服装的女服务员和衣着服务员常穿的西装马甲的男服务员穿梭在其中,端着一杯杯酒送给周围的人。

  陆天星和白芷晴走进来之后,立刻就吸引住了大多数人的目光,在惊艳白芷晴容貌的同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放在陆天星的身上,毕竟,这段时间陆天星在江南的所作所为,算得上是惊天动地,想不让人关注都难。

  对于周围传来的目光,陆天星也没有什么的奇怪的,这样他反而落得一个自在,他也没有那么多闲心和别人去拉关系,去应酬什么。

  陆天星随手从一名路过的兔女郎托盘上,拿过两杯酒,将其中一杯递给白芷晴,然后轻轻的抿了一口。

  “怎么样,刚才那兔女郎漂亮吗?”白芷晴看着陆天星微笑着说道。

  “很漂亮,tun~翘,腿~美的。”

  陆天星信口回答,在白芷晴没有回过神来之前,继续说道:“当然了,这只是普通人的看法,在我眼中,我的老婆是最漂亮的,如果她们算是人间的美女,那老婆你就是天上的仙女,一个地,一个天,没法比。”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芷晴白了陆天星一眼,脸上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这一次算你识相,不过你给我记住了,别去给我招惹什么烂桃花,要是让我发现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陆天星一脸蛋疼的看着白芷晴,这话说的,搞的好像他喜欢招惹什么烂桃花一样。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惊讶的声音传来:“哎哟,这不是白小姐吗?好久不见了。”

  伴随着声音,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她浓妆艳抹的,浑身散发出香水的味道,身材有些肥胖,而且有些矮,但是浑身上下却散发着一丝倨傲的气息,在她的身边还跟着一个二十多岁,年轻帅气的男人,正被她亲昵的挽着胳膊,宛如恋人一般。

  ps:感谢金色的海的打赏,五五的打赏!!!(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