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适?陆少是担心别人发现吗?放心好了,我已经打过招呼了,在一个小时之内保证没有任何人来打扰我们。”

  栾红月脸上带着一丝妩~媚的神情,扭着xing~感的腰肢一步步的走向陆天星:“陆少,你一直不接受人家的歉意,肯定是心中没有原谅人家,不如人家今天用身~体来跟你道歉怎么样。”

  说话间,栾红月整个人像是没有了骨头一样,趴在了陆天星的胸膛上,吐~气~如~兰,那傲人的圣~女~峰毫不客气的压在陆天星的身上,甚至只需要低下头,陆天星就能够轻易的看见那深深的沟~壑。

  哪怕陆天星对栾红月没有任何的想法,此时看见这一幕也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气凉气,只感觉一丝火焰忍不住的从心头爆发出来,毕竟,对于任何男人来说,一个漂亮的美女任由你采摘,都不会选择去拒绝这种好事。

  “陆少,你还不肯原谅人家吗?实话跟你说哦,你是人家第一次接触的男人,而且人家还是第~一~次哦,你不想品尝人家这朵野花吗?”

  栾红月吐~气~如兰,声音带着魅~惑之音,就仿佛一只看不见的猫爪子一样,挠的人心底直痒痒。

  听到栾红月的这番话,陆天星忍不住的有了一丝反应,毕竟这样一个娇滴滴的美女对你投怀送抱,要是没有任何反应的话,那就应该去医院看看了。

  栾红月此时也感受到了陆天星的变化,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看来男人都是一个德行,只要稍微给他们一点好处,就乖乖的听你的话。

  “陆少,看来人家的对你还是很有吸引力的,要不人家给陆少留个电话,等舞会散场之后咱们再聊如何。”

  说话间,栾红月就准备离开陆天星了,虽然她因为陆天星对自己视而不见,才感觉到愤怒,但不代表愤怒会让她把自己的身体献出去,因为栾红月很清楚,作为一个女人,身体是最好的本钱,如果你连着最后一个本`钱~都失去的话,那你也没有任何的用处了。

  可是,陆天星怎么会让栾红月离开,对方都这么挑衅他了,要是没有任何的反应那就真不是一个男人。

  只是一瞬间,陆天星轻轻的推了一把栾红月,让她整个人都背靠在了墙壁了,而自己则是欺身上前,一只手按在了栾红月那饱~man的圣~女~峰上,轻轻一握,顿时一种惊人的触感从神经末梢传过来。

  栾红月身子一僵,顿时愣住了,她怎么没有想到陆天星竟然会这么做,而会这么肆无忌惮。

  “陆少,你放开我,我……。”

  栾红月身子下意识的回过神来,想要挣扎着离开,但是陆天星怎么可能让她如愿,向前一步,伸手直接抱住了栾红月的柳腰,手掌毫不客气的落在了她的翘~tun上……。

  栾红月身子一颤,顿时感觉到一阵异样的感觉从心中油然升起来,浑身上下的力量一下子像是被抽干了一样,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了起来。

  说到底,不管栾红月的身份如何,她向来信奉的是容颜和身体就是女人最强大的武器,那里会让别的男人占到便宜,更别说有这么亲密的解除了。

  如此而来,栾红月哪里会是陆天星这种花~丛0~老~手的对手,几番动作一下,栾红月顿时娇~喘~吁~吁起来,美~眸也变得迷离了起来,出现了一道道的水雾之色,嘴里发出若有若无的shenyin,身子也轻轻的颤抖了起来。

  “你的身体真的很不错,看来你没有骗我,这的确是你的第一次。”

  陆天星趴在栾红月的耳边,轻轻的喷出一口热气,引得对方身子一阵剧烈的颤抖,紧接着浑身上下像是虚脱了一样,整个人都趴在了陆天星的身上,大口大口的喘息了起来。

  陆天星脸上闪过一抹得意的笑容,看着栾红月:“你记住了,容颜和身体的确是女人最强大的武器,但是不代表什么人都喜欢这个武器。”

  话音落下,陆天星直接伸出手,手掌在栾红月的身体上轻轻一拍,栾红月身上的晚礼服连同nei~衣统统炸开,仿佛蝴蝶一般飞向四周,洒落一地,那火辣的身材毫不掩饰的展露在了陆天星的面前。

  “啊!”

  栾红月身子一颤,神色立刻恢复了清明,下意识的想要遮住自己那火辣的身材,可惜,怎么可能做得到。

  “你的身~体非常的很完美,很不错,我非常喜欢。”

  陆天星并没有什么动作,而是后退了两步,上下打量着栾红月那完美的身材,嘴角勾勒出一抹灿烂的笑容:“身材很好,我很喜欢,可惜啊,你这个人我不喜欢,我不知道你曾经经历过什么,但是我想要告诉你,且行且珍惜,一个女人的身体和容颜的确是最强大的武器,但是这仅仅是对于普通人而言。”

  “对于强者来说,你的容貌和身体只不过是强者的玩物,只要我愿意,我随时都可以得到你的一切,包括你的~身~体,而你对我无可奈何,送你一句话,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再强大的人脉也没用,与其费尽心机的想要巴结一个人,拉拢强者,还不如把自己打造成一个强者,这才是最好的武器,而且,永远为你所用的武器。”

  话音落下,陆天星再也不看栾红月,转身朝着门外走去,在即将走出门的时候,栾红月突然开口,语气中带着一丝幽怨:“你就想这么走了吗?你难道不打算给我找一身衣服给我吗?”

  陆天星回过头看着蹲在地上,竭力隐藏自己的栾红月,淡笑着说道:“你不是喜欢用身体做武器了,现在你跑出去,说不定又能收获一大堆的追随者了。”

  “你……。”

  听到陆天星的话,栾红月一阵气怒,她是把自己的容貌和身体当作是武器,但不代表她是一个暴~露~狂。

  看着栾红月的模样,陆天星淡淡一笑,道:“你放心好了,跟你开个玩笑,待会我会让人给你拿一套衣服过来的,对了,你的身体很不错,也很min~感,我很喜欢,要是你以后混不去了,可以来找我,或许有个地方很适合你这种野心勃勃的女人。”

  说完之后,陆天星转身就离开卫生间。

  陆天星不知道就因为他阴差阳错的一句话,为阎罗殿造就了一名让人闻风丧胆的无面使者,虽然手无缚鸡之力,也无不是武者,但是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杀人不见血。(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