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怕字怎么写,走,今晚你去哪,姐夫奉陪到底。”

  再一次被白微微鄙视,让陆天星的自尊心大受打击,在白微微瞪大的美眸之下,反手抱住了她的纤~腰,一股惊人的柔~软~触~感从神经末梢传来,让陆天星下意识的捏了捏,手掌不由自主的往~下~移~动。

  “姐夫,你的手在干什么?”白微微俏脸绯红,啐了一口道。

  “咳咳,这完全是条件反射,怪不得我,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小姨子,难免有点控制不住。”

  陆天星干咳了两声,正打算摸向白微微翘tun的手,连忙收了回来,放在了小姨子的腰上,享受着纤~腰上传来的宛如丝绸般的触~感。

  从车库中开出了自己那辆白色宝马车,两人径直离开了紫苑小区。

  “姐夫,不是吧!你就开这辆车,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这辆车应该是车库里面最不值钱的一辆车了,你好歹选一辆跑车才够档次啊。”坐在车上,白微微一脸惊讶的看着陆天星说道。

  “车能开就行了,何必开那么贵的,撞坏了我没钱修。”

  陆天星直接无视白微微的吐槽,开口道:“打算去哪,不过,现在时间这么完了,除了酒吧一些娱~乐~场~所之外,好像没有什么地方可以玩的。”

  “这不是废话吗?午~夜出来玩,当然是去酒吧了。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有去过酒吧呢!这一次说什么也要见识见识。”

  白微微兴致勃勃的说道:“以前爷爷不让我去,说怕我一个人出事。不过,现在有姐夫你这个高手陪在身边,当然不用担心这些问题了。”

  陆天星一愣:“你怎么知道我是高手?”

  “当然是姐姐告诉我的了,她说前几天白山带了几个人来找麻烦,是你打跑他们的。”

  听着白微微直呼自己父亲的名字,没有任何的停顿,陆天星心中幽幽叹了一口气,看来他这个便宜的岳父已经是众叛亲离了,连老爷子回来这么久都没有询问过白山的事情,可想而知,白山曾经做过多少天怒人怨的事情,才会让自己的亲生女儿和亲生父亲都不认他。

  不过,一想到白芷晴的遭遇,陆天星释然了,一个连亲生女儿都想卖了换钱,这样的人哪里还有人性可言,恐怕只要有钱,他什么都可以抛弃,别说是卖掉亲生女儿了。

  “姐夫,有件事情在我心里憋了一天了,不知道你能不能替我解答一下。”

  “什么问题,说。”

  “嘿嘿,姐夫,这可是你说的。那你跟我说说,你是怎么和我姐认识的,怎么征服我姐的。别给我说你今天早上说过的话,那种话只有傻子才会相信,我姐会主动追求一个男人,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我爷爷会对你刮目相看,姐姐会选择你作为她的男人。”白微微好奇的问道。

  “微微,和我呆了这么久,你没有发现你姐夫隐藏的帅气吗?说实话,我这人没有什么有点,长得帅算是我唯一的有点,可能是你姐姐看我长得比较帅,又带着成熟男人的忧郁,所以才不顾世俗的眼光,爱上我这个穷小子,至于老爷子为什么对我另眼相看,我只能说,他急着抱孙子了。”陆天星得意的摸了摸头发,自恋的说道。

  “哥哥,姐夫你太逗了,不去说相声太可惜了。”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微微发出银铃般的笑声,轻轻的拍打着陆天星的肩膀:“姐夫,我终于发现你是如何追求到我姐了,因为你的脸皮太厚了。我今天终于发现了原来脸黑是脸皮厚的象征,长见识了。”

  陆天星一脸无语,有这么埋汰人的吗?什么叫做脸黑就是脸皮厚,非洲人脸都黑,怎么不见他们用脸去挡子弹。

  “姐夫,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你和我姐上~过~床没有,是什么感觉,我姐在床~上的时候是一如既往的冰冷,还是热~情~如~火?”白微微突然想起了什么,翻过副驾驶座,趴在陆天星的耳边,小声的问道。

  陆天星一脸的蛋疼,恨不得立刻把白微微这个小姨子抓起来,狠狠的教育一顿,这事情尼玛是你一个小姨子该知道的事情吗?

  尤其是这么暧昧的动作,这不是引~诱~人~犯~罪吗?

  陆天星使劲晃了晃脑袋,把脑海中不切实际的想法甩出去,目不斜视,专心致志的开着车。

  “姐夫,你怎么不理我了?”

  “姐夫,你告诉我嘛,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姐。”

  “姐夫,你说话啊,你要是再不说话,我去告诉姐姐,说你偷偷的摸~我~屁~股,还想带我去看金`鱼。”

  “我投降,我投降行不行,姑奶奶,你消停点,放过我吧!我在开车呢!我不想英年早逝啊。”

  听到白微微越说越离谱,陆天星连忙出声求饶,要是让白芷晴知道自己摸~了她妹妹的屁~股,还不把他给活生生的撕碎了。

  “姐夫,你明白最好,你今天最好乖乖的陪我玩玩,让我玩的开心,不然,我就把你占我便宜的事情告诉姐姐。”

  苏雨薇得意的冷哼一声,抬起手臂,指着亲爱难免不远处一个闪烁着霓虹灯的地方:“姐夫,在哪里停车,夜来香酒吧,夜夜来香,这名字很不错。”

  看着前面那熟悉的酒吧名字,陆天星微微一愣,脑海中浮现出哪一张古典美人的俏脸,心头苦笑一声,这不是他第一次和林雅妃认识的地方吗?

  夜夜来香,这名字真特么的贴切。

  “微微,你确定要去酒吧玩?”

  陆天星皱了皱眉头,白微微长得这么漂亮,而酒吧却是龙蛇混杂,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要是白微微出了什么事情,他不好向老爷子交代。

  “姐夫,来都来了,当然要见识一下了,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年轻人,我当然要去酒吧玩玩了。”

  白微微的美眸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进入酒吧,早就听其他的姐妹们说酒吧非常好玩了,要不是爷爷和姐姐阻拦,她早就去玩了,这一次说什么也要见识一下这传说中的酒吧,是不是真的很好玩。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