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陆天星情意绵绵的话,白芷晴感觉自己心中就像是吃了蜂蜜一样甜滋滋的,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白了陆天星一眼:“算你识相,这一次算你过关了。”

  说着,白芷晴站起身来,伸展了一下懒腰,说道:“好了,陆天星,今天累了一天了,我先去洗澡了。”

  “洗澡。”

  听到白芷晴的这番话,陆天星眼睛顿时一亮,嘿嘿笑道:“老婆,洗澡不着急,你看我们已经有几天没做让人身心愉悦的事情了,你说现在是不是抓紧时间。”

  “一边玩去,满脑子的龌蹉思想。”

  白芷晴俏脸闪过一抹红晕,虽然早就和陆天星不知道有了多少次的负距离接触,但是白芷晴在面对陆天星口花花调~戏的时候,依旧感觉到一阵羞涩难耐,只觉得脸蛋一阵滚烫。

  “老婆,这可由不得你了,而且砖家说过,做完让人身心愉悦的事情之后,洗澡会更加的有乐趣哦。”

  说话间,陆天星还没有等白芷晴回过神来,直接站了起来,冲到白芷晴的身边,将白芷晴抱了起来,然后迅速的向着卧室走了进去。

  只是片刻,整个卧室内的温度陡然上升,男人那粗~重的喘~息~声和女人那引人犯罪的声音交织一起,形成一阵悦耳的音乐。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些声音在渐渐的消失不见,陆天星斜靠在床头,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悠闲的抽着,而白芷晴整个人都趴在陆天星的怀里,果~露~在外面肌肤带着一丝丝的红晕,胸膛一阵剧烈的起伏,俏脸上还带着一丝散不开红晕,身子轻轻的颤抖着,似乎在回味刚才的感觉。

  片刻之后,白芷晴慢慢的睁开了美眸,一双美眸如泉水一般,轻轻摇曳着,让人不由的深陷其中,俏脸上的余~韵还没有散去,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惊心动魄的魅力,让陆天星顿时感觉到自己刚刚熄灭的火焰立刻就有再次燃烧起来的趋势。

  似乎感觉到了陆天星的变化,白芷晴立刻就回过神来了,妩~媚的白了陆天星一眼:“陆天星你这个混蛋,刚才竟然要我摆出那种~姿~势,你这个该死的混蛋,以后再敢这样,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一想到刚才陆天星要自己摆出那种羞~耻的姿~势,白芷晴就感觉自己的脸蛋火辣辣的烫。

  陆天星听到白芷晴的话,嘿嘿笑道:“老婆,什么姿~势啊,再说了,这也不能怪我啊,我记得你当时也很兴奋,还说让我快`点,快~点……。”

  还没有等陆天星把话说完,白芷晴使劲的在陆天星的腰上掐了一把,打断道:“陆天星,你还说,你再敢说,小心我揍你。”

  陆天星嘿嘿一笑,也没有纠缠这个问题话题,而是搂着白芷晴的纤腰,说道:“老婆,等明天这件事情完结之后,我们回魔都吧!”

  白芷晴抬起头,有些愕然的听着陆天星的话,疑惑的说道:“怎么这么着急想要回去?”

  陆天星看着白芷晴,解释说道:“我这一次到魔都来主要是想要查清楚我的身世,如今身世已经查清楚了,那就没有必要再留在江南,而且,要是我们继续留在江南,只会突生更多的事端,老婆你说是不是。”

  离开江南这件事情也是陆天星经过深思熟虑的,他必须抓紧时间提升自己的实力才行,正如陆博文对他说的,陆老爷子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而真正导致陆老爷子时间不多的是留在他体内的那一道剑气,而他则是修炼造化源决,用造化源决修炼出来的造化神鼎,可以消磨掉别人的攻击和真气,说不定同样也能消磨掉陆老爷子体内的那一道剑气也也不一定。

  只不过,他现在的实力太弱了,他必须抓紧时间提升自己的实力才行,至少在陆老爷子没有出事之前,提升到神话级中期,说不定就能消磨掉这一道剑气,为陆老爷子续命成功了。

  而想要突破,他就必须经过一次次的战斗才行,在生死危机中突破,这才是最快的办法,虽然在陆家很安全,但恰恰是因为陆老爷子的存在,没有任何人敢对他出手,没有威胁,自然没有办法突破。

  白芷晴看到陆天星的脸色,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听你的,明天我们跟爷爷说说,到时候再离开。”

  其实白芷晴也不想呆在陆家,在陆家当中她除了在陆老爷子和陆浩月一家人的身上感受到了普通人应该有的亲情之外,在陆家其他人的身上,压根就看不到任何的亲情的存在,有的只是尔虞我诈和冷漠。

  尤其是今天,在红人会所,参加这一次舞会的陆家弟子并不少,但是在陆天星和江浩辰两人的冲突当中,除了陆浩月当仁不让的站出来之外,陆家的其他子弟几乎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更别说说一句话了,全部都是冷眼旁观,仿佛恨不得陆天星出事一样,这让她彻底有些寒心,她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陆天星不愿意和陆家那些子弟打交道了,在这些人的眼中永远只有利益,能把你真正当朋友的人太小了。

  “嗯,我们过两天回魔都。”

  陆天星轻轻的点了点头。

  整个房间再次陷入到了安静当中,只剩下唿吸声在响起,不知道过了多久,白芷晴突然从床上站了起来,然后拿起床边的白色睡袍披在自己的身上。

  “老婆,你这是做什么。”陆天星有些不解的问道。

  “洗澡啊,出了这么多汗,不洗澡怎么睡觉。”

  白芷晴白了陆天星一眼,赤着脚朝着浴室走去。

  欣赏着白芷晴那完美的身材,陆天星也是急忙从床上站起来,冲到白芷晴的身边,一只手搂住白芷晴的腰,一只手搂住白芷晴的腿,把她腾空抱起来,嘿嘿笑道:“老婆,我刚才也出汗了,我们一起去洗澡,节约用水。”

  白芷晴听到这番话,妩~媚的白了陆天星一眼,却没有说什么,任由陆天星抱着自己走进了浴~室。

  ps:今天下午两点多的车,从昆明到长沙,六个小时的高铁,估计差不多要晚上九点了,明天转车回家!!(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