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当太阳从东方升起来,柔和的阳光照耀在神州大地之上的时候,陆天星已经醒了过来,精神奕奕,丝毫没有因为昨天晚上的疯狂而又任何的疲惫,一如往常一般的早早的醒了过来,微微扭过头,目光落在整个人蜷缩在自己怀里的白芷晴身上,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个宠溺的笑容。

  此刻白芷晴仿佛在做着什么甜蜜美梦一般,使得她的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道甜美的笑容。

  陆天星轻轻的抚摸着白芷晴的俏脸,替她整理有些凌乱的鬓发,嘴角带着一丝温馨的笑容,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这个表面上霸道,口硬心软的董事长已经成为了他生活中必不可缺的一部分。

  或许是陆天星的动作幅度有些大了,白芷晴口中发出一声嘤~咛,紧接着白芷晴缓缓的睁开了双眸,立刻就看见了近在咫尺的陆天星。

  “怎么了,是不是我吵醒了。”陆天星看着白芷晴轻声问道。

  “没有,你怎么起得这么早。”

  白芷晴慵懒的看着陆天星,虽然身上盖着毛毯,却依然掩盖不了她那玲珑有致的身躯。

  “我昨天晚上和表哥约好了,今天准备去江家看一场好戏,怎么样,你有没有兴趣一起去。”陆天星在白芷晴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笑着说道。

  “我就不去了,我还想睡一会,而且,我今天答应爷爷要陪他去周围逛逛的。”

  白芷晴慵懒的把脑袋贴在陆天星的胸膛上,听着那强健有力的心跳,脸上流露出一丝幸福的笑容,微微的挪动了一下身体,再次闭上了眼睛,看样子昨天晚上的确让她有些累坏。

  看着白芷晴的模样,陆天星忍不住的露出一丝轻笑,低头在白芷晴的额头轻轻的吻了一下,谁又能想到在商场上杀伐果断,铁面无私的白芷晴,自从被他融化了心中的冰冷之后,会变成这么一个温柔的女人,甚至对老人也呵护备至,或许这才是白芷晴真正的性格。

  轻轻的抱着白芷晴,陆天星并没有立即起床,而是躺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天花板出神。

  而与此同时,在红人会所当中,栾红月一脸茫然的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中,此时的栾红月哪里有昨天晚上的妩~媚,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狼狈,眼圈也有着明显的黑眼圈,显然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的原因。

  实际上昨天晚上栾红月的确是没有睡觉,甚至都没有合眼,而是一直在拨打电话,那些电话都是她这么多年来积累出来的人脉,想要通过他们来缓解自己和江家的仇恨,可是,不管是谁,只要接到她的电话,在听到她得罪江家之后,几乎下一秒就挂断了电话,而有的人则是连电话都不接电,这一晚上,她几乎都在拨打电话和沉默当中度过。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窗外的阳光照射在身上,栾红月的身子轻轻的颤抖了起来,脸上流露出了一抹苦涩的笑容。

  “陆少,你说的没错,我所积累的人脉原来只不过是镜花水月,他们之所以会帮我,只是觊觎我的美貌而已,当我失去这些,或者得罪了别人的时候,这些人就会把我当成一个灾祸,恨不得有多远就离我多远。”

  栾红月低声喃喃自语:“只可惜,如果我早一点认清楚这一点,或许就不会演变成今天这种事情了。”

  栾红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进了办公室里面的里间,走到化妆台前,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看着那凹凸有致,让所有男人都为之疯狂的娇~躯,栾红月曾经为之自豪,因为上天给了她最好的武器,但是现在栾红月却感觉到格外的恶心,有些厌恶。

  再次叹了一口气,栾红月给自己补了一下妆,然后慢慢的站起身来,打开办公室的门走了出去,她很清楚,不只是江家和卫家想要找他报仇,还有两个人今天一定会找她。

  而就在栾红月下了楼,出现在大厅当中的时候,外面一男一女直接从外面闯了进来,这一男一女的脸上都是带着阴沉和愤怒之色,尤其是女的更是一脸的蛮横和狰狞,那模样就仿佛有人欠了她几百万一样。

  “爸,妈,你们来了。”

  栾红月在看到这两人之后,波澜不惊的问道,脸上却流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他们果然是来了。

  这两个人就是栾红月的父母栾傲雄和郑秀娥。

  “栾红月,你还好意思叫我们爸妈,你这个败家女,都是你害的,你这个丧门星,你是想要让栾家跟着你一起死吗?”

  在看到栾红月之后,她的母亲脸上的愤怒更加的浓厚了起来,想也没想的直接走上前去,抡圆了胳膊,一巴掌狠狠的抽在栾红月的脸颊上。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寂静的大厅中显得格外的刺耳,栾红月的脸颊上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浮现出了一个巴掌印。

  而栾红月就仿佛没有感觉到疼痛一样,嘴角流露出一抹凄然的笑容,这就是她的父母,她迫切的想要发展出自己的势力,积累人脉,就是想要摆脱栾家,摆脱这个把自己当成货物的父母。

  都说儿女是父母的心头肉,别人在看在自己的儿女出了事情之后,一定会千方百计的安慰自己的女儿,关心自己的女儿,想着办法去解决这件事情,可是自己的父母却摆出一副兴师问罪的态度,那模样就仿佛她是一个灾星,一个外人一样,这怎么不让人心寒。

  看着自己的父母那兴师问罪的模样,栾红月的脸上流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冷笑着说道:“你们难道就不打算问问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有什么好问的,反正这一切都是你的错,得罪了江家,你居然还有脸叫我妈,你的脸皮也太厚了,要是早知道你是一个丧门星,在你出生的时候,我就应该摔死你。”

  栾红月的母亲郑秀娥一脸怨恨的看着栾红月,嘴里更是充满了刁钻的讥讽,那模样完全就没有把栾红月当成自己的女儿,而是一个不共戴天的仇人。

  而栾红月的父亲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看向栾红月那充满阴森的眼神就足以说明他心中的想法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