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摔死我?你们舍得摔死我吗?”

  听到郑秀娥的话,栾红月脸上流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语气中充满了讥讽:“我是女人,我能给你们带来利益,所以你们根本不舍得摔死我,我记得在我十六岁那年,你们就打算用一亿把我给卖了,甚至不管我将来过的好不好,幸福不幸福,只不过我那时年少,是一个还没长成的黄毛丫头,所以才没有卖掉。”

  “而且,你们别忘了,这么多年来,你们从我的手里拿到了多少钱,十几亿应该有吧!利用我的关系,你们得到了多少的好处,这一点就不需要我说了吧!怎么那时候你们不说要摔死我,现在才说,是不是觉得我已经没什么用处了,给你们带来的麻烦,所以打算把我当成一个弃子扔掉了对吗?”

  看着栾红月脸上那嘲讽的笑容,栾傲雄顿时有些恼羞成怒起来:“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杀了我,你们不敢,你们心中很清楚,杀了我江家也不会放过你们的,所以你们不敢杀我,你们放心好了,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栾红月不会连累到你们的,毕竟是你们给了我一条命,让我来到了这个世界。”

  栾红月那双漂亮的美眸一片黯淡,脸蛋上却没有任何的波动,完全是心若死灰了。

  哀莫大于心死。

  现在的栾红月就是如此,在外人的眼中,她栾红月风光无限,每天先感受着别人永远享受不到的生活,还拥有无数的追求者,但是只有她自己直到,她就是一枚棋子,一枚用来赚钱的棋子,一个可以用来交换利益的工具而已,甚至在她所有的产业当中,她几乎拿不到任何的钱,这些钱都被她的父母给拿走了。

  “我栾红月也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你们放心,我会用我的生命来偿还你们的,我死了以后,红人会所包括红人西餐厅这些产业全部交给你们的,现在你们对于我的这个答案满意吗?”

  “但愿如此,栾红月,我警告你,你最好不要牵连到栾家,不然哪怕是江家放过你,我也不会放过你的,还有我今天已经带律师来了,就在外面坐着,赶紧把你名下产业过户到我和你妈的名下来。”栾傲雄狠狠的说道。

  栾红月在听到这番话后笑了,只不过这个笑容充满了凄凉之色,这一刻她的心彻底的死了,她的父母对她没有任何的关心,甚至到这里来只是兴师问罪和贪婪她名下的产业而已。

  栾红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栾傲雄和郑秀娥说道:“你们放心好了,这些东西我一文不取的,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今天这件事情之后,不管我栾红月是生是死,我都不会在踏入栾家半步,我和你们再无任何关系……。”

  “这样做最好了。”

  栾红月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旁的郑秀娥已经抢先开口了:“从今往后,不管你是生是死,都和栾家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也不再是栾家的人,你做的一切都和栾家没有任何的关系,昨天晚上,我已经和你父亲商量过了,已经发布的公函,将你逐出了栾家,从今往后,你不再是栾家的人。”

  栾红月在听到这番冷酷而又无情的话后,身子轻轻的颤抖着,脸上依旧没有任何的表情,但是两行清泪却是从她的脸颊上滑落了下来。

  这就是她的父母,一切以利益为主,任何的亲情在他们眼中只不过是可以获得利益的工具罢了,他们甚至可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去死,而无动于衷。

  努力的深吸了一口气,栾红月不让自己哭出声来,一步步的朝着大厅外面走去。

  看到栾红月要走,栾傲雄连忙开口说道:“站住,你还没有签转让协议……。”

  “你们放心,在你们来之前,我就已经委托律师了,他会处理一切事宜的,不出意外,他已经在外面等你们了。”

  话音落下,栾红月没有任何的停留,而是快速的朝着外面跑去,她不想在这里停留了,她害怕自己忍不住哭出声来,她不想在这两个人面前流露出自己的怯弱。

  而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压根就当做没有看见栾红月一样,急匆匆的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他们要去找栾红月的律师赶紧把栾红月名下的东西过户到自己的名头下来才行,至于栾红月的生死,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反正栾红月的价值已经利用干净,死活都跟他们没啥关系,只要栾红月不要牵扯到他们栾家这就足够了。

  栾红月跑出红人会所之后,坐在自己的车里,再也忍不住的趴在方向盘上失声痛哭了起来。

  如果说昨天晚上她打电话求助,那些人给她的冷漠只是让她苦笑之外,那么今天栾傲雄和郑秀娥给她的却是痛彻心扉的痛苦,只觉得心脏深处仿佛有人拿着一把刀插进来一样,痛的撕心裂肺,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了,如果人生再来,她宁愿选择做一个普通人,而不是一个家族的子女。

  不知道过了多久,栾红月才停止了哭泣,通过后视镜看着自己红彤彤的眼圈,俏脸上流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发动了汽车离开了红人会所,朝着江家而去,她很清楚,不出意外,江家和卫家的人恐怕已经在哪里等她了。

  通过后视镜,看着自己离红人会所越来越晚,栾红月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吐出来,突然感觉自己心一下子变得轻松了起来,再也没有那种压抑的感觉,仿佛肩膀上的重担一下子消失了一样,全身上下都变得轻松了起来。

  “或许这才是我想要生活的吧!”

  栾红月脸上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这么多年,她累了,现在终于解脱了,没有了红人会所,没有了无情的父母,现在的她才是真正的她,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刹那,但是这已经足够了,至少她现在觉得自己活得像个人,而不是一个用来换取利益的工具。

  ps:今天从长沙转车回家,郁闷,还要好几个小时,回趟家过年还真不容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