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江思雁的这番话,栾红月的脸上顿时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她能建立起红人会所,游走在众人之间,并且保护好自己,足以证明她的手段高明,江思雁和江浩辰这番话,分明就是奈何不了陆天星,只能拿她出气,可是她却根本不敢反驳。

  “江少,你难道真的不愿意原谅红月一次吗?”栾红月抱着最后的希望问道。

  “原谅你?”

  江浩辰冷笑着说道:“栾红月,你以为你是谁,你有资格跟我说这种话吗?栾红月,你不是一像自恃清高吗?今天我就让你成为最低贱的~妓~女,哈哈,我已经从外面找了七八个乞丐回来,我想他们应该非常喜欢你这种如花似玉的女神,你说,我把这些过程全部录下来,然后上传到网上会怎么样,江南红人会所的老板栾红月饥~渴~难~耐,竟然和十几个乞丐玩了起来,你说会不会非常的火爆。”

  江浩辰一脸阴森的看着栾红月,脸上露出一丝变~态的笑容:“你放心,你死不了的,我也不会让你死,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我要你成为最下贱,最低贱的~妓~女。”

  栾红月在听到江浩辰的话后,身子不受控制的哆嗦了一下,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了起来,神色充满了惊恐之色,她早在来江家之前,实际上在心中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了,无非是一死了之,但是她也没有想到江浩辰竟然会选择用这种方式对她,不仅要摧毁她的一切,还要她生不如死。

  “江浩辰,你果然是一个畜生。”

  栾红月咬牙切齿的看着江浩辰。

  “哈哈哈,畜生,你说的没错,这一切都是你逼的。”

  江浩辰一脸狰狞的看着栾红月,冲着外面喝道:“来人,把那些人全部给我带进来。”

  下一刻,两名身穿着黑色西装的保膘带着七八个浑身污秽,散发着一阵阵恶臭的乞丐从外面走进来,顿时一股浓烈的臭味弥漫了出来,令人作呕。

  看到这一幕,栾红月的身子颤抖的更加的厉害了,脸上充满了绝望。

  “哈哈,栾红月你不是自恃清高吗?你说让这群乞丐把你给睡了怎么样。”

  江浩辰哈哈大笑,目光扫过身后的那群乞丐,大手一挥道:“她叫做栾红月,是江南有名的女神,今天我把她赏给你们了,你们可以尽情的享用她,不用客气。”

  愕然的听到江浩辰的话,那七八名乞丐纷纷将目光落在了栾红月的身上,当看到栾红月的模样时,脸上都是露出了一丝贪婪和占有欲,像栾红月这种极品的女人,他们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要是能睡这么漂亮的女人,减寿十年都没有任何的问题。

  虽然心中蠢蠢欲动,但是却没有任何人敢动,毕竟,看栾红月的穿着就知道非富即贵,谁知道她会不会事后算账。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过去狠狠的蹂~躏~她,出了什么事情我江浩辰给你们兜着。”江浩辰在旁边沉声说道。

  听到江浩辰的话,那七八名乞丐立刻回过神来,他们差点忘记了,眼前站着的这个男人那可是江家的少爷,有他撑腰,他们还怕什么,而且,这么漂亮的女人,要是就这么放过了,那可就后悔一辈子。

  想到这里,七八个乞丐顿时眼冒绿光的朝着栾红月走过来,有的乞丐甚至已经做出了猥琐的动作。

  栾红月脸色不断的变化着,身子不断的往后退,一脸惊恐的说道:“江浩辰,你这个畜生,你会后悔的。”

  “哈哈,后悔,我江浩辰做事从来不会后悔,栾红月你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求陆天星帮你,可惜人家根本就不鸟你,不然,你今天会到江家来吗?恐怕早就爬到陆家天星那杂种的床上去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江浩辰一脸冷笑的说道:“栾红月,我昨天就说过我一定会让你成为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我告诉你,现在只不过是刚刚开始的而已,你,去给我拿一台高清摄像机过来,我要将这些全部拍下来。”

  最后一句话是对着身后的一个保膘说的。

  这名保镖没有说话,立刻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而栾红月不断的往后退,脸上带着浓浓的惊恐之色,可是这大厅虽然很大,但终究是有限的,很快的,栾红月就推到了的墙壁上,再也无法后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群乞丐朝着自己逼近。

  绝望的神色从栾红月的脸上浮现出来,一双美眸中也流露出了一丝死意,哪怕是死,她也决不允许这群乞丐玷污自己。

  “栾红月,我劝你最好不要自杀,不然我不介意让人~jian~尸,而且,如果你今天敢让我不开心的话,我就灭了你们栾家,杀光你们栾家所有人,鸡犬不留。”

  说着江浩辰的脸上露出张狂不可一世的笑容,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舒爽,痛快到了极点。

  听到江浩辰的话,栾红月一下子面若死灰,她相信江浩辰根本不是说谎,如果她敢自杀,栾家绝对会灰飞烟灭,不管栾家如何,栾家始终都是她的家,是栾家把她养大的。

  江浩辰的父母和卫峰的父母冷笑着看着这一幕,则没有开口说话,也没有开口阻止,冷眼看着这一切,尤其是卫峰的父母眼中都是流露出报复的快感。

  眼看着那几名乞丐就要靠近栾红月了,一个嘲讽的从外面传来:“啧啧,真是让我长见识了,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同样的是一群垃圾,居然只会把气撒在一个女人的身上,啧啧,皓月,你说这人是不是太不要脸了,打不过我们,居然拿一个女人撒气,这种人是不是一个人渣啊。”

  “人渣?不是啊,我觉得你用词不当,用人渣岂不是侮辱了人渣,人家好歹有一个人字,但这个家伙连人都算不上,只能说是一个垃圾,额,抱歉了,可能我用这个词也有点侮辱垃圾这两个字了,毕竟垃圾能够回收利用,但是我只能找到这两个形容词了,所以我得说声抱歉才行。”

  你一言我一语的对话从外面传了过来,让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在走向栾红月的那一群乞丐此时也停了下来,眼神疑惑的看着门口。

  但是下一刻的两个身影从外面缓缓的走了进来,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野当中。(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