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小姐你说的对。”

  陆天星并没有隐瞒,而是点了点头说道:“我不需要知道自己的势力有多大,有多少人,甚至下面的势力争锋我都不需要管理,他们只需要年年朝我进贡,承认我的地位就行,如果有人不服,那就灭了他,自然会有其他的代言人走上台来,或者说你能灭掉前一个代言人,那你就是新的代言人。”

  栾红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陆天星说道:“三少爷,你就这么相信我吗?你就不怕我在成为江南的霸主之后再背叛你吗?要知道女人可是最擅长的就是背叛。”

  “背叛?我从来不怕背叛,在绝对的武力面前,背叛只有死路一条,而且,我相信栾小姐你不会这么傻,何况,我既然能扶持你,让你成为江南的霸主,自然有能力毁灭你。”

  陆天星毫不在意的说道:“栾小姐,考虑的如何,如果你加入阎罗殿,在未来你就是江南的霸主,完全可以摆脱你的过去,开始全新的生活。”

  栾红月看着陆天星抛出的橄榄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陆天星说道:“三少爷,很抱歉,我辜负你的好意,经了这些事情,我累了,我不想再去过什么尔虞我诈的生活,我想一个人静静。”

  这一刻,栾红月仿佛看破红尘一般,再也没有的雄心壮志。

  经了这么多的事情,她累了,倦了,再也不想去过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这二十多年来,她拼命的努力,拼命的发展自己的势力,不仅仅是为了她自己,更是要让自己的爸妈看看,她栾红月身为女人,同样并不逊色任何一个男人。

  可惜,事到如今,最终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她的心早已经疲惫不堪,千疮百孔了,她现在只想找个地方,一个人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栾小姐,你还这么年轻,就这么看破红尘,未免……。”

  陆天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栾红月给打断了,道:“三少爷,谢谢你看中红月的能力,但是红月真的累了。三少爷,你知道了,自从红月懂事起,我就知道我爸妈一直看不起我,认为我是一个女孩,而不是一个男孩,所以他们千方百计的想要卖掉我,这二十多年来,我从来没有一秒钟是为自己而活,自从我懂事起,我就拼命的学习,拼命的去证明自己,我不比任何一个男人差……。”

  陆天星听着栾红月的话,心中幽幽一叹,虽然他听陆浩月说过栾红月以前的事情,但是此刻再听到栾红月的述说,依旧感觉到一阵心酸,刚刚懂事的年纪,别的小孩恐怕还在自己父母的怀里撒娇,而栾红月却已经用她稚嫩的肩膀去扛起原本不属于她的重担。

  “随着我年龄越来越大,我越来越发现我父母对我的厌恶,甚至不管我做什么,他们都不会拿正眼瞧我,甚至在看见我之后,那眼神根本就不像是在看自己的女儿,而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个仇人,三少爷你知道那时候我有多么的伤心吗?我甚至一度我想到了自杀……。”

  栾红月的声音之中充满了凄凉,带着一丝哀怨之色:“当然,最终我放弃了,他们终究是我的父母,给了我生命,但如果是这些,我都可以忍受,但是在我十六岁那年,你知道他们做了什么吗?他们竟然想要把我卖掉,就像是一个货物一样把我卖给别人。”

  “或许是老天垂连,当初我只是一个黄毛丫头,就跟一个丑小鸭一样,没有人看上我,我才没有被卖出去,从那以后,我就明白,一个女人没有权利,没有势力,没有金钱就永远保护不了自己,所以从那以后,我就一直挤破脑袋的想要往上爬,我开始和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和各种各样的人交朋友,因为我知道没有人脉,就没有势力,一切都是空谈,所以我要积累人脉,让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

  “同时,我也很清楚,这些男人拼命的讨好我,无非就是为了我的身~体,但是我更加知道一句话,得不到的才是最值得珍惜的,所以,我虽然游走在这些人当中,但是却保持着若即若离的态度,让他们看得到,摸不着,很显然,我的这一招很有用,这些男人心甘情愿的为我所用。”

  “可是,就在我志得意满的时候,在我二十岁生日的晚上,有几个富家子弟邀请我吃饭,我原以为只是普通的过生日而已,但是我没有想到这几个富家弟子竟然在我酒`里~下~药,还好我见机的快,偷偷摸摸的熘走了,那一晚上,我整整一晚上没有回家,一直躲在一个角落里不敢出现。”

  “直到第二天早上,我才偷偷摸摸的跑回家,想要跟我父母说说这件事情,让他们安慰安慰我,可惜,你知道吗?他们压根就没有安慰我,甚至还打了我一巴掌,呵斥我坏了他们的好事,还说这件事情就是他们安排的,只要我陪着这几个富家子弟睡一觉,那群富家子弟就会给我们家的公司一笔庞大的资金,你知道吗?他们卖了我,把我彻彻底底的卖了,如果不是我跑得快,或许我现在真的是生不如死,成为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了。”

  说着说着,栾红月的脸颊上出现了一丝丝晶莹的泪水,仿佛断线的珠子一样,从脸颊上滑落下来。

  “给。”

  陆天星从纸巾盒中抽出两张纸巾递给栾红月,心中叹了一口气。

  有句话说得好,父母是孩子倾述的港湾,不管孩子在外面受了多大的委屈,遇到了多大的困难,或许只要父母一句安慰的话,一句鼓励的话就能让他重新信心满满,可是当这些鼓励安慰的话变成冷嘲热讽的时候,或许只是一句普通的话,也会在自己孩子的心中留下一丝阴影,更何况栾红月父母的这番做法,恐怕早就伤透了栾红月的心。

  栾红月接过陆天星的纸巾,继续开口说道:“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回过栾家,但是我依然摆脱不了他们,他们打着我的幌子,在外面做着各种各样的事情,我也当做视而不见,我唯一想要做的就是不断的发展自己的势力,只有不断的发展自己的势力,我才有机会摆脱栾家,摆脱我的命运……。”(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