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吸了一口气,陆天星看着栾红月说道:“你现在还决定去死吗?如果你想去,我现在不拦着你。”

  “不了,我已经算是死过一次的人了。现在我已经彻底明白了,与其去在意别人的眼光,活在别人的眼光下,还不如自己过好自己的生活,毕竟生活是过给自己看的,而不是给别人看的,何况,栾家已经将我逐出了家族,我现在一无所有,刚好可以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过这平凡普通的一生,或许这才是我栾红月的归宿。”

  这一刻,栾红月彻底放弃了自己的野心,心中只剩下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她要远离这个是非之地,远离所有的纷争,去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相夫教子,为自己而活。

  因为这二十多年来,她一直活在别人的世界中,活在别人的看法当中,永远面对的都是一张张伪装了不知道多少层的面容,她累了,倦了,她现在只想去过着平凡普通的生活。

  陆天星看着栾红月的模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既然如此,我尊重你的选择,如果你有朝一日想清楚了,可以来找我,阎罗殿照样欢迎你。”

  说着,陆天星从旁边拿起一张纸写了两个电话号码递给栾红月,看着栾红月那疑惑的目光,开口解释道:“这上面有两个号码,不管你拨打谁的电话,只需要告诉她是我让你找她的,她就会帮你,当然仅此一次,或者你想通了也可以拨打这个电话,算作是我对你的补偿。”

  栾红月这一次并没有拒绝陆天星的好意,而是缓缓的接过纸条折好,放进的口袋中,看着陆天星说道:“陆少,谢谢你,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了,红月就先走了。”

  陆天星点了点头说道:“栾小姐保重。”

  “陆少,你也保重,此生大恩大德,红月没齿难忘,如果下辈子,红月一定做牛做马报答陆少的大恩。”

  栾红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抬起头,在陆天星的脸上亲了一口气,看着陆天星那错愕的神色,脸上露出一丝绝美的笑容:“陆少,你是一个好人,如果我早一点遇见你的话,或许我也会爱上你也不一定,只不过现在已经为时已晚,再见了陆少,对了,陆少,小心江浩辰,他很可怕。”

  说完之后,栾红月没有在说什么,打开车门走了下去,朝着远处走去。

  看着栾红月的背影,陆天星从中看到了一丝凄凉,一丝解脱,或许对于栾红月来说,这样的结果才是最好的结果,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尔虞我诈,更不需要为别人而活,只需要自己过得开心,这才是最好的,或许这时候才是栾红月最真实的一面也说一定。

  “唉,或许这样的结果对你来说是一个不错的结果吧!世事无常,祝你一路顺风。”

  陆天星摇了摇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或许从今往后,江南再也没有栾红月了,更没有红人会所了。

  直到栾红月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当中,陆天星这才回过神来,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发动了汽车,离开了护城河。

  只不过离开的陆天星没有注意到,在他开车离开护城河的时候,一抹倩影缓缓的从拐角处走了出来,默默的看着他离开的方向,幽幽的出神。

  “陆天星,你是一个好男人,能够为自己女人两肋插刀,无怨无悔,如果我早几年遇见你,一定会爱上你的,相逢一笑泯恩仇,再见又是几经年,陆少,我会永远记得你的。”

  栾红月看着陆天星的车子消失在视线当中,晶莹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的从脸颊上滑落下来,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再也不需要过从前的那种生活而感到高兴所落下的泪水,还是因为自己失去了什么所留下的泪水。

  只不过,当陆天星离开的时候,栾红月感觉自己的心像是空了什么一样。

  “明月照天涯,又照了重逢的脸庞,原来你在这里啊,只有时间从来不说谎,哭着笑了人人带着伤,人生若只如初见,不苦的甜……。”

  而就在这个时候,栾红月的手机中突然传来一个带着淡淡悲伤的铃声。

  听到手机铃声,栾红月身子微微一颤,下意识的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来电显示,脸上浮现出一抹嘲讽之极的笑容,沉默了片刻,这才接通了电话。

  电话刚刚接通,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和颜悦色的声音:“红月,你怎么样了,你在哪,有没有危险,要不要爸爸来接你回家。”

  “爸爸!”

  栾红月听到电话中的声音,冷笑着说道:“你们不是把我逐出栾家,还和我断绝了父女关系吗?怎么又想起来是我的亲人了,你就不怕江家来找你们的麻烦了。”

  “红月,你怎么这么说话,爸爸这是为了咱们栾家着想,咱们栾家几十口人都靠着你爸吃饭了,你就不能原谅你爸爸一次吗?”

  电话那头仿佛没有听见栾红月话语中的讥讽一样,一个女声又在旁边响起,很显然是栾红月的母亲郑秀娥。

  “原谅你们一次?”

  栾红月脸上浮现出一抹嘲讽的笑声,沉声说道:“我已经原谅你们很多次了,自从你们把我当货物想要卖掉,我在心中就企图说服自己原谅你们,因为你们是我的亲生父母,是你们让我来到了这个世界。”

  “可是这么多年来,你们有一天尽到过做父母的责任吗?只是一味的索取,索取,在你们的眼中,我就是一个换取利益的工具,一个工具你们懂吗?你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电话来到底是为什么,你们得到的消息没错,的确是三少爷把我从江家救出来的,你们现在在心中是不是打算把我卖给陆少,还是挑唆我去勾~引三少爷啊。”

  说到这里,栾红月的语气已经有些歇斯底里了,这就是她的父母,永远都是为了利益,在他们的心中利益永远是最大的,为了得到利益,他们可以放弃,牺牲一切。

  ps:无语了,回到家事情真多,办年货什么的一大堆琐碎!!(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