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动他怎么了,你算什么东西,老子告诉你,在皇朝会所,老子花了钱,我就是上帝,这小子敢打我,我要让他后悔一辈子,赶紧给我滚……。”

  侯少群下意识的怒吼一声,话还没有说完,剩下的话像是卡在了嗓子里面一样,再也说不出来,脸色憋得铁青,仿佛一直被掐住脖子的鸭子,脸色流露出浓浓的恐惧,无法呼吸,双脚双手变得发软而颤抖,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玫瑰缓缓的从后面走过来,和陆天星并肩站在一起:“陆先生,你不能杀他,杀了他,你也跑不掉的,把他交给我,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的。”

  听到玫瑰说的话,侯少群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无比,小便失禁。

  人的影,树的名,皇甫玫瑰这四个字的含金量太大了,辣手玫瑰这四个字可不是叫着玩的。

  整个魔没有人愿意无缘无故的去招惹玫瑰,因为只要招惹到玫瑰的人,都会死,死的很惨,谁也救不了他。

  此刻,侯少群恨不得自己晕过去,他居然让玫瑰滚蛋,还说玫瑰不是东西,放眼整个魔都,恐怕他是唯一一个有胆子当着玫瑰的面说的人了。

  “不用麻烦你了,我已经替他写好剧本了,不过还得麻烦玫瑰小姐帮个忙才行。”

  陆天星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玫瑰,漠然道:“他不是说自己钱多吗?那就让他一无所有,顺便让人查查他的底细怎么样,上梁不正下梁歪,既然他管不好自己的儿子,我就替他管理了,对了,顺道把查到的资料交给警察,你说我这个做法对吗?薛警官。”

  一旁随时准备制止陆天星~暴~行的薛冰听到这话,立刻冷哼一声,没有说话,对于侯少群这种人,她是没有任何的好感,要不是她是警察,她早就被侯少群给废掉了,这种人留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一种祸害。

  “不,你不能这么做。”

  听到陆天星的这番话,侯少群立刻瘫软到了地上,面如土色,自己老子是什么货色,他十分清楚,如果玫瑰会插手这件事情的话,他恐怕将一无所有,他以前所过的种种事情如果曝光出来,恐怕一辈子都要呆在监狱中。

  “不,我错了,我知道错了,玫瑰小姐,求求你,饶了我,饶了我好不好,我道歉,我不是人,求求你把我当成一个屁放了吧!”

  侯少群磕头不断,脸上带着浓浓的恐惧,又对着岳婷婷磕头道:“岳老师,求求你,你饶了我好不好,我再也不敢了,我真的再也不敢了,你不是想要让我捐款吗?我捐,我愿意捐一千万,不,两千万。”

  侯少群苦苦哀求着,岳婷婷似乎想要说什么,却被陆天星冷冷的扫了一眼,顿时瘪了瘪嘴,没有再说出口。

  “把他给我拖走。”

  玫瑰懒得再看侯少群,直接朝着旁边挥挥手,立刻一直在旁边看戏的安保人员迅速的走了过来,像是拖死狗一样将侯少群拖了出去,至于陆天星在皇朝会所,完全是当作没看见,他们又不是傻子,为了侯少群去得罪一个他们得罪不起的人。

  柿子当然要挑软的捏!

  看到这一幕,周围的人看向侯少群的目光充满了怜悯,心中不免升起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得罪谁不好,偏偏去得罪一个不能得罪的人,活该倒霉,还害得自己老子倒霉,典型的坑爹。

  像他们这些公司,有哪一个屁股是干净的,一查就清楚了。

  甚至大厅中已经有不少和侯少群家里的公司有业务来往的人已经拿出了电话,开始安排起来,他们可不想到时候殃及池鱼,得罪了玫瑰和身份神秘的陆天星。

  “岳婷婷,你难道不想给我解释吗?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在做什么,我以前不是跟你说过吗?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你为什么不跟我说,说。”

  看到侯少群被拉走,陆天星回过头看着岳婷婷,脸色十分的难看,今天他要是不来这里,岳婷婷的下场可想而知。

  “陆大哥,我……我不想拖累你。”

  岳婷婷身子一颤,她听得出来陆天星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

  “不想拖累我?不想拖累我你就想自己以身犯险吗?你知不知道今天你要是没有遇到我,你会是什么下场,你有没有想过你出了是什么事情,你的爸妈怎么办,你想让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吗?”陆天星怒火冲天的说道。

  “陆大哥,我不想麻烦你,不想被你妻子误会什么。”岳婷婷身子一颤,轻声说道。

  她不想麻烦陆天星,更不想看到陆天星为了她的事情发愁,陆天星才刚刚找到工作,能有多少钱,她很清楚如果陆天星知道了这件事情,肯定会千方百计的帮助她,可一个刚刚工作的人能有多少钱,唯一的方法恐怕只能是到处借钱了,到时候引起白芷晴的误会,那她就是一个罪人了,这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误会有你的安全重要吗?告诉我,你到底需要多少钱。”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

  “陆大哥,我……。”

  陆天星粗暴的打断岳婷婷的话:“说。”

  “一百万,不,五十万,不是,只要十万就足够了。”

  岳婷婷说出了一个数字,随后又改变,紧接着直接降到了十万,她不想看到陆天星为了她的事情发愁,一百万对于普通人来说,不亚于是一个天文数字。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傻的可爱的女孩,处处为别人着想,让人有些心疼。

  玫瑰听着岳婷婷的话,心中暗暗感概,一个处处为你着想的女孩,换做是她,她恐怕也无法拒绝这么一个女孩。

  白芷晴站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陆天星为岳婷婷出头,不知为何,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中有些酸酸的,明明是自己的老公,此时此刻却在为另外一个女人冲冠一怒。

  不过,白芷晴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这时候和陆天星吵架什么的,只会让别人看笑话,小时候,她妈妈就教过她,作为一名妻子,在外面无论如何都要给足自己男人的面子,这样的婚姻才会长久,一味的无理取闹,只会把这个男人越推越远,最终和你分道扬镳。

  第四更送到了,接下来还有一更,剩下的保底五更要等到明天早上才有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