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

  看着手机沉入水中,栾红月再也忍不住的蹲了下来,双手抱着腿嚎嚎大哭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对栾家彻底绝望了,也不知道是为自己解脱而哭泣。

  但是栾红月知道,从今往后,在江南再也没有栾家小姐栾红月,而只有一个为自己而活的栾红月。

  “放肆,实在是太放肆了,气死我了。”

  栾家当中,栾傲雄听着电话中传来的嘟嘟的声音,勃然大怒,勐地将手机狠狠的砸在地上,脸色阴沉到了极点,本来他还想靠着栾红月的关系和陆家搭上关系,只要做到这一点,那他栾家崛起的机会就来了,谁也挡不住,可谁知道栾红月竟然拒绝了,而且毫不留情的和他断绝了所有的关系。

  愤怒,滔天的愤怒和杀意从栾傲雄的身上爆发出来,几乎要吃人了一样,但是却无可奈何,如果是以前,他绝对不介意让人把栾红月抓回来,但是现在他根本不敢这么做,天知道栾红月说和陆天星没有关系是真是假,但要说一丁点关系都没有,栾傲雄打死也不相信,没有关系的话,陆天星会跑道江家把栾红月救出来吗?

  吃饱了撑的吗?

  郑秀娥坐在栾傲雄的身边,看着栾傲雄那有些狰狞的脸色,脸色同样非常的不好看,但是同样无可奈何,谁知道栾红月怎么突然就勾~搭上了陆天星,昨天还明明没有任何的消息的,如果知道是这样,他们打死也不会把栾红月逐出栾家,至于江家的威胁,他跟和陆家对着干吗?

  可惜,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什么后悔药。

  “傲雄,接下来我们怎么办。”郑秀娥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

  “怎么办,我们还能怎么办,你这段时间又不是没有听说陆天星的作风是什么,万一栾红月这个忤逆女不顾亲情让陆天星来找我们的麻烦,你认为我们栾家挡得住吗?”栾傲雄阴沉着脸说道,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懊恼之色,如果他今天稍微栾红月好点,或许就不会演变成今天这个地步了,而栾家也会抓住这次机会,一飞冲天。

  可惜栾红月现在却断绝了和栾家的关系,这让栾傲雄心中充满了愤怒,又无可奈何。

  “我们挡不住。”

  郑秀娥听到这话,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脸上却流露出一抹不甘心的神色,寒声说道:“难不成我们就这么放弃了,这可是一次好机会,要是栾红月巴结上陆天星,那我们栾家就真的一飞冲天了,我们绝对不能这么放弃了。”

  “放弃,我栾傲雄一定不会放弃的,她以为她想过普通人的生活,她就过的了的吗?”

  栾傲雄脸上浮现出一抹狰狞的光芒:“我一定会让她回来的,只要她回来,我们就悄悄的给她~下~药,然后送到陆天星的~床~上~去,我就不相信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看到一个美女任~君~采~摘,会忍得住。”

  “说的不错,就这么做。”

  郑秀娥脸上闪烁着光芒,仿佛看到了栾家一飞冲天的哪一天了。

  ……

  对于自己走后发生的事情,陆天星一点儿也不知晓,他开着车离开护城河之后,没有在外面闲逛,而是直接回到了陆家,因为他今天和白芷晴说好了,等解决掉栾红月的事情之后,就起身离开江南。

  刚刚回到自己在陆家的厢房,打开门走进去,陆天星就看见白芷晴盘膝坐在瑜伽垫上,练着瑜伽,紧身的衣服包裹着白芷晴那火辣无比的身材,看一眼就让人感觉到心头一阵火热,恨不得将眼前这个女人给吃掉。

  听到开门的声音,白芷晴下意识的回过头,立刻就看见陆天星从外面走回来,立刻停下了动作,看着陆天星说道:“怎么样,事情成功了吗?”

  “恩,栾红月已经没事了。”陆天星点了点头说道。

  听到这话,白芷晴好奇的问道:“她加入阎罗殿了。”

  “没有,她说她想要去过普通人的生活,拒绝了我的邀请,不过,我倒是觉得这种生活的确非常的适合她。”

  回想起栾红月对自己说的话,陆天星幽幽的叹了一口。

  “怎么了?”

  陆天星看了一眼白芷晴,没有什么隐瞒,将栾红月的故事一一说给了白芷晴听。

  听完陆天星说的,白芷晴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看来栾红月比我们想象中要凄惨的多。”

  “是啊,别人往往只看到了你的成功,却永远看不到你在成功之前所受到的苦,永远不知道光鲜的背后隐藏着多少痛苦,她现在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普通人的生活或许很适合她。”

  陆天星也是颇为感概的说了一声,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做什么纠缠,开口说道;“老婆,你去换身衣服,待会我们一起去见爷爷,跟爷爷说一声吧!”

  “恩,你先等我一下。”

  白芷晴点了点头,转身朝着卧室走去,很快就换了一身休闲服走了出来,和陆天星一起走出了厢房,朝着陆老爷子所在的后院走去。

  此刻,陆老爷子正坐在后院的椅子上,在他的手上拿着一根鱼竿,正悠闲的吊着鱼,浑身上下没有任何的气势,如同普通的老人一般,让人根本无法想象眼前的这名老者就是当年一人一刀杀进京城,让无数人闻风丧胆的狂人。

  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陆老爷子回过头,看着朝着自己走过来的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轻声说道:“天星,芷晴,你们今天是来跟我告别的吗?”

  其实早在陆天星和白芷晴进入陆家之后,陆老爷子就已经猜到了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会离开陆家,毕竟在陆家当中,陆天星和白芷晴几乎没有任何的朋友,而陆家的人也没有把陆天星当成真正的陆家人,待在这种没有归属感的地方,换做是任何人恐怕都会不喜欢。

  所以当陆天星和白芷晴走过来的时候,在看到两人的脸色之后,陆老爷子就已经猜到了这一点。

  ps:今天二十一号,对于南方来说,今天才是小年夜,在这里祝愿所有的朋友在新的一年万事如意,心想事成!!!(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