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太阳缓缓的从地平线上升起来,阳光洒落在城市各个角落,驱散了黑暗的气息,让整座城市再次充满了活力,变得喧嚣热闹了起来。

  陆天星和白芷晴早早的起来了,吃过早餐之后,和二老道别之后,没有在白家租屋多做什么停留,直接离开了,开着车直奔白氏集团而去。

  八点半,白芷晴和陆天星两人准时的来到了白氏集团。

  把车停在停车场之后,白芷晴很自然的挽着陆天星的胳膊,亲密的朝着白氏集团大厅走去,没有在意什么影响不影响。

  对于白芷晴来说,既然她已经承认陆天星是自己的老公,而且还见了陆天星的亲人,除了没有一个婚礼之外,几乎夫妻之间该有的都有了,该做的都已经做了,自然没有什么必要再去在意别人的看法,再说了,白氏集团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她和陆天星的关系,现在在藏着掖着也没有什么意思,况且,她又不是什么明星,说结婚了还去矢口否认什么。

  “董事长,早上好。”

  “董事长好。”

  “陆助理,早上好。”

  一些白氏集团的员工在看到白芷晴之后,下意识的低下了头,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当然也有一些和陆天星打着招唿,至于白芷晴和陆天星挽着手的这一幕,完全是视而不见,如果夫妻之间不挽着手的话,那才值得怀疑。

  “老婆,要不你先上去,我待会再去办公室。”听到走进电梯之后,陆天星看着白芷晴说道。

  “你想去哪?”白芷晴侧着脑袋看了一眼陆天星。

  “我去见见公司的老朋友。”陆天星开口说道。

  白芷晴看了一眼陆天星,想也没想的伸出她那纤细的手指在陆天星的腰间狠狠地掐了一下,顿时让陆天星一阵龇牙咧嘴。

  这女人怎么谁都会这一招,动不动就掐人,而且专门挑你最疼的地方掐。

  “老婆,你掐我干什么。”

  “你说我掐你干什么?”

  白芷晴怒视着陆天星,不爽的说道:“去见老朋友?陆天星,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去见谁吗?怎么,这么多天没有见到你的小情人,是不是挺想她的,每天和我在一起是不是觉得腻歪了,是不是烦了,打算去找你的小情人去诉诉衷肠啊。”

  白芷晴的声音之中充满了醋味,而且还是醋香飘十里。

  不过,白芷晴倒是没有说错,陆天星的确打算去找林倩茹,毕竟这么多天没有见了,还真有点想林倩茹的,虽然有电话联系,但是电话哪里有见面有亲切感啊。

  看着白芷晴吃醋的模样,陆天星讪笑着说道:“老婆,你别开玩笑了,你这么漂亮的大美女,我巴不得天天陪着你呢!我真的只是去见老朋友,不相信的话,你完全可以跟着我一起去。”

  “算了,你以为我一天跟你一样闲得慌,你想去找倩茹就去吧!”

  白芷晴摆了摆手,没有在理会陆天星,乘坐着电梯直接上了顶楼,等到白芷晴从电梯中走出去之后,陆天星这才按下了去销售部的楼层。

  等到电梯停下来之后,陆天星哼着小曲,晃晃悠悠的来到了林倩茹的办公室,可是却被告知林倩茹刚才有事出去了。

  陆天星也没有离开,而是直接走进了林倩茹办公室,拿起桌上林倩茹常用的杯子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随意的打开林倩茹的电脑,打算找一部最新的电影来瞧瞧。

  大约过了十分钟,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只见林倩茹从外面走了进来,当看到陆天星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的时候,俏脸上顿时闪过一抹惊喜的神色,连忙将门关上,大步流星的走向陆天星。

  “天星,你回来了,你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

  “嘿嘿,我这不是要给你要给你一个惊喜吗?”

  陆天星摆摆手,示意林倩茹到自己身边来,随后搂住了林倩茹的纤腰,将她抱在怀里。

  “倩茹,这段时间委屈了,让你为我担惊受怕,对不起。”陆天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有些歉意的看着林倩茹说道。

  在江南的这段时间以来,他和林倩茹几乎每天都打电话,他能清晰的感觉到林倩茹语气中的担忧和害怕,而低于一个男人来说,让自己的女人为爱自己担惊受怕,完全是一个不合格的老公。

  “天星,你没有必要跟我说对不起,因为我爱你,对我来说,思念一个人,同样是幸福,这才是真正的爱情。”

  看着陆天星颇为自责的模样,林倩茹摇了摇头,冲着陆天星露出一个温馨的笑容,岔开话题道:“天星,你到江南那么久,给我带礼物没有,要是没有的话,小心我教训你。”

  说着,林倩茹仿佛一个小女孩一样,冲着陆天星挥舞了一下自己的拳头。

  陆天星看着林倩茹宛如小女孩的模样,忍不住的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戏虐的说道:“倩茹,你这也太狠了,我要是说没有带礼物的话,你会不会打我。”

  “你猜我会不会打你?”林倩茹笑眯眯的说道。

  “我猜你不会,因为你舍不得。”

  陆天星冲着林倩茹微微一笑,伸手理了理林倩茹有些凌乱的秀发,从口袋中摸出一个首饰盒递给林倩茹:“给,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礼物,你看看喜不喜欢。”

  “这是什么东西啊。”林倩茹有些好奇的问道。

  “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陆天星嘿嘿一笑,这是他在陆家的时候,听说陆家有一个雕刻大师,特地从陆浩月哪里拿了一块顶级的翡翠,找这名雕刻大师雕刻了这么玉佩,这一块玉佩就是按照他模样雕刻出来的。

  除了给林倩茹雕刻了一枚玉佩之外,他同样还雕刻了好几枚这样的玉佩,毕竟送给了林倩茹,如果不送给其他的女人,难保到时候不会翻船。

  更重要的是,他对林倩茹充满了愧疚,林倩茹时时刻刻为他着想,他却始终没有办法给林倩茹一个完美的爱情,甚至是一个完美的婚礼,或许也只有这样,才能减轻他心中的一丝愧疚,同时告诉眼前这个女人,他的心中有她,永远不曾忘记。(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