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姐姐哭了?我去看看”

  陆天星眉头皱了皱,不在理会白微微,当即朝着楼上走去。

  看着陆天星上楼,白微微顿时变得不爽起来,俏脸上明显带着郁闷之色,她都已经想好了一大堆的词汇用来斥责陆天星了,结果陆天星就这么摆摆手的走了,她消耗了无数脑细胞想出来的话全憋在了肚子里。

  “哼,要是你哄不好姐姐,我在教训你。等等,不行,他是男人,又有武功,肯定有大男子注意,而姐姐又强势,万一两个人一句话谈不拢打起来怎么办,姐姐肯定不是他的对手,不行,我得上去盯着。”

  白芷晴探头探脑的扫过周围,然后等到陆天星消失在楼上之后,才蹑手蹑脚的朝着楼上走去,她得去楼上盯着,万一到时候两人打起来了,依陆天星的战斗力,自己姐姐还真不是他的对手,她到时候也能冲进去帮自己姐姐,顺道听听墙角,说不定能听到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

  站在房门口,陆天星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一推开门,陆天星就看到白芷晴趴在沙发上双眼红肿着,脸上梨花带雨的,在看到陆天星之后,一下子将头扭到了另一边,一副小孩子生气之后,我不理你的模样。

  看到白芷晴小孩子一样的脾气,陆天星忍不住心头一阵好笑,谁会想到在商场中叱咤风云,强势无匹的白芷晴竟然会有这么小孩子的一面,这要是传出去,恐怕所有人都会惊讶的合不拢嘴。

  陆天星缓缓的走到白芷晴身边坐下,轻声安慰道:“老婆,别哭了,在哭纸巾就没了,咱们要节约用纸,保护森林。”

  白芷晴依旧趴在沙发上,身子轻微的颤抖,肩膀轻微的抖动着,看起来似乎是哭的很伤心。

  陆天星无奈的看着白芷晴,看来安慰是不起效果了,只能是另辟蹊径了。

  陆天星沉默了片刻,干脆拉过来一个椅子,坐在白芷晴的对面,悠闲的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然后从口袋中直接掏出了手机,打开摄像功能,对准了白芷晴。

  整个房间中一下子变得安静了起来,只有白芷晴轻微的抽泣声响起。

  白芷晴脑袋埋在枕头当中,耳朵却是高高的竖起,仔细听着房间中的声音。

  在白芷晴看来,陆天星如果喜欢她,看到她哭得这么伤心,肯定会想方设法的安慰她,逗她开心,可是自从陆天星走进房间后,说了一句话之后,房间突然又变得安静了下来,甚至没有一丁点的声音发出来。

  这是不是陆天星根本不喜欢她,陆天星根本没有把她放在心中,所以她哭不哭,伤心不伤心对他来说一丁点而都不重要。

  白芷晴脑海中冒出一连串的念头。

  等了半天,房间中依旧是安静一片,白芷晴终于忍耐不住了,下意识的抬起头,目光看向旁边,却发现陆天星拿着一个手机,正对准了她。

  看到白芷晴疑惑的望着自己,陆天星微笑着说道;“老婆,你继续哭,不用管我,当我不存在就好了。我就是想要把这些拍下来,等我们以后有孩子了,我再把它给他看,告诉他,这就是你妈妈,哭的跟个鼻涕虫一样,很丑很难看,你以后千万不要学她,老婆,你说这是不是一个非常好的教育例子。”

  “陆天星,你才是鼻涕虫,你才哭的鼻涕都出来了,丑八怪,黑不溜秋的,难看死了,把手机给我教出来。”

  白芷晴怒瞪着陆天星,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张牙舞爪的扑向陆天星,想要抢过手机。

  陆天星身子一闪,直接出现在另外一个地方,慢条斯理的保存好视频,然后把手机放进口袋。

  “老婆,你现在不哭了,不生气了?”

  “你……。”

  白芷晴无语的看着陆天星,被这么一搞,她哪里还哭的出来。

  “老婆,你为什么哭呢!是不是因为婷婷的事情?所以你吃醋了,换句话说,你爱上我了?”

  陆天星露出一丝坏笑,目光如有实际的看着白芷晴,仿佛要看透人心。

  “你…你说什么,鬼才吃醋了,谁爱上你了,我苦只是心情不好而已。”白芷晴心头猛地一跳,有些底气不足的辩解道。

  “是吗?我怎么感觉这房间中弥漫着一股老陈醋的味道呢!”陆天星故意嗅了嗅,戏虐着说道。

  “陆天星我再跟你说一句,我~没~吃~醋。”白芷晴恶狠狠的瞪着陆天星,一字一句的说道,一双美眸中闪烁着危险的气息。

  “嗯,你没吃醋,可能是我的鼻子出错了。”

  陆天星煞有介事的点点头,也知道适可而止,暴怒中的女人可不是好惹的。

  “我本来就没有吃醋。”

  白芷晴傲娇的哼了哼鼻子,突然开口问道:“陆天星,你能告诉我,你和她是怎么认识的吗?”

  “她?婷婷吗?”

  陆天星听到白芷晴的话,微微一愣:“我和婷婷是怎么认识的老婆你不是都知道了吗?干嘛还问我这个。”

  “哼,我是知道,但我可不知道某些人的用心良苦啊。”

  白芷晴定定的看着陆天星,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咬牙切齿的说道:“一个身价数十亿华夏币的有钱人居然会心甘情愿的蜗居在一个破烂的小区当中,你说他是勤俭节约呢!还是别有居心呢!啧啧,陆天星真是看不出来啊,越来越牛了,三十六计用的不错啊,都学会暗渡陈仓了。”

  陆天星一脸黑线,无语的说道:“老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暗渡陈仓啊,我是那种人吗?”

  “哼,是不是你心里最清楚了。”

  白芷晴冷哼一声,道:“邻家有个小~女~孩长得清纯可爱,乖巧可人,而隔壁却住着一个居心不良的猥~琐~色~狼,这个色~狼却偏偏还装出一副好人的模样,来哄骗这个小女孩,我说的对吗?陆天星。”

  听到这话,陆天星一脸的不爽,什么叫做他是猥~琐~色~狼:“老婆,你这是在鄙视我了?什么叫做居心不良啊,我一直把婷婷当成妹妹而已。”

  “妹妹。”

  白芷晴鄙视的扫过陆天星一眼:“是啊,情妹妹也是妹妹,陆天星,你越活越有出息了,在网上勾~搭~未~成~年~少~女就算了,居然还学会了守株待兔,等人上钩了,你信不信今天我休了你。”

  白芷晴越想越气,尤其是想到今天陆天星和玫瑰两个之间的暧~昧,心中的无名火立刻就控制不住的冒了出来,胸膛一阵剧烈起伏,她发现陆天星似乎走到哪里都特别的有女人缘,而且全部都是长得非常漂亮的女人。

  第七更送到,还有三更,明天继续爆发,求兄弟们支持一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