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薛曼毫不犹豫转身的背影,陆天星一阵错愕,苦笑着摇了摇头,这小妞果然是没什么变化,依旧是那么的暴力,而且,还不让人去反驳她的决定。

  等到电梯运行到了一楼之后,陆天星还没有走出大厅,放在口袋中的手机就传来一阵悠扬的手机铃声。

  陆天星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顿时一阵无语,怎么这么快就打电话来了。

  “陆天星,你现在在哪,我警告你,你别到处乱跑,给我乖乖的站在大门口等着我,我现在就下楼来找你。”

  薛曼的声音立刻从电话那头传来过来,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口气。

  “我说薛部长,你不是要办事吗?我这还没有走出大厅呢!你要不要这么及时的打电话来盯住我。”陆天星苦笑着说道。

  “哼。我的事情已经办完了,而且,万一你这个家伙熘了怎么办,我现在只是提前预防而已,你是有前科的。”

  薛曼冷哼着说道:“你现在在外面等着,我马上去地下停车场开车出来。”

  话音落下,薛曼直接挂断了电话。

  陆天星听着电话中的忙音,顿时一阵蛋疼,他刚才还在心中打算是不是偷偷摸摸的熘走,结果薛曼就打电话过来了,看来是算准了他会开熘了。

  陆天星随手将手机放进口袋,一脸无奈的朝着外面走去。

  刚刚走到大门口没多久,陆天星就听见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一辆汽车停在了自己的身边。

  此刻汽车的车窗缓缓的放了下来,薛曼正坐在驾驶座上,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陆天星,用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上车。”

  “好!”

  陆天星也没有嗦,直接打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

  刚刚坐进车里,立刻一股淡淡的幽~香扑鼻而来,这不是汽车香水的味道,而是薛曼身上散发出来的天然幽~香。

  “薛部长,不就是喝个茶吗?你用不着这么着急吧!咱们约好下班去喝茶也行啊。”陆天星看着薛曼说道。

  “哼,当然要这么着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是不是想趁着我去工作的时候,偷偷摸摸的熘走,我告诉你妄想,在我的手里,你休想跑掉。”

  薛曼得意洋洋的看着陆天星,淡淡的说道:“陆天星,你应该感觉到庆幸,我今天心情好,特地请你喝茶,要不然,你想请我,我都不去,你应该感觉到非常的荣幸才对,你说是不是很荣幸啊陆助理。”

  话音落下,薛曼的目光落在了陆天星的身上。

  陆天星在看到这个眼神之后,浑身上下打了一个冷颤,他怎么感觉薛曼这眼神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仿佛有一种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这个薛部长,我的确感觉到很荣幸,但是,喝茶咱们就是不是免了,我觉得上班时间,偷偷的熘出去喝茶这对公司的影响不好……。”陆天星有些战战兢兢的说道,他打死也不相信薛曼会平白无故的找他喝茶,无事献引擎,非奸即盗。

  “影响不好?”

  薛曼的声音微微有些冷了下来,不爽的说道:“我还是头一次见到白氏集团赫赫有名的迟到大王会说对公司影响不好,陆天星,你是不是看我非常不爽,所以不愿意和我待在一起。”

  “额。”

  听到薛曼的话,陆天星微微一怔:“怎么会呢!我想没有人会拒绝和一个美女待在一起的机会。”

  说完这番话,陆天星又在心中默默的加了一句:虽然是个暴力美女,但勇士多得是,总有不怕死的。

  “既然不是,那就坐在那里,乖乖的跟着我,又不是让你出钱,你着什么急。”薛曼瞟了陆天星一眼说道。

  薛曼都这么说了,陆天星也没有在说什么,而是看着窗外面那飞速流逝的景色。

  十分钟后,薛曼一个急刹车,将车子停在了一家距离白氏集团不是很远,装修极为符合古风的茶楼旁边。

  “下车。”

  薛曼看了一眼陆天星,随后将身上的安全带给拿掉了,从车上走了下来。

  陆天星一样没有说什么,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走吧!我们进去。”

  薛曼看了陆天星,直接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陆天星也治好跟在薛曼的身后走进茶楼。

  两人随意的找了一个座位坐下,冲着旁边摆摆手,立刻就有一名服务员从旁边走了过来:“尊敬的先生,小姐,不知道你们想要喝点什么。”

  薛曼淡淡的说道:“给我们来一壶你们这里最顶级的龙井,然后来一叠桂花糕。”

  “好的,二位稍等。”

  服务员点了点头,恭敬的离开了。

  只是片刻,一壶龙井茶和一叠桂花糕就被送了上来。

  “二位慢用。”服务员恭敬的说道。

  薛曼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一杯茶,又给陆天星倒了一杯,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端起茶杯轻轻的吹了吹,抿了一口。

  陆天星看了一眼薛曼,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干脆端起茶杯,轻轻的嗅了嗅,一丝浓烈的茶香萦绕在鼻尖,让人的精神不有的为之一振。

  轻轻的抿了一口茶,陆天星看着薛曼说道:“薛部长,你今天该不会只是特地请我喝茶的吧!有什么事情让我帮忙的尽管说。”

  薛曼听到这话,抬起头看着陆天星说道:“陆天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在你的心中我薛曼就是这种人,只有想到要你帮忙的时候,才会请你喝茶吗?”

  “额!”

  听到薛曼的话,陆天星顿时无语了,这小妞今天是吃了枪药了吗?怎么说话的语气这么冲。

  其实这也怪不得薛曼,从内心伸出来说,薛曼是不想对陆天星这样的,渴望自己和别的女人那样,温柔如水,但是又怕陆天星察觉到什么,所以她要保持着以前的行事作风。

  因为只有这样,薛曼才感觉自己能和陆天星说话,一旦把窗户纸捅破了,或许她和陆天星连朋友都做不了了。

  “陆天星,我听说你现在成为了陆家三少爷?”沉默了片刻,薛曼看着陆天星,好奇的问道。、

  ps:今天初一,给诸位兄弟拜年了,新年好,祝各位兄弟在新的一年万事大吉,吉祥如意!!!(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