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难道你觉得我不像吗?”

  陆天星微笑的看着薛曼,一点儿都不奇怪薛曼为什么知道这些,毕竟薛曼是林倩茹的闺蜜,从林倩茹嘴里知道自己的事情无可厚非,而且薛曼的妹妹薛冰还是炎黄组的人,想要知道这些更加不是什么难事了。

  何况他进入陆家的消息并没有什么隐藏,稍微有点渠道的人都知道,只是不知道这个人是他而已。

  “不像。”

  薛曼上下仔细的看了看陆天星,说了一句差点让陆天星吐血的话来。

  “我说薛部长,你今天该不会是存心来打我脸的吗?”

  “当然不是了。”

  薛曼看了一眼陆天星,说道:“我今天请你过来,只是找你帮个忙而已。”

  陆天星微微一愣:“帮忙?”

  “恩,我想请你陪我一起去参加同学……。”

  薛曼轻轻的点了点头,话还没有说完,突然,一个突兀的声音传到了薛曼的耳朵里:“小曼,是你吗?真的是好巧啊,没想到在这里又遇见你了。”

  听到这个声音,薛曼的脸色立刻变得冰冷了起来,充满了厌恶之色。

  听到这个声音,陆天星下意识的回过头,就看见一个身穿笔挺西装,脚下穿着擦得透亮的皮鞋,完全就是一副精英人士的装扮的男人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一米八的身高,再加上那硬朗的气质和帅气的面容,立刻吸引了周围不少女人的注意。

  军人?

  在看到这个年轻男子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之后,陆天星眉头微微皱起,很快摇了摇头,这个年轻男子的确是军人,但应该不是华夏军人,两者之间的气质有差别,只要是混过军营的人很容易看得出来。

  要是他猜得没错的话,这个年轻男子应该是在外籍军团当过兵,甚至做过雇佣军。

  这个年轻男子仿佛没有看见周围传来的花痴目光一样,一步步的走到薛曼的身边,笑着说道:“小曼,真的没有想到在这里碰到了你,你也来这里喝茶吗?我也经常来,这里的茶水非常的不错。”

  看到这个男人,薛曼淡淡的说道:“我到这里来喝茶很奇怪吗?还是在你心中,我一个小小的保安没资格喝茶。”

  “呵呵,小曼你说笑了,在我看来,人不分贵贱,谁都有资格享受其他的东西。”

  这个年轻男子丝毫没有因为薛曼的话而感觉到任何的不爽,表现的宛如谦谦君子一般,目光扫过四周,落在了陆天星的身上:“小曼,这位是你的朋友吗?你好,很高兴认识我,我叫吴越,是小曼曾经的大学同学。”

  说着,这个年轻男子非常绅士的朝着陆天星伸出右手。

  “陆天星,很高兴认识你。”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陆天星伸出手和吴越礼貌性了握了一下手。

  “看陆先生你的气度不凡,不知道陆先生在哪里高就。”吴越随意的问道。

  听到这话,陆天星心中暗道又是一只笑面虎,脸上却波澜不惊:“也没什么高就,就一公司的小职员,给别人当一个小助理,跑跑腿什么的,倒是吴先生,看你器宇轩昂的,相比肯定是什么金领级别的人物吧!”

  “呵呵,陆先生太客气了,金领不上,只是在一个保镖公司做教官……。”

  “保镖啊,我小时候最羡慕的就是保镖了,穿着一身黑西装,带着耳麦和墨镜,眼神凌厉,非常的酷,说实话,我最崇拜的就是保镖了,尤其是李连杰的中南海保镖,我看过几十遍。”

  还没有等吴越把话说完,就被陆天星打断道:“吴先生,说起来你可能不相信,我小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做一个保镖了,可惜,当初筛选的时候,我的体质不过关,就被刷下来了,这简直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看着陆天星那一脸惋惜的模样,吴越眼中闪过一抹嘲讽的笑容,亏他刚才还把陆天星当成竞争对手,现在看来陆天星只不过是一个不入流的家伙而已。

  虽然心中这么想着,但是吴越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现,而是笑着说道:“这倒是巧了,我们公司最近要招聘几名保镖,怎么样,陆先生你要是有兴趣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引荐一下,依靠着陆先生你现在的体质,稍微训练一下,入选应该是没有任何的问题。”

  听到吴越的话,陆天星顿时满脸激动说道:“真的吗?你真的能帮我引荐一下?我终于可以圆梦了,有点激动啊。”

  薛曼坐在旁边,一直没有开口,听到陆天星说的这番话,差点将口里的茶给喷出来了,羡慕当保镖,亏着家伙说得出来,让陆家三少爷给自己当保镖,谁承受得起啊。

  虽然明知道陆天星在忽悠这吴越,但是薛曼却没有开口,安安静静的看着,因为她对吴越根本就不感冒,在她看来,吴越就是一个伪君子,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听到陆天星的话,吴越的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浓厚起来:“当然,只要陆先生你不怕辛苦的话,我保证你能梦想成真。”

  “真的!”

  陆天星眼睛一亮,随即摇了摇头:“算了,吴先生,谢谢你的好意,这个当保镖的活我做不了,我不想死的那么早。”

  薛曼听到这话,忍不住的开口问道:“这和死的早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了,电视上都这么演的,做保镖的人,在关键时刻要替主人挡子弹的,我可不想死,更不想为了钱替别人挡子弹,命都没了,要钱有什么用。”

  陆天星理所当然的说着,随后看了一眼吴越,郑重的说道:“吴先生,说句心里话,听我一句劝,你也别做什么保镖了,这样的生活不适合你,说不定哪一天你也要替老板挡子弹了,替一个陌生人挡子弹划不来的,生命只有一次,为了一个陌生人死了不值得,你想想你的父母,想想你的家人,命都没了,给再多的钱给你有什么用,难不成阎罗殿也用人民币不成。”

  “额!”

  听到陆天星的话,吴越顿时一脸错愕之色,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最终才干巴巴的说道:“陆先生你说笑了,这世界上哪有这么多的事情。”

  说着,对着薛曼说道:“小曼,我朋友还在楼上等着我,我先去楼上了。”

  说完之后,没有等薛曼开口,吴越直接转身离开了。

  ps:新年好啊,新年好啊,祝福大家新年好!!(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