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

  而就在这个时候,陆天星站起身来,不露痕迹的走到王静和白芷晴两人的中间,看着王静说道:“这位美女,你说你是人事部新招收的员工之一,但是据我所知,人事部如果想要招人的话,应该需要提前打电话跟董事长汇报一声吧!为什么现在董事长不知道你的身份。”

  虽然陆天星的语气波澜不惊,但眸子中已经变得冰冷一片起来,目光落在这个叫做王静的女人身上,带着看穿人心的锐利。

  王静听到陆天星的话,脸色微微一变,小心翼翼的说道:“陆助理你真喜欢说笑,我就是公司的员工,至于为什么没有通知白总,可能是人事部经理忘记打电话给董事长吧!如果,陆助理你实在不相信我的话,可以打电话去人事部确认一下我的身份。”

  白芷晴坐在位置上,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看着这一幕,因为她在心中百分之百相信陆天星,相信陆天星不会害她。

  “忘记了?”

  陆天星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嘲讽的笑容,扭过头看着白芷晴说道:“老婆,看来你最近不在白氏集团的这段时间,公司里面的人开始对你阳奉阴违了,招人也就算了,居然还不汇报给你这个董事长,还说忘记了,老婆,看来白氏集团的人事部经理该换人了,你说呢!”

  话音未落,陆天星重新回过头,看着眼前的王静,声音陡然冰冷,带着一丝压迫力:“告诉你的真实身份,你到底是谁,白氏集团的人事部经理还没有哪个胆子敢不汇报,就私自招收员工,他不敢,也没有哪个胆子,你到底是谁,别给我说去调查,白氏集团就算有王静这个员工,但她绝不是你。”

  听到陆天星的质问,王静脸色没有任何变化,开口说道:“陆助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当然是王静了,如果你怀疑我的身份,完全可以是打电话去询问人事部经理,或者让人事部的经理来这里,我是不是王静不就显而易见了。”

  “是吗?”

  听到这话,陆天星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不可否认,你身上的杀意隐藏的非常好,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出现在我的面前,派你来的人难道就没有告诉过你,我对杀意有多么的敏~感吗?”

  “陆助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杀意不杀意的,我根本听不懂,如果你觉得我是假的,那我现在离开行了吗?”

  说话间,王静直接一脸愤怒的转身朝着外面走去,似乎因为陆天星质疑自己的身份而愤怒。

  “走,你恐怕走不掉了,还是乖乖的给我留下吧!”

  看着王静想要离开,陆天星冷冷一笑,向前踏出一步,一只手直接伸出去,如同探囊取物一般直接抓向王静的肩膀。

  “不好。”

  感受到背后传来的劲风,王静的脸色陡然变了颜色,双腿微微弯曲,就仿佛一个狸猫一样,勐地朝着前面冲去,身子凌空翻转,四枚寒光闪闪的手里剑快若闪电的射向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

  “不堪一击。”

  陆天星看也不看激射过来的手里剑,手臂一挥,四枚激射过来的手里剑顿时以一个更快的速度直接倒飞了回去。

  “咻!”“咻!”“咻!”

  伴随着几个破空声,王静脸色狂变,身子凌空变换,躲过两枚手里剑,但是剩下的两枚手里剑却是直接将她的双腿给贯穿,带着鲜血深深的钉在了墙壁上。

  王静整个人噗通一声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俏脸上闪过一抹绝望的神色。

  “说吧!你的身份到底是谁,属于日本那一个家族,别给我说你不是日本人,这种玩意,也只有日本人才会用,说出你的身份和背后的人,我让你死的痛快一点。”

  陆天星眼神冰冷的看着这个叫做王静的女人,嘴角勾勒出一抹嗜血的杀意,从王静用手里剑开始,他已经确定了对方的身份,来自日本,也唯有忍者才会用手里剑这种暗器。

  这让陆天星心中的杀意再次忍不住的爆发了出来,这群小鬼子接二连三的想要暗杀白芷晴,彻底让他有些愤怒了,看来他有必要去日本走一趟了,不杀他一个血流成河,他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看到陆天星朝着自己走过来,王静的脸色陡然狂变,眼中闪过一抹冰冷之色,低声吼叫一声,手臂勐地一拍地面,身子就好像闪电一样扑向陆天星,一柄苦无出现在手中,直接刺向陆天星的咽喉。

  “自不量力。”

  陆天星嘴角勾勒出一抹冰冷的笑容,一拳轰出。

  “咔嚓!”

  王静手中的苦无直接被拳风撕裂的粉碎,连同手掌在内,被一拳轰的血肉模煳。

  “砰!”

  拳头的力量没有任何的减少,直接一拳轰在王静的胸膛上,将她整个人给轰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墙壁上,一口鲜血从她的嘴里喷出来,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了,整个人像是没有了骨头一样,从墙壁上缓缓的滑落下来,在看向陆天星的时候,双眸之中充斥着难以掩盖的恐惧之色,还有一丝绝望。

  没有等王静反应过来,陆天星身影一闪,已经出现在王静的身边,手指直接捏住她的嘴巴,不让她的嘴巴闭合过来,另一只手直接伸进她的嘴里,微微寻找了一下,紧接着,一颗仿真牙齿被陆天星从她的嘴里拿了出来,随手扔进了垃圾桶。

  看到陆天星手中的牙齿,王静身子一颤,立刻变成了死灰色。

  “你们忍者最喜欢在嘴巴里面藏毒了,一言不合就自杀,现在你恐怕做不到了吧!”

  陆天星看着王静那惨白的脸色,嘴角勾勒出一抹不屑的笑容:“现在你愿意告诉我,你是谁了吗?”

  这一幕说起来很长,但实际上却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直到王静被陆天星扔在地上,白芷晴这才回过神来,急忙从位置上站起来,急匆匆的走到陆天星的身边,语气中带着强烈的关心:“陆天星,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还有她到底是谁。”

  “她是谁,一群养不熟的狗派出来咬人的疯狗而已。”

  陆天星看了一眼白芷晴,示意自己没事之后,目光落在了地面的王静身上:“告诉我,你的身份是什么,属于日本哪一个家族,不要妄想在我面前自杀,我不介意把你全身的骨头一根根的碾碎。”(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