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这里毕竟是纽约,不是华夏,我担心……。”

  白芷晴的话还没有说完,但其中包含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嫂子,你就把心放回肚子吧!我们可不是泥捏的,他们想要杀我们,那也得看他们有没有这个能力才行。”

  小蜜蜂这时候也在旁边说道:“再说了,不是有句古话说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打不过难道我们还不会跑吗?大不了回华夏,他们要是有胆子追到华夏来,不需要我们动手,他们就已经死了,嫂子你就放一个心,我保证肯定没事的。”

  “可是……。”

  “好了,老婆,你什么时候见过我打没有把握的仗,我既然敢跑到这里来,就不怕他们来找我的麻烦,放心吧!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陆天星看着白芷晴微笑着说道:“老婆,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一定会好好保护自己的,不然的话,就罚我三个月没有零花钱。”

  看到陆天星的模样,白芷晴几次想要张嘴再说什么,却不知道该如何去说,她和陆天星在一起这么久了,也知道陆天星的性格如何,一旦决定下来的事情,一般人就很难改变。

  而且,她的心中隐隐有一个感觉,那就是从江南回来之后,她就感觉陆天星的心中肯定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有心想要开口去问陆天星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但是白芷晴却始终没有开口,她知道如果陆天星不愿意说的话,就算是问了也是白问。

  陆天星看着白芷晴的模样,也没有再开口说什么,只是轻轻的将白芷晴搂在了怀里,让她的脑袋轻轻的靠在肩膀上,心中并没有多大的波动,这种危机他经的太多太多了,无所谓这一次,至于白芷晴,他自然有绝对的把握保护白芷晴,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到白芷晴。

  小蜜蜂同样没有再选择开口,而是开着车一路来到了比克曼酒店。

  比克曼酒店的建造风格完完全全就是最典型的西方风格,能够让人感受到浓浓的西方文化气息。

  而且无论是酒店大厅还是酒店套房,装修的都是奢华到了极点,几乎每一寸都装修到了极致,所用的材料还是装饰品什么的,几乎都是最顶级的,但是却没有给人那种暴发户的气息,反而是有一种奢华大气的气息扑面而来。

  墙壁上挂着一幅幅精美的油画,全部都是真品,任由酒店的客人观赏,这座酒店大气辉煌,哪怕是白芷晴经常出入各种高档星际酒店,也忍不住的发出一声惊叹,因为在墙壁上挂着的油画,有的是珍品,而有的则是孤品,而且是货真价实的,而不是仿冒出来的样子货。

  陆天星跟在白芷晴的身后走进来,对于酒店大厅的装潢无动于衷,对于周围那些价值连城的名画熟视无睹,对于陆天星来说,他实在有些搞不懂,这些和小孩子涂鸦一般的油画到底有什么出彩的地方,他还记得有一则新闻说,在黑板上用粉笔画出来的一圈一圈的东西居然被称之为大作,还卖出了一个天价来,这让他都有一种当画家的冲动了。

  “嫂子,怎么样,这酒店不错吧!”小蜜蜂在旁边炫耀道。

  陆天星听到这话,撇撇嘴说道:“有什么不错的,墙壁上挂着一些小孩子涂鸦的作品,还孤品,我看小孩子都能画出来。”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芷晴白了陆天星一眼,点了点头说道:“很不错,小蜜蜂,给你添麻烦了。”

  “没事,嫂子你和老大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服务台拿一下房卡。”

  话音未落,小蜜蜂直接走向前台,从口袋中摸出一个东西在前台小姐的眼前晃了晃,很快,小蜜蜂就拿着一张顶级套房的房卡走了过来。

  “不需要登记吗?”白芷晴有些疑惑的看着小蜜蜂递过来的房卡,疑惑的问道。

  “特事特办,不需登记,嫂子,需要我带你们上去了?”小蜜蜂笑呵呵的道。

  “带个屁,我知道地方,小蜜蜂你现在可以消失了,别打扰我和你嫂子的二人世界。”

  陆天星没好气的看着小蜜蜂,这家伙怎么这点眼力劲都没有,接下来就是他和白芷晴的二人世界,这家伙留下来做电灯泡吗?

  小蜜蜂听到这话,脸色一跨,哭丧着脸说道:“老大,你这是过河拆桥,你良心上过得去吗?”

  陆天星耸耸肩,说出了一番让小蜜蜂吐血的话来:“我良心过得去啊,为什么过不去,我又没病。”

  “你……。”

  小蜜蜂跳着说道:“老大,我要跟你单挑。”

  “好啊,单挑没问题,你选个时间,地点,到时候我们单挑,我让你一只手怎么样。”陆天星似笑非笑的看着小蜜蜂说道。

  看到陆天星脸上的笑容,小蜜蜂打了一个哆嗦,讪笑着说道:“嘿嘿,老大,我刚才是在跟你开玩笑的,我怎么会跟我敬爱的老大动手呢!那我不打扰你和嫂子的二人世界了,我先走了,对了,老大,我的电话你知道,有事打我电话。”

  “我会的,你自己小心一点,明白吗?有些东西不重要,活着才最重要,我不希望在未来,我儿子的满月酒上看不到你。”陆天星看着小蜜蜂沉声说道。

  小蜜蜂听到这话,身子一颤,没有再说什么,直接转身朝着外面走去,有时候兄弟之间,并不需要说太多的话。

  看到小蜜蜂离开,陆天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回过头看着白芷晴说道:“老婆,我们坐了快十多个小时的飞机了,先去楼上休息一下吧!”

  “恩。”

  白芷晴轻轻的点了点头,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虽然在飞机上休息也完全可以,但毕竟是在飞机上,完全没有在地面上休息的那种舒适感。

  陆天星和白芷晴没有在大厅在做任何的停留,提着包,一路乘坐着电梯上了楼,在陆天星的带领下,轻车熟路的朝着酒店套房走去。

  ps:感谢这段时间一直打赏的兄弟,年前忙,年后准备出去也忙,没来得及看书评什么的,抱歉,但还是感谢诸位兄弟的支持!!!(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