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突兀的变化顿时让所有的白氏集团员工都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凉气,陆天星的胆子也太肥了就真的不怕后院起火吗?

  而有些女员工则是满脸惊讶的看着陆天星,而一双美眸则是泛着一丝异彩之色,她们不在乎陆天星有没有结婚,而是在意一个男人在一个女人遇到危险的时候,有没有胆子站出来为自己女人撑腰,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就足够了。

  哪怕做一个小三,她们也心满意足了。

  而栾红月的俏脸上也泛起了一丝红晕,陆天星虽然搂着她,并没有什么动静,但是陆天星的一只手却落在她的翘tun上,一丝丝炙热的气息从陆天星的手掌上传来,让栾红月的身躯下意识的颤抖了起来,一丝异样的从心底深处升起来.

  尤其是当看到周围传来的种种异样的眼神,栾红月下意识的想要挣脱陆天星的怀抱,可是内心当中却怎么也不愿意离开这个充满安全和温暖的怀抱,甚至心中隐隐升起一丝期待之色,恨不得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看到陆天星毫不犹豫的抱住陆天星,而栾红月却是一脸羞红的任由陆天星抱着自己,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的身体犹如筛糠一样,不停的抖动了起来,脸上带着浓浓的恐惧之色,他们真的没有想到陆天星会为栾红月出头,而且就在白氏集团当中。

  “现在你们明白吗?你们侮辱我的女人,想要毁掉她的名誉,难道我不该打你吗?”

  陆天星搂着栾红月,感受着栾红月翘tun上传来的柔软和弹性,一脸鄙夷的看着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说句心里话,我陆天星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你们这种畜生不如的父母,自己女儿在家的时候,对着自己的女儿谩骂,把自己女儿当成一个赚钱的工具,用来交换利益,甚至为了区区几千万,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的女儿推入火坑,你们这种人居然有资格为人父母,简直就是老天瞎了眼了。”

  “当初在江南的时候,你们为了不连累到你们,亲手将她赶出了家门,并且宣布断绝了父女关系,你不知道当初要不是我,你女儿会是什么下场吗?会生不如死,你们知道生不如死这四个字怎么写吗?”

  “现在你们居然还敢舔着脸来找自己的女儿,是不是知道了你女儿掌握了希望慈善基金会,手中有着一百亿,打算让她把这笔钱全部给你们啊,你们的脸皮可真不是一般的厚啊。被自己的女儿拒绝后,居然丧心病狂的捏造流言蜚语出来,想要毁掉自己的亲生女儿,你说你们还是人吗?”

  陆天星一脸冷厉的看着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语气充满了杀意:“刚才我要是不来的话,你们是不是还打算侮辱我的女人啊,你真以为我不敢宰了你们吗?现在你们立刻跪下向红月道歉,不然,后果自负。”

  听着陆天星那冷漠无情的话,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浑身上下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让他们跪下对栾红月道歉,这简直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毕竟,在他们心中栾红月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只是一个可以换取利益的工具而已,现在却让他们向一个赚钱工具道歉,这让他们怎么说得出口。

  “三少爷,我……。”

  栾傲雄的话还没有为说完,直接被陆天星毫不客气的打断,道:“怎么,你们不愿意吗?”

  话音未落,陆天星的话锋一转,陡然变得冷若冰霜起来:“我给你们三个呼吸的时间,如果还不跪下道歉的话,我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后悔,你们放心,我不会杀你们的,我会废了你们,灭掉栾家,让你们一无所有。”

  陆天星的声音犹如来自九幽炼狱一般,顿时让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如坠冰窖一般,脸色在这一刻变得苍白起来,他们什么都可以不在乎,甚至连亲生女儿的生死都无所谓,但是他们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利益出现任何的损失,如果陆天星真的想要对栾家动手,栾家根本没有任何一个人挡得住。

  深吸了一口气,栾傲雄眼中闪过一道光芒,目光落在栾红月的身上,扑通一声,跪在了栾红月的面前,低着头说道:“红月,对不起,刚才的那番话是我脑子一热就说了出来,是我在胡说八道,求求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这一次,我可以保证,从今往后,不会在出现在你的眼前。”

  栾傲雄的话音刚刚落下,郑秀娥的声音也响了起来:“是啊,红月,你饶了我们这一次吧!我们真的再也不敢造谣了,我们保证待会离开后,马上离开魔都,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红月,求求你,替我们说说情,看在我们是你爸妈的份上,放过我们这一回好不好。”

  看着自己父母为了利益低声下气,甚至跪在地上祈求自己的模样,栾红月脸上流露出一抹痛苦之色,目光落在陆天星的身上,美眸中带着一丝哀求之色,不管栾傲雄和郑秀娥对她做过什么,但说到底她栾红月的生命都是栾傲雄给她,这是无论如何都割舍不断的。

  感受到栾红月眼中哀求之色,陆天星心中无奈的叹息了一口气,知道栾红月是想让自己放过栾傲雄,却也无可奈何,无论栾傲雄和郑秀娥做什么,始终都是栾红月的父母,这种血浓于水的感觉,是永远都割舍不断掉的。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陆天星目光扫过栾傲雄,郑秀娥两人,语气冷厉的说道:“这一次看在红月求情的份上,我就饶了你们这一次,给我滚,还有,你们给我记住了,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如果下一次你还敢来找红月的麻烦,我保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死无葬身之地几个字一出,陆天星身上涌现出冰冷的杀意,滔天的杀意汇聚在一起,带着无穷无尽的阴冷气息笼罩在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的身上,顿时让两人感觉自己就像是掉进了血窟窿当中一样,口鼻当中都是鲜血的味道。

  “不敢,不敢,三少爷,我们向你保证,我们再也不会在出现在魔都。”

  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连连保证,额头上也是布满了汗水,眼神战战兢兢的看着陆天星,也大气也不敢喘出一个。

  “滚。”

  听到这一个字,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喜悦之色,就仿佛接到了圣旨的臣子一样,仓皇的朝着外面走去。

  “等等。”

  而就在这个时候,陆天星突然开口说道:“你们给我记住了,如果我在外面听到一点关于红月的流言蜚语,不管你们躲在哪里,我都会宰了你们,不信的话,你们尽管试试。”

  栾傲雄和郑秀娥身子颤了颤,脸上带着惶恐之色,一句话也不敢说,灰溜溜的朝着白氏集团外面,直接上了停在外面的奔驰车,片刻不敢停留,开着车离开了白氏集团。

  坐在车后座上,栾傲雄抚摸着脸上的巴掌印,想起刚才的屈辱,眼中流露出刻骨铭心的恨意和如阴毒的杀意,整个人如同择人而噬的毒蛇一般,让人有种不寒而栗。

  而郑秀娥同样如此,眼中带着刻骨铭心的恨意和怒火,一张原本风韵犹存的脸蛋变得格外的扭曲起来。

  “傲雄,怎么办,难道这件事情我们就这么算了吗?”郑秀娥深吸了一口气,想起刚才的屈辱,脸上闪过一抹怨毒之色,看着身边的栾傲雄开口说道。

  “哼。”

  听到郑秀娥的话,栾傲雄脸上闪过一抹狰狞之色,深吸了一口气,满脸不甘心的说道:“不这么算了,我们又能怎么办,连唐家和杨家都在他的手里吃了这么的亏,我们能把他怎么办,去送死吗?你刚才又不是没有看见陆天星那个小杂种身上的杀意,你信不信我们再去找栾红月这个臭****的麻烦,他真的会杀了我们。”

  “可是,我不甘心。”

  郑秀娥一脸狰狞的说道:“我们努力了这么多年,不就是想要让栾家崛起吗?现在这么一个好的机会摆放在眼前,却因为栾红月这个臭****,眼睁睁的飞走了,我真的不甘心。”

  “不甘心又如何,难道你还有其他的办法吗?早知道当初江浩辰喜欢这个臭****的时候,我们就应该直接将这个臭****送给江浩辰,换取一点利益才对。”

  栾傲雄也是一脸的愤怒之色,丝毫没有觉得自己这番话有任何的不合适。

  “你们真的很想报仇吗?”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充满冰冷的声音在车厢当中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栾傲雄和郑秀娥的脸色下意识的变了颜色,要知道在这车里除了他们之外,也就只有车前面的司机了,但是他们的司机说话根本不是这个声音,可是这个声音偏偏是从驾驶座的位置传来的,如果说话的不是他们的司机,那坐在驾驶座上开车的人是谁。

  下意识的栾傲雄和郑秀娥两人抬起头,目光朝着驾驶座看过去,顿时一个身穿着黑色西装,长相魁梧的男人坐在驾驶座的位置上,陌生的面容和冷厉的眼神,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