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白芷晴的背影,陆天星一阵苦笑,不过心中却升起了一丝强烈的好奇,他很想去看看这个莉雅到底是何方神圣,他只是问了一下,居然让白芷晴升起这么强烈的危机感,来警告他不准对这个女人有非分之想。

  耸了耸肩,陆天星也没有跟着白芷晴去,而是随意的从路过身边的一个侍者的托盘上端起一杯酒,直接坐在了不远处专门为客人准备的精美点心的位置上,悠闲的喝着酒,品尝着美食,何况,这种类似拉关系的宴会,他从来不喜欢。

  而白芷晴则是在人群中和其他的女人贵妇闲聊了起来,作为白氏集团的董事长,将一个二流的公司最终发展成一家大集团,白芷晴的交际能力自然不能让任何人忽视,再加上宴会当中,一些人的可以结交下,白芷晴很快在这群贵妇当中如鱼得水,相谈愉快,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认识了好多年。

  对于白芷晴成为晚会当中的焦点,陆天星没有任何的感觉,他从来不喜欢把自己暴露在别人的目光下,他也不希望自己的生活一辈子活在镁光灯下,对他来说,扮猪吃老虎才是王道,何况,对于他这种人来说,把自己暴露在所有人的目光下,这简直和找死没有任何的区别。

  没有人注意自己,陆天星反而乐得自在,一边喝着美酒,一边品尝着餐桌上的美食,享受着难得的安静。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打扮时尚,身材火辣,非常漂亮的金发碧眼的外国女郎从外面走了进来,目光扫过大厅,当看到陆天星独自一个人坐在餐桌前,完全不顾形象大吃大喝的时候,神色微微一愣,脸上流露出一丝好奇的神色,转身朝着陆天星这边走过来。

  感觉到周围有人朝着自己这边走过来,陆天星下意识的抬头,当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微微一愣。

  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西方女郎,穿着一套粉红色的旗袍,有些紧~身的旗袍将她那充满you~惑的娇躯包裹着,勾勒出那完美的曲线,饱~man的圣~女~峰在旗袍的包裹下,露出一个雪白的半~球和深不见底的沟壑,几乎开~叉到大~腿~之上的旗袍,伴随着她的走动,充满了无穷无尽的you~惑,让人很不住的想要冲出去,将她身边的旗袍给撕碎,去看看里面的风景。

  这是一个尤~物,绝对的西方尤~物,精致漂亮的脸蛋皮肤完全没有西方女人的那种粗糙,反而有着东方人的细腻,宛如凝脂一般的皮肤在灯光的闪烁下淡淡的荧光,一举一动都带着莫大的you~惑~力,让人忍不住的沉迷其中。

  如果说白芷晴是让人想要征~服的女王,那眼前这个女人就是一个暗夜妖精,让人看一眼就想要和她去做一些喜闻乐见的事情,甚至心甘情愿的牡丹花下死。

  “这位先生,你不觉得用这种目光打量一名女士,是一件十分让人厌恶和不礼貌的事情吗?”

  而就在陆天星愣神的时候,一个宛如黄鹂鸟般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陆天星瞬间回过神来,却发现刚才自己打量的女人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自己的身边,正用一种好奇的目光看着自己,那模样就仿佛是在看一个稀有动物一样,这种眼神,顿时让陆天星有点不爽起来,那眼神就好像他是动物园的猴子一样。

  “这位美丽的女士,貌似你说错了吧!你要是不看我的话,你怎么又知道我在看你,而且,你不觉得你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也是一种极为不礼貌的事情吗?”陆天星用一口流利的英语回答道。

  这个女人听到陆天星的话,眼中的好奇之色更加浓厚了起来:“这位先生,你这么咄咄逼人,貌似不符合绅士风格吧!你应该是华夏人,你们华夏不是有过一句话叫做女士优先,你这么对一个女士说话,貌似很不礼貌。”

  “绅士风格?抱歉,这是你们西方的玩意,我不熟悉这一套,我只知道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谁对我好,我自然是对谁好,谁给我脸色,我凭什么要给她好脸色。”

  陆天星目光在眼前这个女人的身上打着转,淡笑着说道:“换句话说,如果一个女人想要杀我的话,我是不是也要保持绅士风格,跟她说,你快点来杀我,我是一个绅士,从不会跟女人翻脸的,我想这不是绅士,而是脑残……。”

  “咯咯……。”

  听到陆天星的话,这个女人忍不住的娇笑了起来,饱~man的圣~女~峰,伴随着她身体的颤抖轻微的抖动起来,让陆天星不由自主的为她捏了一把冷汗,万一跳出来怎么办。

  “你和其他的男人不一样。”

  “不一样,有什么不一样的?”

  “一般人看见我,恨不得吃了我,而你刚才虽然在看我,但是眼神之中只有纯粹的欣赏之色,没有任何的****在其中,所以说,你和其他的男人不一样。”这个女人停下来了笑声,看着陆天星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也是她被陆天星那么看着,却没有发怒的原因,因为陆天星和别的男人看她的眼神完全不一样,其他的男人看见她,就恨不得把她给吃掉,而陆天星虽然同样也在看她,但是由始至终都只是欣赏的意思。

  除了欣赏之外,没有任何的情绪夹杂在其中,甚至她在陆天星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漠视,这种漠视不是无视,而是一种对生命的漠视,甚至她有种感觉,只要她敢对陆天星不利的话,陆天星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在第一时间出手杀了她。

  她十分相信这种感觉,因为这是她与生俱来的能力,一种是来自心灵的能力,看透人心。

  听到眼前这个漂亮女人的话,陆天星摸了摸鼻子,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道:“哦,你难道就不觉得我是一个隐藏的很深的色狼吗?或许我只是伪装而已,毕竟,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只要让一个女人对你产生好奇,那你就成功了。”

  “没有人能够在我面前伪装成功,因为我能看透你们的心。”这个女人看着陆天星,一字一句的说道。(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