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白芷晴走进浴室关上门之后,陆天星并没有和往常一样,偷偷摸摸的溜进去,和白芷晴来一场让人身心愉悦的大战,而是缓缓的走到了阳台,从口袋中摸出了手机,拨通了安琪儿的电话:“安琪儿。”

  “我亲爱的判官,你终于舍得打电话给我了,你这个死没良心的,来纽约这么久了,都不主动打电话给人家,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被莉雅那个狐狸精给you~惑了,亲爱的,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这是在出轨知道吗?小心人家联合你老婆一起讨伐你。”

  电话中立刻传来了安琪儿那充满you~惑的声音,如同小猫~叫~chun一般的声音,带着一丝慵懒的味道在其中,让人心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丝火焰。

  “安琪儿,这是在污蔑我,我什么时候对莉雅动心过了,她只是芷晴的同学好不好。”

  “呵呵,同学?貌似林雅妃还是白芷晴的闺蜜吧!林倩茹也是白芷晴闺蜜,你这都下得了手,同学又怎么样呢!”安琪儿一脸戏虐的说道。

  “饿。”

  陆天星在听到安琪儿的这番话之后,顿时满脸的黑线:“安琪儿,咱们不提这事还是好朋友。”

  “好了,不逗你玩了,就知道你是一个负心汉,不过,这一次算你欠我的,等下次我们见面,我要你和我大战到天亮。”

  “大战到天亮,安琪儿,你能不能放过我,我扛不住的。”

  陆天星一脸的黑线,这个女人越来越疯狂了,按照这种程度下去,他早晚有一天会jing~尽~人~亡。

  “哼,扛不住也的抗,不然的话,我就把你在外面找小三,小四,小五的事情统统告诉你老婆。”

  安琪儿恶狠狠的威胁了陆天星一声,也知道适可而止,语气变得有些凝重起来,叹声说道:“判官,你不该在这个时候来纽约。”

  “安琪儿,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但是有些事情身不由己,不管纽约现在是龙潭虎穴,还是地狱深渊,我都必须要闯一闯,因为这一次我输不起,也不能输。”陆天星语气凝重的说道,带着一丝坚决。

  这一次是他唯一的一次机会,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突破到神话级中期,无论如何他都要做到这一点,他决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陆老爷子死,因为陆老爷子是他的爷爷,是他在陆家唯一的几个亲人之一,哪怕只有一丝渺茫的希望,他也不想去放弃,否则,他会后悔终生。

  一个男人,有些事情可以说放手就放手,但有些事情,无论如何都要去完成它。

  听到陆天星那不容置疑的语气,安琪儿一下子陷入到了沉默当中,她不知道陆天星在去了江南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已经听出来了,陆天星已经下定了决心要留在纽约,哪怕现在纽约有无数的人想要他的命同样也是如此。

  深吸了一口气,安琪儿沉声说道:“判官,有需要我帮忙的吗?”

  安琪儿知道现在什么都不能说,陆天星也不会听她的劝说离开纽约,所有她现在能做的只有竭尽全力的去帮助自己的男人。

  “安琪儿,我已经让小蜜蜂去调查这一次有多少人想要对付我,但是,我担心依靠小蜜蜂一个人的力量不够,我需要你的天使情报站帮我调查一下,最好查到以那些势力为主。”陆天星沉声说道。

  “判官,你说的这些我已经调查到了,这一次对你的动手是教廷和山口家族的人,教廷这一次到纽约来的人是他们的圣子霍尔德·欧文,实力不弱,一身光系异能已经达到了神话级初期巅峰,除此之外,他的身边跟着三名红衣主教,其中一人已经突破到神话级中期,另外,除了这些之外,教廷还派遣了十字远征军前来,看来教廷这一次是铁了心的想要将你永远留在纽约了。”

  安琪儿说到这里,略微停顿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除了教廷之外,在日本的山口家族也想要对付你,这一次行动,山口家族的带头人叫做山口弘一,是一个极端的右~派~分~子,实力很强,已经突破到了神话级中期的境界,而且,他并不是学习日本固有的忍术,而是曾经隐姓埋名去少林寺学过功夫,不过并没有进去,只是跟随一个老和尚学过,不过具体学过什么,我就不清楚了,因为在山口弘一离开之后,那个老和尚就死了。”

  安琪儿带着一丝惋惜之色,如果这个老和尚没有死的话,说不定她就能调查到山口弘一到底学过什么了,毕竟有句话说得好,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知道了山口弘一的手段,想要对付他就轻松多了。

  “教廷!山口家族!”

  听完安琪儿的话,陆天星冷哼一声,眼中闪过一道冷芒,语气中带着一丝狰狞的杀意:“知道教廷为什么会对我出手吗?貌似我从来没有和教廷有任何的交集。”

  “我知道的也不是太多。”

  安琪儿摇了摇说道:“不过,具体说来的话,应该和你老婆有关系才对。”

  陆天星眉头一皱:“跟芷晴有关系,这是什么意思?”

  “具体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霍尔德·欧文曾经追求过白芷晴,不过被白芷晴给拒绝了,后来霍尔德·欧文就离开了美国,而且,当霍尔德成为教廷的圣子之后,所有人都把这件事情当成是一个笑话,没有太在意了,是真是假我就不清楚了。”

  安琪儿缓缓的开口说道:“如果这算是其中一个原因的话,那么另外一个原因我猜测应该是数十年前发生的事情了。”

  “你说的是断~交~事`件。”

  陆天星皱了皱眉头,当年教廷想要通过官方派人进驻华夏去宣扬教义,但是后来却无疾而终,华夏从此之后和教廷也没有了任何的关系。

  安琪儿点头说道:“你说得对,不过,并不完全正确,当初教廷进入华夏并没有受到官方的阻止,而是被华夏的武者给阻止了,甚至杀了教廷不少人,十字远征军也死了不少,最终教廷才不得不退出华夏。”

  PS:今天早上十点的高铁,到时候还要去转车,郁闷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