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外面,陆天星毫不在意的甩了甩手臂,嘴角掠过一抹冷笑,杀一个人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蜘蛛今天敢对他露出杀机,难保以后不会来找麻烦,他没有那么多心思跟一个垃圾斗心眼,既然如此,还不如送他上路。

  陆天星微微侧过头,看着抱着自己手臂的白微微,没好气的说道:“微微,现在这个结果你满意吗?”

  “额!姐夫,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啊。还有,姐夫你能不能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慎得慌。姐夫,你就不要生气了嘛!好不好,人家知道错了,你原谅人家这一次吧!”

  白微微脸上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抱着陆天星的胳膊不断的扭动,仿佛一个正在撒娇的小孩子。

  “你现在知道错了?刚才要不是你在旁边煽风点火,会发生这么多事吗?刚才我要是身手差点,今天晚上我们两个是什么后果你不明白吗?”

  陆天星越说越怒,挣脱开白微微的手臂,直接一巴掌狠狠的拍在白微微的翘tun上。

  “姐夫!”

  白微微身子一颤,只觉得一股火辣辣的疼痛传来,心中涌现出一丝异样的感觉,俏脸变得通红,一双眸子带着丝丝~水~光,声音带着一丝丝的颤抖,妩~媚~勾~人。

  陆天星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小姨子居然还有做妖精的潜质,仅仅是一个声音就让他有点把~持`不~住,火焰乱窜了。

  “姐夫,你就别生气了嘛,人家知道错了,你要是不解气,再打我几下,消消气,我保证不反抗。”

  白微微俏脸如火,小屁股微微撅起,对着陆天星,一副只要你不生气,尽管打我的模样,小脸绷得紧紧的,楚楚可怜。

  看到白微微的动作,陆天星当场石化,有种吐血的冲动,他是不是太善良了,表现的太~纯`洁了,以至于让这个小姨子把他当成了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姐夫,你打吧!只要你不生气,随便打,我保证不告诉姐姐。”白微微扭过头看着陆天星,郑重的说道。

  陆天星此刻有种想哭的冲动,不告诉你姐姐,鬼才相信你这句话。

  可是那微微翘起的小~屁~股,再加上穿着牛仔热裤的原因,绷得紧紧的,仿佛一块磁石吸引着他的眼球,让他有点移不开目光,恨不得上手再一次感觉一下那种充满弹性的感觉。

  就在陆天星迟疑着要不要按照白微微说的,再打两下消消气的时候,眼角的余光无意中发现白微微嘴角那一抹一闪而逝的狡黠笑容,头皮一阵发麻,一股凉气从后背升起来。

  “尼玛,我就知道这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差点上了这个小妞的当了。”

  陆天星恍然醒悟过来,他今天要是敢打白微微的屁~股,保证回到家之后,不出三分钟,所有人都会知道他占白微微便宜的事情了。

  “小妞,收起你的小把戏,我不吃这一套。刚才那一巴掌是告诉你,以后没事别挑拨离间,你没有挑拨离间的实力。好了,给我起来,现在回家。”陆天星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义正言辞的说道。

  “姐夫,什么小把戏啊,我怎么听不懂你说什么。”

  白微微眨了眨眼睛,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姐夫,我知道你心里肯定还在生我的气,要不你再打我两下出出气,我闺蜜告诉过我,我的屁~股~很~翘,打起来很有弹~性的。”

  陆天星一脸黑线,尼玛,这是明摆着在诱~惑他,不过,你闺蜜说的没错,的确很有弹性,这一点我赞同。

  看着白微微的目光,陆天星身躯一震,一身正气的说道:“微微,你怎么说话的,我是你姐夫。你看你姐夫是那种趁人之危的小人吗?”

  “嘻嘻,原来姐夫你是正人君子啊,可是,为什么人家感觉姐夫你很色呢!”

  白微微可爱的吐了吐舌头,嘿嘿一笑。

  陆天星满脸悲戚的说道:“诽谤,这是赤果果的诽谤,姐夫会是那种人吗?你难道不知道姐夫的外号吗?美女当前,坐~怀~不~乱,当代柳~下~惠,说的就是我了。”

  “是吗?”

  “当然,你难道从姐夫真诚的脸上看不出来吗?”

  “那我怎么感觉刚才哪个漂亮的女警好像要把姐夫你吃了一样?该不会是姐夫你从前对人家始~乱~终~弃,所以人家才报复你?”

  白微微眨了眨美眸,一脸好奇的看着陆天星。

  “唉,孽缘啊,说起来这就是一场孽缘。”

  陆天星幽幽叹了一口气,拼命的挤出一丝哀伤的表情,叹了一口气说道:“都怪姐夫,是姐夫长得太帅了,以至于让这个女警喜欢上了姐夫,想要姐夫娶她。可姐夫心中只有你姐姐一个人,怎么能为了美~色背叛你姐,所以我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她的追求,或许是因为这样,才让她对我因爱生恨,处处与我做对,唉,都是我太优秀惹的祸,唉,这些都是往事,不说也罢。”

  “姐夫,你的脸皮真厚。姐姐说你是一个流氓,色狼,无赖,肯定是你占了人家的便宜,才被人家追着不放的。”苏雨薇笑嘻嘻的说道。

  陆天星脸色一僵,这该死的女人真是的,怎么啥事都往外说,什么叫做流氓啊,他只不过在安慰受伤的女~性,帮助她们重新塑造对未来的自信,请叫他精神慰藉师。

  “不过,我现在觉得你不是这种人?”

  “那你觉得姐夫是个什么样的人。”

  陆天星很好奇自己在这个便宜小姨子眼中是个什么样的人。

  “姐夫你是一个英雄,一个能给人带来安全感的英雄。”

  白微微想起酒吧中陆天星保护她的画面,斩钉截铁的说道:“如果没有发生酒吧那些事情,在我看来,姐姐或许说的没错,姐夫你就是一个流氓,喜欢占人家便宜……。”

  说到这里,白微微忍不住的俏脸泛起了一丝红晕,陆天星第一次见到她就敢抱着她,还敢吃她的豆腐,甚至打她的屁~股,的的确确就是一个色狼流氓。

  陆天星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这完全是情不自禁,不受控制,见到美女在自己身边扭来扭去的跳舞,有几个男人控制得住。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