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尔德的话音刚刚落下,一个充满了嘲讽的声音立刻就在会议室中响了起来:“呵呵,圣子,你说这么多,有用吗?别说这些对我们没用的废话,这东西我们听得多了,站在道德制高点去制裁别人,对我们没用,我们需要听点实际的东西。”

  听到这番话,霍尔德的目光扫向坐在旁边一个四五十岁左右,穿着一件灰色僧袍的光头男子,脸色变得有些阴沉了起来:“山口弘一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需要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我们教廷的十字远征军,绝对不介意去你们东京走一趟。”

  “哼,圣子,你少拿十字远征军来吓唬我,十字远征军的确可怕,可惜,圣子你调动得了他们吗?”

  身穿灰色僧袍的光头男子山口弘一冷笑着说道:“还有圣子,你别说得那么冠冕堂皇,你这一次来这里不就是为了判官手里的四象戒指吗?谁都知道这四象戒指有多么的神妙,谁能拿到它,说不定就能得到长生不老的力量。”

  “所以说,我们关心的不是判官踩了西方世界还是什么,我们关心的是杀了判官之后,这四象戒指该如何分配,毕竟判官的手上只有一枚戒指,我们这么多人,怎么分,这个才是至关重要的,关乎我们能不能合作成功,还是说,圣子你只是打算让我们当马前卒,去送死,而你坐收渔翁之利?”

  霍尔德在听到山口弘一的话后,脸色刹那变得阴沉了起来,眼底的深处闪过一抹怨毒的杀意,山口弘一的这番话,分明是把他放在了火上烤。

  如果说陆天星手上的四象戒指直接归教廷,那还不如直接和这些人翻脸来的痛快可是,放弃,这也不可能,这一次他主要目的就是冲着四象戒指来的,不拿到四象戒指,他根本无法回去交代。

  周围的人没有一个开口说话,一个个的眼神都注视着霍尔德,等待着他们的回答,对于他们来说,诛杀判官,已经冒着非常大的风险了,如果杀不死判官,或者说得不到什么好处,他们也不会到纽约来冒险。

  但是他们却无法和山口弘一一样去质问霍尔德,毕竟教廷是西方世界的庞然大物,他们还想在西方世界混下去,得罪教廷是一个非常不明智的选择。

  霍尔德能成为教廷圣子,自然不是普通人,短暂的沉默之后,立刻恢复了平静,看着山口弘一说道:“山口弘一先生,既然你已经开口说话了,那不如把你的想法说出来,我想你应该有对策了吧!”

  山口弘一看了一眼霍尔德,毫不客气的说道:“各凭实力去争夺四象戒指,你们都知道判官的手里有四象戒指,但是我想诸位都很清楚判官的实力如何,已经突破到了神话级,换句话说,我们想要活捉判官的话,几乎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我们最好的办法是从判官的女人下手,只要抓住了这个女人,判官肯定会乖乖就范,如果他不肯,我们可以找几个壮汉,和他的老婆上演一个激~情~的画面给他看看。”

  话音落下,山口弘一的脸上流露出一抹阴冷的笑容,似乎为自己这个计划感觉到高兴。

  “哼,肮脏的种族就是肮脏的种族。”

  山口弘一的话音刚落,一个充满讥讽的声音在旁边响起,一个白人大汉从椅子上站起来,直接无视山口弘一那阴冷的目光,语气显得很不客气:“绑架判官的气息,谁去抓,是你山口弘一吗?还是要我们的人,谁不知道判官有多么的可怕,就算我们杀了判官,谁能承受地府佣兵团的报复,如果你想要去抓判官的妻子,山口弘一,你去吗?”

  “约尔,你放肆,莫非以为我不敢杀你不成。”

  山口弘一怒火冲天,浑身上下散发出阴冷的杀意。

  “约尔说的没错,绑架判官的妻子绝对行不通,先不说绑架判官的妻子需要付出什么代价,现在判官的妻子住在比克曼酒店,那里可是天使情报站的地盘,在天使情报站的地盘上抓人,莫非你们想要和天使情报站翻脸不成。”

  听到这番话,在场的所有人都脸色变了变,他们当然知道天使情报站的可怕,虽然天使情报站一直致力于情报,但这才是最可怕的,身为一个家族的族长什么的,谁没有一两个仇人,如果天使情报站把你的一切消息都告诉你的仇人,那你说不定哪天就死了。

  “山口弘一先生,看来你的办法行不通啊。”霍尔德在旁边冷笑着说道。

  山口弘一脸上闪过一抹难看之色,寒声说道:“我的办法行不通,那不知道圣子你有什么好办法没有。”

  “我的办法当然比你高级了。”

  霍尔德讥讽的扫了一眼山口弘一,淡淡的说道:“我想在座的各位都十分清楚判官的实力有多么的可怕,如果我们贸然行动,打草惊蛇,如果杀不死判官的话,我想在座的各位应该都清楚接下来要迎接的会是什么,如果没有完全的准备,我们很难杀死他的。”

  “圣子,你未免把他看的太高的,一个区区神话初期而已。”山口弘一嘲讽道。

  “山口弘一,我要是记得没错的话,你们山口家族前段时间派去华夏的人,貌似在前两天全部被灭掉了,你觉得这是一个神话级初期做的出来的吗?”

  霍尔德满脸嘲笑的看了一眼山口弘一,再次说道:“如果你们当中有人觉得我说错了,或者不赞同我的说法的,可以现在选择离开,但是,一旦离开就代表着你出局,在我们出手之前,你们任何人不得打草惊蛇,不然就是和我们所有人为敌,山口弘一,你决定离开吗?”

  “哼。”

  面对霍尔德的嘲讽,山口弘一脸色难看的冷哼一声,却没有选择离开,他这一次到纽约来,就是带着死命令的,带回四象戒指回日本。

  坐在周围的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最终没有一个人站起来离开,他们都是人精,虽然霍尔德说过,他们不参与可以选择离开,但谁都知道,离开的下场绝对是必死无疑,毕竟有句话说得好,死人才能保守秘密,如果消息透露给判官,那他们说不定就功亏一篑了,没有谁能承受得起地府佣兵团的疯狂报复。(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