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周围的反应,霍尔德嘴角勾勒出一抹微笑,再次开口说道:“各位,看来我们的目标都是很一致,那我就不多说了,想要对付判官,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击必杀,绝对不能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所以我们必须全力以赴,不然的话,迎接我们的就是地府佣兵团那疯狂的报复。”

  “圣子,你说该怎么办。”

  “等,等一个合适的机会,现在是敌在明,我们在暗,这里又是纽约,用华夏人的话来说,我们可以说是占据着天时地利人和,这对我们来说非常的有利,但是有利不代表我们拥有百分之百的成功率,而且,判官能在西方世界纵横这么多年不死,很显然不是一个蠢货,既然他敢肆无忌惮的跑道纽约来,那肯定拥有绝对的把握来应对我们,不然他不会来纽约,更加不会没有任何隐藏的把自己暴露在我们的刀锋之下。”

  霍尔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中闪烁着一道精芒::“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贸然出手,这对我们没有任何的好处,万一被判官跑掉,对于我们来说将是一个极大的隐患,更重要的是地府佣兵团的人就是一群疯子,不杀光他们,我们将寝食难安,所以,我们除了要指定一个完美的计划,然后等待时机,等待判官把地府佣兵团的人全部召集了,我们再动手,这样就能永绝后患。”

  “圣子,你怎么知道判官就一定会召集地府佣兵团的人,如果他不召集呢!”

  霍尔德脸上流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傲然说道:“判官一定会召集地府佣兵团的人的,因为他怕死,而且,极有可能是召集地府佣兵团的十大首领,只要这些人出现,杀了他们,那地府佣兵团剩下的人就不足为惧。”

  “圣子,你说得对,不过,杀了判官四象戒指如何分配。”

  “当然是各凭本事了。”

  霍尔德淡淡的说道:“你们都知道,在这个世界强者为尊,杀了庞团,那我们就各凭本事,谁拿得到就是谁的,但是,别怪我没有事先提醒你们,如果谁在敢半路内斗,那就是和我们所有人为敌,杀无赦。”

  说到最后,霍尔德的声音当中已经带着一丝摄人的杀意。

  “圣子,你说的这些我都赞同,没本事就别进来抢什么四象戒指,杀了判官,四象戒指各凭本事。”一个身高两米,浑身的肌肉宛如岩石一般的黑人男子开口说道。

  他是西方世界地狱鬼佣兵团的团长黑鬼,地狱鬼佣兵团是西方地下世界的老牌势力,势力很强。

  有了黑鬼的带头,所有人都是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对于他们来说,四象戒指才是重中之重,谁能得到四象戒指,说不定就能得到长生不死的力量,对于他们来说,财富只是一堆数字,永生才是追求的极致。

  “黑鬼说的没错,我没有异议。”

  “我同意。”

  “我也同意。”

  “赞同。”

  很快,所有人都达成了共识。

  霍尔德看着周围的反应,面带微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来商量一下如何对付判官,这里我们需要最明确的分工合作才行,山口先生,你有什么想法。”

  “我没什么想法,何况,圣子你已经有自己的想法了,有何必再来问我。”山口弘一语气波澜不惊的说道,脸色平静,让人根本不清楚他的内心之中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

  看到山口弘一的模样,霍尔德冷笑一声,嘴角勾勒出一抹畅快的笑容,仿佛看到了陆天星像是一条狗一样,跪在自己面前祈求自己一样。

  “判官,敢和我抢女人,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霍尔德眼中爆射出一缕惊人的杀意……。

  ……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眨眼之间华灯初上,整个纽约都开始变得灯火辉煌了起来,七色霓虹灯开始闪烁起来,整个城市也开始变得热闹喧嚣起来。

  今天的珠宝展上,可以说白氏珠宝公司是当中最耀眼的明星,独占鳌头,一尊齐天大圣孙悟空的翡翠雕刻让它成功的进入了所有人的眼帘当中,在推特和油管上更是爆火了起来,成为了无数人追捧的公司之一。

  甚至到了下午,珠宝展快要结束的时候,依旧有不少的游客从四面八方赶过来,想要见识一下在微博和论坛上传的火热,史上最传神的孙悟空,甚至一些不差钱的土豪,硬生生的将这尊用并不名贵的珠宝雕刻出来的孙悟空抬到了一个天价。

  不过,这些人的竞价统统被白芷晴给拒绝了,这尊齐天大圣孙悟空的翡翠雕刻在展览之后,还是要回到比白氏集团的,毕竟,白氏珠宝公司是依靠着这尊翡翠雕刻才打响名气的,如果没有了这尊翡翠雕刻,白氏珠宝公司又会沦为三流珠宝公司了,买椟还珠的事情,白芷晴还没有那么傻。

  “终于结束了,差点把人给累死,这群老外也太疯狂了,比超市打折的时候还要可怕。”

  马路上,陆天星开着车,发出一声感慨,她这一天就没有离开过珠宝展厅,就连中午饭都在展厅内吃的。

  这对于陆天星来说,简直就是一种煎熬,尤其是周围那群疯狂无比的老外,更是让他有种惊悚的感觉,丝毫不亚于超市大减价那种疯狂场面,而且,他还要全神贯注的注意着周围一举一动,防止有什么不怀好意的人接近白芷晴,毕竟,白芷晴的脑袋上现在还挂着好十亿美金的悬赏,财帛动人心,难保有不怕死的人。

  坐在副驾驶座上,满脸疲惫之色的白芷晴在听到陆天星的这番感慨之后,一双美眸不由的白了陆天星一眼,没好气的说道:“陆天星,你觉得你说这话的时候,你的良心过得去吗?要说今天最闲的人到底是谁,那这个人绝对是非你莫属。”

  “老婆,你这是污蔑,赤果果的污蔑。”

  陆天星听到这番话,不乐意的说道:“老婆,你知道今天我有多累吗?这场珠宝展有多少人,我必须要注意每一个人,注意到他们有没有心怀不轨,故意占你便宜什么的,我还要注意有没有人偷东西,更要注意周围有没有人想要对你不利,你知道我今天有多累吗?差点整个人都要崩溃了,这就是心灵上的累,精神上的累,所以,老婆你必须向我道歉,因为你在污蔑一个诚实努力,向上奋进的员工……。”

  陆天星义正言辞的反驳这,脸上带着悲戚的神色,仿佛真的和他说的那样,他今天很忙,很累。(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