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吗?”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芷晴翻了翻白眼,一脸鄙夷的说道:“那你这位诚实努力的好员工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看你的时候,你的目光大多数都是落在那些女人的大腿上,胸~部,难道这就是你的努力,奋斗?”

  感受到白芷晴充满鄙视的目光,陆天星的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一本正经的说道:“老婆,你误会了,我这完全是在观察对方有没有携带武器,你也知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而女人说不定就把武器藏在这个地方,毕竟,这个地方男人有时候并不会观察仔细。”

  “是吗?但愿如此。”

  白芷晴扫了陆天星一眼,没有在这件事情多做什么追究,而是斜靠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轻轻的闭上了眼睛,今天她实在是有点累坏了,齐天大圣孙悟空这尊翡翠雕刻在纽约的火爆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

  伴随而来的就是蜂拥而至的游客和各种想要请白氏珠宝公司雕刻翡翠的人,这一天下来,她几乎连喝水的机会都没有,完完全全是忙碌了一整天。

  忙起来的时候没感觉到什么,但是现在一松懈下来,白芷晴有一种全身都要散架了感觉,再也不想动一下,只想好好的睡觉。

  陆天星看了一眼满脸疲惫的白芷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没有再说话,只是慢慢的放缓了车速,好让车子更加平缓的前进。

  原本半个小时的路程,硬生生被陆天星开到了一个小时。

  将车稳稳的停在比克曼酒店的大门口上,陆天星将手中的车钥匙递给旁边的泊车小童之后,转到副驾驶的位置,看了一眼在熟睡的白芷晴,伸出手,一只手抱住了白芷晴的双腿,一手抱住了白芷晴的后背,将白芷晴整个人从车上抱了下来,朝着楼上走去。

  回到酒店房间,将白芷晴轻轻的放在床上,盖上了一层毛毯,陆天星刚刚走出卧室,就听见放在口袋中的手机突然传来一阵悠扬的手机铃声。

  陆天星微微一愣,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之后,没有任何的迟疑的接通的电话:“安琪儿,怎么突然打电话给我了。”

  “怎么,我打电话给你,你不乐意吗?”

  电话中很快传来了安琪儿那幽怨的声音。

  “愿意,怎么不愿意了。”

  陆天星笑了笑说道;“有什么事情吗?”

  “约翰逊死了。”

  安琪儿的声音再次传来。

  陆天星一愣:“死了?”

  “恩,就在昨天晚上,约翰逊住的别墅突然发生大火,约翰逊也烧死在了里面。”

  安琪儿的声音很轻,对于约翰逊的死没有任何的在意。

  “死了就死了,一个废物而已。”

  陆天星对于约翰逊的死没有任何的奇怪,更没有任何的怜悯,在约翰逊骂他是黄皮猴子开始,约翰逊的下场早已注定了。

  “安琪儿,你打电话来,该不会是特地打算跟我说这件事情的吧!”

  “当然不是了,我是想要告诉你,如果你想要离开纽约的话,这两天是最后的机会。”

  安琪儿的声音变得非常的凝重起来,语气中充满了担忧之色。

  知道的越多,你就越害怕,伴随着天使情报站调查到的消息不断传来,安琪儿心中就涌现出更多的担忧,因为这一次想要杀死陆天星太多了,而且,每一个人都势力庞大,如果说这些人单打独斗还好,但是如果联合了起来,哪怕是陆天星和天使情报站也挡不住。

  听到安琪儿的话,陆天星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而是轻笑着说道:“安琪儿,看来你已经知道了什么,告诉我吧!”

  “判官,你……。”

  安琪儿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陆天星给打断了道:”安琪儿,你不用说了,如果说是以前,我绝对会带着芷晴毫不迟疑的转身就走,但是这一次,不管有多么的危险,我都要闯一闯,因为这一次我不可能后退。告诉我,这一次有多少人想要对付我。”

  “唉……!”

  听到陆天星坚决的话,安琪儿知道自己的劝说彻底失败了,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们今天调查到山口弘一,杰尔维夫家族的族长约尔,地狱鬼佣兵团的团长黑鬼,教廷的人全部都聚集在了曼哈顿大街一栋大厦中,看样子是在商议着什么,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极有可能是打算联合起来对你动手……。”

  安琪儿没有任何的隐瞒,将自己调查到的东西,全部告诉了陆天星。

  陆天星没有立刻开口,而是转身坐到了沙发上,从口袋中摸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上,缓缓的吐出一个烟圈,语气波澜不惊的问道:“安琪儿,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动手吗?”

  “不清楚,但是他们现在不动手,极有可能是想要将你和地府佣兵团一网打尽,所以,他们暂时不会动手,应该是在等待机会,等待你把地府佣兵团的人全部召集了,才会出手,这样不仅可以杀了你,还可以彻底灭掉地府佣兵团的中坚力量,一劳永逸。”

  安琪儿眼中闪烁着光芒,重重的说道:“判官,这些都是我暂时能调查到的,毕竟这一次的势力太强了,短时间内想要调查出他们的安排,几乎不可能,另外,判官,我希望你最好离开纽约,因为这一次我恐怕没有办法帮你了,因为摩根家族的竞争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我根本没有办法脱身,对不起,判官。”

  听到安琪儿充满歉意的声音,陆天星轻笑着说道:“安琪儿,你已经替我做的够多了,区区这些蝼蚁还没有办法把我一网打尽的,想要灭掉我,那也看看他们的牙口好不好,再说了,我的底牌可不止这一张,当务之急,我需要你帮我调查一下圣山和寂灭到底有没有出现在纽约。”

  教廷和山口家族的势力虽然很庞大,但陆天星同样不惧,真正让陆天星最为忌惮的就是圣山和第一杀手寂灭,一个是西方神秘到极点的组织,而另外一个却是世界公认的第一杀手,这一人一势力才是最可怕的。(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