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官,你猜的没错,当年四大家族举全族之力攻打的就是这个炼气士的坟墓。 ”

  安琪儿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我调查到的就是这个消息,但是却始终无法知道在攻打当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更重要的是那些好不容易逃回来的四大家族的人全部在最短的时间内就死了,就仿佛中了什么诅咒一样,甚至连他们的家人都无法幸免,接二连三的死亡。”

  安琪儿眼中流露出一丝惊悚的神色,沉声说道:“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四大家族才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最终消失的无影无踪,而那些知道这座坟墓内情的人也消失的无影无踪,所有的一切,就仿佛被一双看不见的大手从这个世界上全部抹掉了一样。”

  陆天星听着安琪儿的话,脸上流露出一丝震惊的神色,当年的华夏四大家族可以说占据着华夏的半壁江山,势力之庞大,难以翔翔,说句不好听的,那时候四大家族打个喷嚏,华夏都要抖上三抖。

  更重要的是,四大家族当中的高手无数,神话级后期的顶峰强者都有不少,甚至传言还拥有陆地神仙这类无敌的强者,可是最终在攻打这座先秦炼气士坟墓的时候,功亏一篑,死伤殆尽,甚至连家人都要背负诅咒,可想而知,这座先秦炼气士大墓,到底有多么的可怕。

  “安琪儿,关于四大家族攻打这座坟墓发生的事情暂时先放弃,不要在调查,等有时间,我会亲自去炎黄组一趟,去询问一下司马凌云的师傅姬行云,相信他会知道这些。”

  陆天星郑重叮嘱安琪儿一声,转移话题道:“除了这些之外,你有没有调查到其他的两枚四象戒指的下落。”

  “调查不到。”

  安琪儿摇了摇头,道:“虽然暂时调查不到它们的下落,但是我可以肯定,剩下的这两枚四象戒指,绝对是在某一个人,或者是某一个势力的手上,因为在调查中,我发现剩下的两枚四象戒指一度换过好几个主人。”

  “但是无独有偶,拥有这两枚四象戒指的人全部都意外身亡了,其中最后一任拥有者四象戒指的人传闻被一名强者给灭门了,全族被杀的干干净净,更重要的是,这两枚四象戒指的拥有者的死亡时候流露出的恐惧表情都一模一样,就仿佛看见了极为可怕的事情一样,极有可能是一伙人动的手。”

  安琪儿说到这里,停顿了片刻,这才继续开口说道:“所以,我怀疑在暗中,还有一股看不见的势力在收集四象戒指,甚至对于四象戒指的传说深信不疑,才会这么不遗余力的收集它们,说不定这个势力就是当年四大家族当中的一个。”

  陆天星听到安琪儿的话,略微思索了一下,道:“安琪儿,你说杀死这些人是不是天神?而天神会不会就是这四大家族当中,其中一个家族的人?这样也能解释得了天神为什么要不遗余力的收集四象戒指了,也只有四大家族的人才知道先秦炼气士坟墓的传说不是假的,也只有他们才会不顾一切的想要收集四象戒指。”

  “判官,你的猜测很有道理。”

  安琪儿点了点头,说道:“等我彻底掌握摩根家族之后,我会让摩根家族的情报组联合天使情报站,一起去调查关于这件事情的,而且,就算天神不是四大家族的人,但势力也绝对不容小觑,在华夏极有可能是数一数二的顶尖家族。”

  “恩,你自己小心一点,还有,如果摩根家族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告诉我一声,我来替你处理它们。”

  “我会注意的,你自己也千万要小心一点,打不过千万记得要跑,至于芷晴,只要她回到比克曼酒店,我保证没有一个人敢动她。”安琪儿轻声说道。

  “安琪儿,你对我有点信心好不好,你难道不认为我会把这群蝼蚁一个个的全部杀了吗?”

  “我当然对你有信心,但是我知道这一次你想要做到,很难。”安琪儿没有任何犹豫的开口说道。

  换做以前,她百分之百相信陆天星能做到,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将这些人全部杀光,但是现在,她同样相信陆天星能做到,但是她又知道陆天星做不到。

  从前,陆天星了无牵挂,杀了这些人之后,就算这些人以后来找他的麻烦,他也完全可以躲起来,让这些人找不到他。

  但是陆天星现在不同,他已经不是一个人,身边已经有妻子,有亲人,杀了山口家族的人或许无所谓,因为这些人已经彻底得罪了,不在乎这一次。

  但是教廷则不同,霍尔德是教廷的圣子,如果陆天星杀了霍尔德,那就相当于是和教廷结下了死仇,教廷虽然一直龟缩在梵蒂冈,和黑暗议会对抗着,但教廷的实力绝对不容小看,而且,传闻教廷的教皇更是半只脚踏进了陆地神仙的境界,那就是无敌的象征了。

  陆天星要是敢这么做,绝对会和教廷不死不休,对陆天星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

  “安琪儿,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是他都已经欺负到我头上来了,还想要撬我墙角了,如果我这时候还龟缩着,那就真的不是一个男人了,这一次你就好好看着吧!看看我如何把这群魑魅魍魉给撕成碎片。”

  话音落下,陆天星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冰冷嗜血的笑容,这些人不是想要杀他吗?那就别怪他心狠手辣了,他沉寂了一年多了,现在什么人都敢来找他的麻烦了,既然如此,他就重新让所有人认识一下他,认识一下,他为什么叫做判官。

  听到陆天星的话,安琪儿脸色一变,心头猛然颤抖了起来,她在陆天星的话语中嗅到了浓浓杀意,她仿佛看见了纽约上空弥漫的血红色云层了,那是鲜血凝聚而成的。

  “判官,还是那句话,小心为上,千万不要冒险,我还想等着你娶我呢!”

  “放心好了,等解决掉这件事情,我一定好好犒劳犒劳你,到时候你可要洗~白~白等我哦。”陆天星嘿嘿笑道。

  “哼,怕你不成,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