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安琪儿聊了几句,陆天星挂断了和安琪儿的电话,刚想把手机放进口袋,悠扬的手机铃声再次响了起来。

  陆天星没有迟疑的再次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立刻接通的电话:“小蜜蜂。”

  “老大,你的电话终于打通了,你该不会是背着嫂子在和某个女人谈情说爱吧!我说老大,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怎么能这么做呢!你对得起嫂子吗?你已经结婚了,你懂吗?而且,这些都是烂桃花,怎么配不上你的身份,你刚才和哪个小妞在聊天,告诉我名字怎么样?”

  小蜜蜂那充满吐槽和猥琐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怎么你想要?”

  “当然想要了,我要求警告她,以后离老大你远一点,不能让老大你犯错误。”小蜜蜂义正言辞的说道。

  陆天星听到这话,脸上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慢条斯理的说道:“是吗?刚才和我通电话的是安琪儿,你去找她说教说教,电话号码我就不告诉你了,你知道她的号码的吗?”

  “握草!”

  听到陆天星的话,小蜜蜂忍不住的爆了一句粗口,身子使劲的颤抖了两下,显然是对安琪儿畏惧到了极点了。

  他当然畏惧安琪儿了,安琪儿那可是一个情报头子,你要是得罪她,那简直是吃不了兜着走,以后你每一天去了多少次厕所,干了这些什么恐怕都会被天使情报站的调查到,他可不想每天泡妞,和小妞做喜闻乐见的事情的时候,会有看不见的一双眼睛在暗处盯着你的一举一动。

  一想到这些,小蜜蜂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额,老大,我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我怎么是那种人呢!老大,你和谁聊电话都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的。”

  “是吗?你刚才不是说要去和安琪儿说教说教吗?还说她是烂桃花,我可听得清清楚楚的,你要是不敢打,要不要我打个电话通知一下安琪儿,正好这时候她还没睡。”

  “别,千万别,老大,不,大哥,你是我亲哥,你千万不要这么做,我还想活的更久一点……。”小蜜蜂哭丧着脸说道。

  听到小蜜蜂的求饶,陆天星摇了摇头,也没有在这件事情多做纠缠,开口道:“好了,小蜜蜂,不跟你开玩笑了,小蜜蜂,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小蜜蜂听到陆天星的话,当即开口说道:“老大,老六他们已经全部到纽约了,接下来要怎么安排,要不要我们率先出手,先灭了他们。”

  话音未落,小蜜蜂的眼中闪过一抹嗜血的杀意。

  “不着急,如今敌在暗,我们在明,贸然动手,只会暴露我们的底牌,这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先按兵不动,等待我的命令,不出意外的话,他们想要动手,应该是确切知道你们全部来到纽约的消息后,才会动手,不出意外,等到珠宝展结束,一定会动手。”

  陆天星缓缓的吐出一口气,脸上带着掩盖不住的凝重之色,从口袋中摸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上,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小蜜蜂,你替我转告兄弟们一声,这一次是一场硬仗,说不定连我都没有办法全身而退,而他们极有可能一辈子留在纽约,再也回不去了,你替我转告他们,如果他们有人想要退出的话,尽管离开,如果有人要走,你替我给他们一笔钱,让他们幸幸福福的过完下辈子,毕竟他们是我们的兄弟,你明白吗?”

  “老大,你……。”

  没有等小蜜蜂把话说出来,陆天星就已经打断了小蜜蜂的话,道:“小蜜蜂,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我想告诉你,是人都会怕死,不管如何,我都不能拿兄弟们的命开玩笑,如果他们想要离开,你就让他们走,不许为难他们,否则,别怪我陆天星不认你这个兄弟。”

  “我知道了,老大,我会和他们说明的。”

  小蜜蜂最终点了点头,他知道这一次恐怕是九死一生,不然,陆天星不会这么说。

  “小蜜蜂谢谢你了。”

  陆天星缓缓的吐出一口浓烟:“小蜜蜂,另外给我准备好一架直升飞机,一旦我抵挡不住,你们护送芷晴离开纽约,不要回比克曼酒店,你明白吗?”

  “我明白。”

  小蜜蜂没有任何犹豫的点了点头,随后迟疑了一下说道:“老大,为什么不能回比克曼酒店,难道说天使情报站也有人想要对你不利?”

  “天使情报站没有,但是,难保不会有人铤而走险,会对芷晴下手,天使情报站的威慑力很大,但不代表所有人都怕它,你明白吗?”

  陆天星开口解释,却没有告诉小蜜蜂真正的原因,倒不是说他不信任安琪儿,而是不相信摩根家族的人,安琪儿是摩根家族的人,如果让摩根家族其他人知道,判官的女人隐藏在比克曼酒店,恐怕会在第一时间将安琪儿控制住了,逼迫安琪儿交出白芷晴。

  毕竟安琪儿是比克曼酒店的主人,这一点他相信摩根家族的人绝对做得出来,在绝对的利益面前,家族的亲情完全可以抛弃的。

  何况,他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让安琪儿陷入两难的境地当中。

  “我明白了,我会安排下去的,我保证没有一个人能够伤害到嫂子一根头发的。”小蜜蜂郑重的说道。

  听到小蜜蜂的话,陆天星心中长长松了一口气,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白芷晴的安危,现在的她不仅要面对四面八方围拢过来的敌人,还要分心保护白芷晴,让他有一种有心无力的感觉,毕竟,这一次的敌人不是曾经的那些小喽喽,而是一群真正的勐虎,稍有不慎,他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小蜜蜂,圣山和寂灭的消息查到了没有。”

  “老大,对不起,我监控整个纽约的交通网络,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

  小蜜蜂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无奈之色,圣山是整个西方世界最神秘的组织,他们了解不到一丁点关于圣山的消息,唯一能知道的就是圣山的势力非常强大。

  至于寂灭,则完完全全就是一个独行者,没有任何人见过他的真面目,更没有人知道他是男是女,实力有多可怕,唯一知道的就是寂灭每一次出手,一定会死人。(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