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小蜜蜂的话,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没事,查不到就查不到,圣山和寂灭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调查他们,最终还不是无疾而终,我们调查不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一个圣山而已,神秘又不代表他无敌,你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其他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

  “好,老大你自己小心一点,最近一段时间,我会入侵纽约交通系统,密切关注周围的一举一动。”

  “行,你也小心一点,一旦发现不对,立刻撤离。”

  “我知道,说到逃跑,还没有几个比得过我,他们奈何不了我的。”

  挂断了和小蜜蜂的电话之后,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随手将手机扔在了沙发上,伸展了一下懒腰,从沙发上站起来,转身准备走进卧室。

  刚刚转过身,陆天星就看见白芷晴穿着一身睡衣,俏生生的站在卧室门口,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陆天星。

  陆天星看到白芷晴后,神色微微一愣,很快回过神来,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走到白芷晴的身边,直接将白芷晴抱在了怀里,一脸温柔的看着她:“老婆,你怎么醒了,怎么不多睡会,是不是我刚才吵到你了?”

  “没有。”

  白芷晴轻轻的摇了摇头,轻声问道:“陆天星,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好看。”

  听到白芷晴的话,陆天星一愣,旋即笑着说道:“老婆,你想太多了,是不是最近太累了,你都开始胡思乱想了。”

  “陆天星,你在骗我。”

  白芷晴目光烁烁的看着陆天星,道:“刚才你和小蜜蜂说的话,我全部听在耳朵里,我们是夫妻,夫妻一体,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告诉我,我不想像个傻瓜一样一无所知,更不想拖累你,成为你的累赘,你明白吗?陆天星。”

  说到最后,白芷晴的声音已经提高了好几度,带着一丝愤怒在其中,她不希望陆天星骗自己,因为她是陆天星的妻子,夫妻一体,她希望和陆天星共患难,而不是看着陆天星一个人去承受这些。

  陆天星感受到白芷晴的目光,默默的注视着那张倾国倾城的俏脸,抬起手,轻轻的在白芷晴的脸颊上划过,似乎想要抚平她的愤怒一样:“老婆,真的没什么事情,你怎么可能是我的累赘呢!你可是我的宝贝,一辈子的宝贝。”

  “陆天星……。”

  “老婆,你难道对你的男人这么没有信心吗?你什么时候看见我吃过亏。”

  白芷晴没有开口,而是一脸认真的看着陆天星,沉声说道:“陆天星,你不告诉我,没有关系,但是我希望你答应我,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自己,绝对不能有任何的意外,如果你有什么事情,等以后孩子出生,我就告诉他,他的父亲是一个不负责任的混蛋,是一个臭流氓……。”

  白芷晴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陆天星一脸激动的给打断了:“老婆,你……你说什么,孩子?你怀孕了?”

  看着陆天星那激动的模样,白芷晴脸上闪过一抹黯然之色,轻轻的挣脱陆天星的怀抱,摇了摇说道:“没有,我刚才只是在跟你开玩笑的。”

  说着,白芷晴不再理会陆天星那失落的眼神,转身朝着卧室内走去,刚刚走到床边,白芷晴陡然转过身,眼神带着一丝化不开的如~水~妩~媚,用一种男人无法拒绝的声音说道:“呆子,你还楞在哪里干什么,我虽然没有怀孕,你难道不知道抓紧时间让这个愿望实现吗?”

  看着白芷晴那宛如妖精一般的模样,陆天星陡然回过神来,只感觉心中一团火焰控制不住的冒了出来,小~兄~弟也不甘寂寞的吹起了进攻的号角。

  陆天星一句话也没有说,直接将卧室的门给关上了,没有任何犹豫的扑向白芷晴……。

  很快,整个房间的温度就升高了,一种让人浑身血液燃烧的声音在房间回荡起来。

  ……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时间总会在你不知不觉间和擦肩而过,为期五天的珠宝展终于驶进行到了最后一天。

  这几天的时间,整个纽约可以说都是风平浪静,没有任何的波澜掀起,平静的不能在平静,但是一些有消息渠道的人都知道,表面上的风平浪静,不代表真正的风平浪静,这一切只不过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罢了。

  虽然以霍尔德,山口弘一为首的这些人并没有在暗中伏击过他,甚至暗杀他,但是陆天星却丝毫不敢有任何的松懈,他心中很清楚,霍尔德和山口弘一等人不对他出手,并不是因为怕他,而是无法确定地府佣兵团的人来了没有,一旦确定这个,霍尔德等人就一定会出手,而且一旦出手,那就说明这些人拥有百分之百杀了他的把握,而不是试探。

  虽然知道这些,陆天星并没有任何的恐惧,霍尔德等人有准备,他同样有准备,这一次他不仅要突破到神话级中期,更要将所有想要算计他的人一网打尽,重新让整个西方地下世界重新认识一下,什么叫做判官,什么叫做地府佣兵团。

  这几天的时间,白芷晴依旧一如既往的每天前往珠宝展,由于头一天的火爆,白氏珠宝公司可以说是一炮而红,瞬间成为了美国珠宝界的一颗耀眼的新星,齐天大圣孙悟空的翡翠雕刻吸引着无数外国游人前来观看,带动了不少有关于华夏古典神话的产业。

  尤其是在华夏,白氏集团更是在短时间内成为了众人所知道的一家公司,白芷晴更是被誉为华夏最美商业女神。

  至于陆天星则完全没有任何的消息出现在报纸上,甚至连白芷晴结婚的消息都没有出现在报纸上。

  这倒不是白芷晴不愿意让别人知道她已经结婚了,而是陆天星主动要求的,他并不想暴露在别人的目光下,更不想自己的生活时时刻刻被人看着,甚至去医院看个病,去打个网球,吃个饭,身边都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要不是白芷晴的身份早就被魔都的人熟知,甚至连白芷晴也不愿意出现在公众的视线当中。(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