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太阳缓缓的落下,珠宝展终于落下了帷幕,展厅当中其他的珠宝公司纷纷的松了一口气,终于结束了,这几天来,对于大公司来说,或许病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底蕴摆在哪里,短时间谁也无法撼动。

  但是对于他们这些不大不小的公司来说,这几天的时间简直就是一个噩梦,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来询问他们能不能雕刻出像白氏珠宝公司一样的齐天大圣孙悟空的翡翠雕像,当他们回答说不能的时候,直接迎接就是一顿白眼,说什么,不能雕刻这种翡翠雕像,一看就是没实力的珠宝公司,我们走。

  这一番话,几乎让他们气的吐血,恨不得值得那些人鼻子破口大骂,尼玛的,谁告诉你,珠宝公司的实力依靠的是雕刻技术得,不知道这年头有电脑雕刻吗?就算有,你们这群穷逼买得起吗?没看到那尊孙悟空已经飙升到一亿美元了吗?

  而就在珠宝展逐渐落下帷幕的时候,在曼哈顿区的一栋大厦当中,教廷圣子霍尔德欧文并没有和往常几天一样出现在白芷晴的身边,而是回到了前几天召开会议的地方。

  此刻原本庞大的会议室却变得空荡荡了起来,只剩下山口弘一,霍尔德欧文以及杰尔维夫家族的族长约尔,地狱鬼佣兵团的团长黑鬼等有数的几个势力。

  此时此刻,这些人的脸上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丝难以掩盖的疯狂和凝重之色,因为今天他们就要对曾经西方世界最强者之一的判官动手,彻底将他诛杀在纽约街头。

  “霍尔德,这一次你将我们全部召集过来,是不是打算动手了,五天了,如果你这一次还不选择动手的话,那我们就只好自己行动了。”山口弘一最先打破了会议室的安静,开口说道。

  地狱鬼佣兵团的团长黑鬼也开始说道:“山口先生说的没错,拖得越久对我们越不利,这几天,我已经感觉到天使情报站的人正在调查我们,如果让判官知道我们的位置,肯定会杀上门来,这对我们极为不利。”

  “动手,我们当然要动手了,而且,就在今天,我要让判官活不过今天晚上。”

  霍尔德欧文的语气充满了杀意和阴冷,这几天的时间,他虽然没有安排人去对付陆天星,但是每当白芷晴出现在珠宝展的时候,他总是会出现在白芷晴的身边,想要博的白芷晴的一丝好感。

  但是每一次都让陆天星给破坏了,而白芷晴也一直将他当成空气,这让他心中充满了愤怒和杀意,暗暗发誓,一定要让白芷晴跪在自己的面前求自己。

  “不过,在动手之前,我想要告诉你们,判官的实力很强,而且,地府佣兵团的几大首领也应该来到纽约了,他们的疯狂就不需要我多说了,所以我们必须要有足够的人拖住判官的援军,这样才有足够的我们时间击杀判官,我想你们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当然,我们地狱鬼佣兵团会派出一名神话级异能者,五名天级异能者,二十名地级异能者。”地狱鬼佣兵团黑鬼最先开口说道。

  “我们杰尔维夫家族的族长会派出一名神话级异能者,五名天级异能者,二十名地级异能者。”约尔也忍不住的开口说道。

  “我会派出一名神忍,五名天忍,三十名地忍拖住他们。”

  山口弘一也开始表态,没有任何的犹豫,因为他们很清楚,想要诛杀判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最低也要拖住判官的援军,毕竟没有人会傻到认为判官只会是孤身一人。

  而对于一个人来说,高估你的对手,远远比低估你的对手要好,高估对手,或许你不会死,但低估你的对手,你就必死无疑。

  说完这番话,山口弘一又将目光落在霍尔德的身上,一脸淡漠的说道:“圣子,我们已经表态了,难不成要我们的人做炮灰,你好坐收渔翁之利?”

  霍尔德没有理会山口弘一的话,淡淡的开口说道:“我会派出三十名十字远征军,他们会联合你们拖住判官的援军。”

  “吸!”

  听到霍尔德的话,所有人都忍不住的吸了一口凉气,他们怎么没有想到霍尔德为了诛杀陆天星,下了这么大的血本,十字远征军可以说是教廷最精锐的队伍,每一个人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精锐,实力虽然并不强,只是天级境界而已,甚至没有神话级的力量。

  但是却没有人敢小看十字远征军,因为十字远征军就是一群彻头彻尾,而且身经百战的疯子,一群永远不知道痛苦,不知道后退和害怕的死士,哪怕是死,他们也会死在冲锋的道路上,这就是一群完完全全的疯子。

  更可怕的是,十字远征军十分擅长合击,哪怕是神话级境界在他们的手上也未必讨的到好。

  “圣子果然大气。”

  山口弘一看了一眼霍尔德,淡淡的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按照我们之前商量的计划开始行动,我们会封锁判官回到比克曼酒店的一条必经之路,上面的人我已经疏通过,保证没有任何人来打扰我们狩猎,但是,我们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如果一个小时杀不死判官,纽约的超人战队就会赶过来,到时候我们就会功亏一篑。”

  霍尔德冷笑着说道:“一个小时,山口弘一,你太高看判官了,只要那群炮灰拖住判官的援军,诛杀判官不过是瞬息之间的事情而已,但是,有句话我必须要说明,白芷晴绝对不能死,如果你们有人敢杀了白芷晴,我保证会宰了他,尤其是你山口弘一先生,我知道你和判官之间的恩怨,但是我希望你不要自悟,山口家族,教廷还是灭得了的。”

  听到霍尔德的话,山口弘一脸色一冷,语气变得有些森然了起来:“哼,圣子,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教廷圣子貌似不允许结婚,如果堂堂教廷圣子这几天居然围着一个女人团团转,像条狗一样,你说这个消息要是传到教廷去,会怎么样。”(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