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白芷晴的话,在看到那倔强的眼神,陆天星的身子一颤,只觉得一道暖流从心中涌现出来,让他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老婆,你快走,你还没有看明白吗?我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我挡不住他们,你快点走,贪狼,破军,你们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帮我把你嫂子拉走,快点,我以地府佣兵团的团长的身份命令你们,立刻带着芷晴离开。”

  “我不,我死也不走,陆天星,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走的,如果你让我走,我现在就死在你的面前。”

  白芷晴那双眸子中充斥着决心,俏脸绷得紧紧的,带着不容置疑的神色。

  “老婆……。”

  “陆天星,你给我闭嘴,如果你当我是你的妻子,那就让我陪着你,无论生死,与君同行。”

  听到白芷晴的话后,陆天星浑身上下一震,几次张了张嘴想要再说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因为他在白芷晴的眸子之中看到了执着,他知道,自己无论怎么说,或许白芷晴都不会走。

  “破军,贪狼,你们立刻离开。”

  “老大,很遗憾,郑重宣布一下,我们现在不是地府佣兵团的人了。”

  破军目光烁烁的看着陆天星,缓缓的将脸上的面具摘下来,一脸平静的说道:“老大,你刚才说过,你用地府佣兵团团长的身份来命令我们离开,但是现在很遗憾,我们宣布,从今往后,我们退出地府佣兵团,那么现在你团长的身份对我们根本不起作用,我现在留下来,只是想和我的兄弟并肩作战,仅此而已。”

  “老大,对不起,我们也退出。”

  破军,饿鬼,白无常,黑无常,阿修罗五人也是缓缓的将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露出一张张有些年轻的脸,眼中都是闪烁着疯狂的神色,声音掷地有声:“老大,一世人,两兄弟,你曾经对我们说过,我们是兄弟,一辈子的兄弟,可以毫无顾忌将后背交给对方的生死兄弟。”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岂曰无衣,与子同泽,岂曰无衣,与子同裳。我们兄弟几人,生死与共,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老大,我们恐怕看不到你的儿子出生,做不了你儿子的干爹了,如果我们走了,你替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好好活着,现在,你带着嫂子走,我们替你挡住他们,哪怕是死,我们也会拖住他们。”

  “我也留下,我答应过我妹妹,要让你活着回去,我不会食言。”沐青川淡淡的说道。

  “你们……。”

  陆天星愣愣的看在自己身边的贪狼和破军等人,目光扫过每一个人的脸,蓦然哈哈大笑了起来,浑身上下陡然散发出强烈的自信:“好,好,不愧是我陆天星的兄弟,曾经何时,我们将一个弱小,人人可以欺负的地府佣兵团打造成了一个让无数人闻风丧胆的存在,在其中,我们遇到了多少次危险,遇到了多少次死亡危机,但是它最终都被我们踩在了脚下,这一次同样如此,我们不会死,我们会拿着敌人的脑袋当酒杯喝酒,兄弟同心,其利断金。”

  “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杀,杀,杀。”

  贪狼和破军等人发出怒吼的声音,这一刻,每一个人都将生死置之度外,殊死一搏。

  “哈哈哈……。”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充满嘲讽的大笑声凭空响起,霍尔德满脸讥讽的说道:“啧啧,好一幕兄弟情深,好一幕情深义重,实在是太让我羡慕了,可惜,今天你们谁也跑不掉,你们统统都要死,尤其是你判官,我不会着急杀你的,我会让你尝尽世界上所有的痛苦,我要让你哀嚎三天三夜。”

  听到霍尔德话,陆天星冷笑着说道:“霍尔德,你以为你就能吃定我了吗?你信不信哪怕我死,我也能和你一起同归于尽,你信吗?”

  “你……。”

  霍尔德刚想开口嘲讽,就看见陆天星那如狼似虎的眼神朝着他扫过来,让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脸上闪过一抹惊惧之色。

  他发誓,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怕的眼神,漠然,不包含人类的感情,如同死神一般,更重要的是他在陆天星的眼中感觉到了一股死亡气息,甚至有一种感觉,陆天星刚才说的那番话,不是在撒谎,陆天星真的有办法拉着他同归于尽。

  “废物。”

  看到霍尔德的脸色,陆天星脸上闪过一抹嘲讽的笑容。

  “你……。”

  霍尔德在看到陆天星脸上的嘲讽之后,顿时感觉一阵怒火翻涌,深吸了一口气,才平静了下来,冷笑着说道:“判官,别用这种低级的方法来激怒我,没用的,还记得前几天我说过的话吗?我说过,我一定让你跪在我的面前求饶,我给你一次机会,跪在地上给我磕头,我就放了你一个兄弟,反之,我杀一个,怎么样。”

  “想让我跪下,霍尔德就凭你吗?杀我兄弟,你可以来试试。”陆天星扫了一眼身边的贪狼和破军等人,冷笑着说道。

  “判官,话不要说的那么绝对,我会让你跪下来的。”

  霍尔德冲着走到自己身边的白人老者开口道:“比利主教,麻烦你了,给我杀了他身边的一个人,就他好了,刚才就属他跳的最欢。”

  说话间,霍尔德随意的抬起手,指着陆天星身边的饿鬼,那模样就仿佛在找一只待宰的羔羊一样,轻松无比。

  “是,圣子。”

  白人老者点了点头,低垂着的脑袋陡然抬起,手臂缓缓的抬起,在他的面前瞬间出现一道完全由光芒组成的箭光,悬浮在半空中,带着圣洁的气息,让人有一种沐浴在阳光下的感觉。

  咻!

  一瞬之间,这道箭光破空而出,轰向饿鬼的胸膛。

  “老婆,你让开。”

  看到这一幕,陆天星直接推开身边的白芷晴,身影一闪,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饿鬼的前面,想也没想,对着箭光就是一记翻天印。

  ps:每天三更,月底了,求几张月票,不然就过期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