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廷的独有招式,利用光明异能瞬间化作光明领域,将领域中的人度化,成为教廷的傀儡,这个家伙看来是教廷的高层之一,不然不可能有资格掌握这种能力。”

  陆天星脑海中回想着关于光明普照的传说,使劲咬了咬舌头,不让自己沉睡过去,他要是沉睡过去,在第一时间就会光明领域给同化,成为一个傀儡,成为教廷手里的一把刀。

  “判官,看来也不过如此。”

  霍尔德看到陆天星被光明笼罩在其中,他的脸上再次浮现出狰狞的笑容,光明普度可以说教廷最强的招式之一,专门用来度化敌人的,陆天星落入其中,绝对跑不掉,只有被度化的可能。

  “比利主教,给我度化他,我要他成为我的傀儡,我要他亲手宰掉自己的兄弟,哈哈哈……。”

  霍尔德发出阴冷的大笑声。

  “是,圣子。”

  白人老者脸上浮现出狰狞之色,加快了吟唱的速度,光明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涌现出来,让他看起来更加的圣洁,越发的不可侵犯。

  与此同时,他一步步的走向陆天星的位置,每一步落下都仿佛带着千钧重的力量,他的脸上也出现了细密的汗水,唿吸也变得沉重起来,想要度化一个神话级中期的强者,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陆天星站在光球当中,一动不动,伴随着白人老者逐渐的走进自己,他那原本冰冷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平和起来,再也感觉不到任何的杀意。

  白人老者一步步的吟唱着,每走一步,额头上溢出大量的汗水,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一样,但是却没有后退,因为只要他走到陆天星身边,陆天星就会真正的被他给度化,成为教廷的傀儡。

  “不……不好,他没有被度化。”

  刚刚走进陆天星一米范围,白人老者突然脸色狂变,整个人如同见鬼了一样,拼命的往后面跑去。

  而就在这一刻,陆天星原本紧闭的眼睛瞬间睁开,滔天的杀意再次从他的身上爆发出来,直接将光球给撕裂的粉碎,嗜血冰冷的杀意冲天而起,宛如魔神苏醒过来一般,他的双眸死死的盯着白人老者,冰冷,没有任何感**彩,透露出对生命的漠视。

  “差不多了,该结束了。”

  陆天星的声音充满冷酷,不带着半点人类的感情在其中。

  伴随着声音落下,他的脚步向前一踏,身影瞬间化作闪电扑出,双手一抓,虚空之中,无数血红色的气流涌动,凝聚成型,出现在陆天星的手中,化作一杆铁血大战戟。

  铁血大战戟再次出现,往前一刺。

  刷!

  空气爆炸,当空爆射。

  “躲不过去了吗?光明守护。”

  看到这激射而来的铁血大战戟,白人老者的脸上浮现出惊恐万状的神色,他根本逃不掉了,陆天星的气机已经牢牢的锁定了他,他逃跑只会让自己死得更快,而且,他和陆天星之间的距离本来就近,哪里跑得掉,只能硬抗。

  “轰!”

  铁血大战戟刺在白人老者的身上,瞬间就将这光球给破掉,白人老者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到胸膛一凉,紧接着就感觉到一阵剧痛袭来,铁血大战戟直接刺进他的心脏。

  “不……不可能,我……我怎么会死?”

  看着铁血大战戟贯穿自己的胸膛,白人老者一脸的不相信。

  “你的话太多了。”

  陆天星散去铁血大战戟,向前踏出一步,一脚将这白人老者的脑袋踢得粉碎。

  “死了,比利主教死了,这怎么可能,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他怎么会死在判官手里的。”

  霍尔德完全被眼前这一幕给惊呆了,傻眼的看着白人老者被踢爆脑袋,他做梦也想不到,之前还把陆天星打的像条狗一样的比利主教竟然死了,而且死的这么干净利落。

  “不……不能在呆在这里,他会杀了我的,跑,赶紧跑,只要我逃得掉,只要我逃回教廷,我就能找他报仇,跑,赶紧跑。”

  看到陆天星还没有注意到自己,霍尔德身躯一震,背后陡然出现一对洁白无比的光明翅膀,再也顾不上什么,身影冲天而起,朝着远处飞掠出去,根本不敢和陆天星有任何的接触。

  他已经彻底被陆天星给吓破胆,连神话级中期的比利主教都被陆天星杀了,他现在跟陆天星死磕,和自寻死路没有什么区别。

  “想跑,你跑掉吗?”

  陆天星冷笑一声,身影一闪,瞬间就出现在了霍尔德身边,伸手一抓,直接将霍尔德抓在了手中,像是扔垃圾一样从天上扔了下来。

  陆天星从天上落下来,一脚毫不留情的踩在霍尔德脸上,将他一张脸都踩在了泥土当中,寒声说道:“霍尔德,你现在还有什么遗言?如果没有,我就送你上路。”

  ”我失败了,我竟然会失败了,判官,我没有想到你的实力竟然这么可怕,明明是必死的局面,居然还被你扭转了过来,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霍尔德发出歇斯底里的怒吼声,眼神死死的看着陆天星:“不过,判官,你不敢杀我的,我是教廷的圣子,你要是杀了我,教廷是不会放过你,到时候,不管你是躲到天涯海角,你也难逃一死,我劝你,最好放了我,不要自误,不然,谁也救不了你。”

  “哈哈哈……。”

  陆天星仰天大笑:“霍尔德,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算什么东西,教廷圣子,你觉得你配吗?你现在就是我脚下的一条狗,我随时可以将你碾死,你信吗?”

  说话间,陆天星的右脚微微用力,轻轻的碾动,直接将霍尔德半边脸都踩进了松软的泥土当中。

  “判官,你竟敢如此对我,你罪该万死。”

  霍尔德发出怒吼的声音。

  身为教廷圣子,他高高在上,什么时候被人这么羞辱过,在他眼中他是未来的教皇,是未来世界顶尖强者之一,而陆天星只不过是一个低贱的黄皮猴子,根本不能和他比较,而现在,一个黄皮猴子竟然将他踩在了脚下,这种羞辱,让他有多愤怒可想而知。(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