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之剑,斩杀。”

  突然之间,霍尔德身上陡然绽放出璀璨的光芒,催动光明异能化作一柄光剑,带着凌厉的气息,朝着陆天星的胸膛斩杀过去。

  这是霍尔德的拼死一击,如果能杀死陆天星,那当然是再好不过,哪怕是杀不了陆天星,只要能重伤陆天星,他说不定就能跑掉了。

  但是,陆天星仿佛没有看见朝着自己胸膛刺过来的光剑,轻轻唿吸了一口气,然后吐出,一道白色气体从他的嘴里飞出,撞在光剑之上,直接将光剑震的粉碎。

  “很不错的攻击,如果我没有突破神话级中期,或许会被你弄得狼狈,甚至让你跑掉,可惜,你永远不知道华夏武学的可怕,现在你在我眼中和蝼蚁没有任何区别。”

  陆天星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时间一样,将脚从霍尔德脸上移开:“霍尔德,你知道我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你吗?”

  霍尔德听到陆天星的话,下意识的问道:“为什么?”

  “因为……。”

  陆天星的脸色瞬间冷厉了下来,声音充斥着嗜血的杀意和暴戾:“因为我要将你千刀万剐,凌迟处死。”

  霍尔德在听到陆天星的话后,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声音带着恐惧:“你……你不能这样,我是教廷圣子……。”

  “教廷圣子又如何,霍尔德,你知道我这辈子最恨得是什么吗?最恨的就是有人欺负我的女人,你很不错,竟然让我的女人给你下跪,你的胆子很大,很肥,今天我就刨开你的胸膛,看看你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陆天星一脸冷酷的说道。

  话音落下,陆天星直接抬起脚,对着霍尔德胸膛狠狠的踢过去。

  “咔嚓!”

  伴随着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霍尔德身体不受控制的倒飞出去。

  “咣当。”

  霍尔德身体重重的砸在地面上,猩红的鲜血瞬间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他的脸上流露出一抹痛苦的神色,更多的是震惊和恐惧。

  他还是太低估陆天星了,他怎么没有想到陆天星竟然敢冒着被教廷追杀的风险,想要杀了他。

  霍尔德挣扎着从地面上起来,脸色异常的阴森狰狞,怒吼道:“判官,你敢杀我,教廷一定会替我报仇的,他会把你碎尸万段……。”

  陆天星的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除了冰冷还是冰冷:“教廷把我碎尸万段又如何,可惜,这一切你都看不到了,我说过今天哪怕是教皇亲临,你也难逃一死,霍尔德欧文,教廷圣子,你准备好死亡了。”

  霍尔德的身子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声音带着一丝颤抖:“你……你敢,判官,你不能杀我,不能杀我。”

  霍尔德这一刻彻底的怕了,身子颤抖着,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勐地扭过头,目光落在白芷晴的身上,大声说道:“芷晴,救救我,求求你让判官放过我好不好,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让判官放过我,只要放过我,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来纠缠你,再也不会出现在你们的面前。”

  白芷晴没有开口,一句话也没说,神色冷若冰霜的看着霍尔德,眼中没有任何的怜悯,她不可能为霍尔德求情,要不是陆天星临阵突破,不止是陆天星和她,连贪狼和破军等人全部都要死,她的确不喜欢陆天星杀人,但还不至于变成一个烂好人。

  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她已经非常的清楚明白,如果你不想死,那你唯有比别人更狠,更凶残才行,烂好人在这个世界上永远活不长久,而且,陆天星已经彻彻底底的把霍尔德得罪了,这时候再选择放过霍尔德,那不亚于放虎归山,这种事情,她绝不会做。

  “你的话说完了吗?说完了,你就该上路了,哦,不对,我应该说送你去见你们上帝,你们教廷不是常说人死了,灵魂会去天堂吗?我现在送你早点去天堂,去见你的上帝。”

  陆天星嗜血的着看着霍尔德,眼中闪烁着的冷芒,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哈哈哈……。”

  看到陆天星那冰冷的眼神,霍尔德蓦然大笑了起来,声音充满了狰狞:“杀我,判官,有种你就来杀我,但是不会太迟的,要不了多久,你就会来陪我,圣山和第一杀手寂灭都在找你,等他们找到你,就是你的死期到了,不仅是你,连你身边的人统统都要死,我会在黄泉路上等着你……。”

  “是吗?这就不牢你操心了,饿鬼,把你手上的匕首给我,今天我要把他千刀万剐,做成骨架送给教廷。”陆天星看着饿鬼,开口说道。

  “给。”

  饿鬼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将手中的匕首抛给陆天星,丝毫没有因为霍尔德的身份有任何的犹豫,男人在世当杀人,怕这怕那算什么男人。

  陆天星顺手一抓,将匕首握在手中,淡漠的说道:“你准备好死亡了吗?”

  “陆天星,他是教廷圣子,你不能杀他。”看到陆天星真的打算把霍尔德千刀万剐,一旁的沐青川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

  陆天星听到这话,抬起头看着沐青川,一脸冰冷的说道:“那又如何,他能杀我,难道我就不能杀他吗?敢让我的老婆给他下跪,哪怕是天王老子,我也照杀不误。”

  听到陆天星的话,沐青川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此时他感觉眼前的陆天星就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声音虽然平淡,却让人后背不由自主的升起一抹寒意,整个人像是掉进了冰窖当中一样,尤其是那双眸子,没有任何的感情,那份对生命的漠视,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可是,你知道你杀了他会是什么后果吗?你将成为整个西方世界的公敌,教廷的势力有多大,我想你比我更加的清楚,他是教廷圣子,如果杀了他,势必会引起教廷的震怒,这对你没有任何好处。”沐青川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ps:二月最后一天,还有月票的兄弟把月票全部砸来吧,不然就过期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