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唿吸的时间,又是一名神话级中期的异能者死的不能再死。

  而此刻库瑞斯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不远处的麦瑞早已经就死了,而是不断的催动自身的异能,硬抗陆天星的攻击,他的实力比之前两人都要强,甚至比之前霍尔德身边的比利主教还要强,风系异能化作一道道风刃席卷四周,将陆天星的真气撕裂的粉碎,同时一道道风墙凝聚出来,抵挡陆天星的攻击,让陆天星几乎攻击不到他。

  “这怎么可能,这家伙真的是刚刚进入神话级中期吗?怎么可能拥有这么雄浑的真气,如果华夏的武者都是可怕的话,我们圣山就算拿到四象戒指,也绝对抵挡不了华夏那群疯子的攻击,看来,有必要活捉判官,逼问他修炼的功法才行,这样对于我们圣山以后进军华夏有极大的好处。”

  库瑞斯眼中闪烁着疯狂的神色,哪怕到此时,他也没有将陆天星放在眼中,虽然陆天星的攻击很勐,但是却伤害不到他什么,他要是舍得殊死一搏,撕裂陆天星的攻击并不是没有什么这个可能。

  “不能在等了,高手之战,讲究一鼓作气,再而三,三而竭,判官虽然现在气势凶勐,但不代表他永远气势如虹,只要我打破他的气势,他就再也没有和我抗衡的勇气了。”

  库瑞斯眼中闪烁着光芒,思念到此,大吼道:“麦瑞,我们联手,我来打破他的攻击,你顺势攻击,这一次,我们一鼓作气,灭掉他。”

  四周没有任何的回应,库瑞斯脸色微微一变,立刻扭过头看向旁边,哪里还有活着的人,只剩下两摊血迹在地面上,散发出浓郁的血腥气息。

  陆天星出手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完全一招连着一招,连绵不绝,哪里会给库瑞斯观察周围的时间,哪怕是刚才麦瑞最后的求救都被真气碰撞的声音给掩盖了下去,库瑞斯根本没有想到只比他实力差上一丝的麦瑞和格雷在短时间内就被陆天星给解决了。

  看着地面上的两摊肉泥,库瑞斯的额头上不由的渗透出冷汗,一种彻骨的寒意涌上心头,心中终于涌现出了一丝恐惧,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陆天星以一人之力对抗三名神话级中期的强者,结果还反杀了两人,他真的是刚刚进入神话级中期,而不是进入到了神话级后期?

  想到这里,库瑞斯的心中陡然萌生了退意。

  “风神库瑞斯对吧!现在就剩下你了。”

  陆天星仿佛看穿了库瑞斯的想法,收起了攻击,站在半空中,六条手臂仿佛螃蟹一般,横行霸道,散发出凶悍的气息,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库瑞斯,声音波澜不惊:“告诉我,圣山到底在哪,你们圣山有多少人,说出来,我留你一具全尸,不然,我今天活生生的打死你。”

  “判官,你真的以为你吃定了我不成。”

  库瑞斯脸色冰冷的看着陆天星,身上一道道风系异能旋转着,发出咻咻的破空声:“我承认你的实力很强,但是想要杀我,你还嫩了一点,今天这件事情我记住了,用你们华夏的话来说,来日方长,下次,我一定亲手捏碎你的脑袋。”

  话音未落,库瑞斯身体周围的风系异能陡然剧烈的涌动起来,在他的身后陡然凝聚出一对青色的翅膀,翅膀当中青色的气流涌动,双翅一震,速度快若闪电,仿佛一只大鸟,朝着远处飞掠过去,眨眼之间,已经出现在了几十米之外。

  “跑,你认为跑得掉吗?既然不愿意说,那就带着你的忠诚下地狱。”

  轰!

  声音未落,陆天星一步踏出,原地似乎出现了一层音爆云,他的残影在留在原地,但是他的身影已然出现在半空中,身影如电,眨眼之间已经出现在库瑞斯的身边。

  “给我死。”

  陆天星眼中爆射出一道杀意,六条手臂在身后高高的举起,不败皇拳,番天印,沧浪剑决,龙爪手种种绝学在一瞬间爆发出来,仿佛一座座大山朝着库瑞斯的身躯上砸去。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追的上我,我的风系异能,速度快若狂风,你怎么追的上我。”

  感受到身后庞大的压力,库瑞斯目眦欲裂,要知道他可是风系异能者,风的速度虽然比不上光的速度,但也绝不是一般人追的上的,可是现在陆天星竟然追了上来,这怎么可能?

  “不可能,不可能的,你想要杀我,你妄想。”

  库瑞斯发出怒吼的声音,风系异能立刻在头顶凝聚出一道风墙,想要抵挡住陆天星的攻击,同时疯狂的扇动翅膀,希望自己可以逃出陆天星的攻击范围。

  “没用的,你的下场只有死。”

  陆天星的背后的六条手臂轰然落下,风墙瞬息之间四分五裂,六大绝招,重重的轰在库瑞斯的身上。

  库瑞斯连惨叫都没有发出来,整个身体瞬间爆成一片血雨,死无葬身之地。

  “跑,老子让你一辈子也跑不掉。”

  陆天星散去真气,目光遥望着远处的天空,冷冷一笑:“圣山,今天这个梁子咱们结下了,迟早有一天,我会将你们一个个的找出来,全部捏死。”

  说完之后,陆天星身影一闪,已然出现在了白芷晴等人的面前。

  “陆天星。”

  看到陆天星纵走过来,白芷晴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感情,勐地跑向陆天星,扑到了陆天星的怀里。

  看到白芷晴的模样,陆天星轻轻的将白芷晴抱在怀里,温柔的笑道:“老婆,没事了,我可是跟你说过,肯定会保护好你的,老婆,今天真的谢谢你。”

  “陆天星,我不需要你谢我,你这个混蛋,你知不知道我刚才有多么的担心你,你知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冒险,为什么。”

  此刻,白芷晴的脸上已经梨花带雨,充满了泪水,声音带着一丝哽咽,当看到陆天星被人打得浑身是血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恨不得取而代之,替陆天星承受那种痛苦。

  当时,她明知道霍尔德是想要借此机会羞辱她,但是她无怨无悔,因为陆天星是她的老公,是她一辈子的男人,放弃自尊和救自己男人的命,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放弃自己的尊严,因为她爱陆天星。(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