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房间安静的可怕,和外面灯火辉煌的形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叮铃铃……。”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陡然在房间中响起,打破了房间原有的平静。

  安琪儿在听到电话铃声之后,娇躯猛地一颤,连杯中的红酒洒了出来都没有注意到,连忙转身跑到茶几面前,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

  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安琪儿呼吸一下子变得急促了起来,饱~满的胸膛一阵剧烈欺负,握着手机的手指因为太过用力的愿意,微微有些发白,她害怕听到她这辈子最不愿意听到的消息。

  安琪儿努力的深吸了几口气,平静自己的心情,接通了电话:“艾比,纽约现在的情况如何。”

  艾比也知道安琪儿的担忧,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赢了,首脑,判官赢了。”

  “你说了什么,艾比你再说一遍。”

  安琪儿娇躯轻轻颤抖着,生怕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首脑,判官赢了,这一次围攻判官的山口弘一等人全部都死了,甚至圣山的人出现也被判官给杀了,现在判官已经顺利回到了比克曼酒店,不过,判官好像受伤了。”

  “受伤了?严不严重。”安琪儿急声问道。

  “应该没什么事情,他是走回比克曼酒店的,应该全部都是皮外伤,不过……。”

  艾比迟疑了一下。

  “不过什么。”安琪儿急切的问道。

  “不过,这一次判官虽然赢了,但是他将霍尔德·欧文给千刀万剐了,活生生的削成了白骨,如果这件事情传回教廷的话,这对判官极为不利,另外,第一杀手寂灭这一次并没有出现。”

  安琪儿听到这番话,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皱,霍尔德是教廷的圣子,不杀霍尔德还好,杀了霍尔德,陆天星相当于和教廷完全撕破了脸皮,更别说把霍尔德千刀万剐了,按照教廷的脾气,绝对会和陆天星不死不休。

  “首脑,接下来我们怎么办,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压下去。”

  “这件事情压不下去。”

  安琪儿摇了摇头,这么做完全没有任何的作用,哪怕她们把消息压下去,也会从其他的渠道传出去。

  “不过,这件事情我们不得不防,你让我们在梵蒂冈周边的情报人员,迅速进入梵蒂冈,给我盯紧了教廷的一举一动,我想要知道教廷的风吹草动,尤其是有人前往纽约的话,我必须在第一时间知道。”

  “是,首脑,我会安排下去的。”

  “恩,这件事情无论如何都要处理好,除了这件事情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事情。”

  “除了第一杀手寂灭没有出现外,目前纽约一片平静,另外,今天晚上我发现地府佣兵团调动有些频繁,看样子是打算将杰尔维夫家族和地狱鬼佣兵团给连根拔起了。”

  “这件事情不用他们动手,我们天使情报站动手,艾比,这件事情交给你来处理,明天早上,我不希望看见这两个势力的存在,我要他们灰飞烟灭。”

  安琪儿的声音中充斥着冰冷和杀意。

  “是。”艾比没有任何迟疑的回答道。

  “恩,没有其他事情我挂了。”

  安琪儿挂断了和艾比的通话了,看了一眼只剩下一点红酒的酒杯,端起来一饮而尽,俏脸上勾勒出一抹妩媚的笑容,低声喃喃自语:“亲爱的判官,我就知道你始终是一条真龙,没有谁能困得住你,谁也奈何不了,你的名声终究要轰传天下,你等着吧,要不了多久,我就能掌握摩根家族了,到时候,哪怕是教廷也奈何不了你,我会成为你最强的后盾。”

  与此同时,在纽约诺克维家族当中。

  诺克维家族的族长克为此刻坐在沙发上,也是满脸的冷汗,作为纽约的地头蛇之一,他对于发生在黎明街道的那一场厮杀自然是非常的清楚。

  这个恶魔终于出现了,没想到这次出手竟然还这么凶残,一百多号人,竟然全部被杀的干干净净,没有一个人活着,甚至连神话级中期的强者出手都被杀了,这是何等的凶悍,何等的可怕。

  克为心中突然充满了庆幸,庆幸陆天星没有因为约翰逊的事情而记恨诺克维家族,庆幸自己没有蠢到以为自己有能力去对付陆天星,不然,整个诺克维家族恐怕都会灰飞烟灭。

  想到自己手下传回来的画面,克为又是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后背都被汗水给湿透了。

  “不行,不能这样,道歉,我必须要去道歉,不然的话,万一他没有原谅诺克维家族怎么办。”

  克为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急匆匆的朝着外面走去,虽然约翰逊已经被他派人给活生生的烧死在了别墅当中,但谁知道陆天星会不会在心中记恨这诺克维家族,他必须亲自去给陆天星道歉,祈求陆天星能够原谅诺克维家族。

  ……

  今天晚上对于整个纽约,甚至整个西方地下世界来说,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判官,一个曾经给西方地下世界带来无尽噩梦的男人再次露出了他那嗜血的獠牙,在纽约制造了血腥的一晚上,连教廷圣子都被他活生生的千刀万剐了。

  这简直就是一个疯子,而且是一个肆无忌惮的疯子!

  所有人都感觉到心中冒着寒气,心中又暗自庆幸,幸好他们虽然不爽判官,但还没有想着去对付判官,否则的话,今天被千刀万剐的说不定就是他们。

  而此刻,陆天星和白芷晴已经回到了比克曼酒店,正坐在比克曼酒店的一个医疗室中,一个身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的医生带着两名护士,正在清理着陆天星身上的血迹和替一些伤口消毒。

  白芷晴一直站在旁边,当看到陆天星手臂上,身上那密密麻麻的细小伤口的时候,白芷晴就感觉到一阵心疼,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陆天星身上的伤势这么严重,整个上半身几乎被伤口给占满,密密麻麻的,就仿佛蜘蛛网一样,被清理过后的伤口,更加的触目惊心,看一眼就让人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