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星和沈曼君坐在椅子上之后,扭过头看着一个面团在张叔的手中一阵上下废物之后,变成了一根晶莹如丝的面条,不由的惊叹道:“张叔,还真是老当益壮啊,这身手杠杠的。”

  听到陆天星的话,沈曼君嘴角微微上翘,带着一丝炫耀的口气说道:“那当然了,张叔据说曾经是武当的俗家弟子,专门修炼养身的,后来因为一些事情,才离开了武当,成为了一个厨师,尤其是这一手拉面,煮面的技术都惊动上面的人,好几次都邀请他加入国宴,最终被他拒绝了,怎么样,这一次跟我来这里不亏吧!”

  “当然不亏了。”

  陆天星在听到沈曼君的话,缓缓的开口说道道:“果然是高手在民间,不过,张叔为什么要拒绝成为国宴的邀请呢!这应该是每个厨师最高的荣耀,他为什么要拒绝。”

  “我也不知道,我听说张叔这一手拉面,煮面的技术是跟随一个老者学的,后来老者去世之后,张叔也就开了一家面馆,怎么也不肯扩大面馆的大小,甚至拒绝任何加盟商的投资,至于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或许是张叔淡泊名利,也或者是张叔想要让普通人尝尝这种美味吧!”

  “原来如此。”

  陆天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毕竟不是每个厨师都喜欢出名,对于真正的厨师来说,荣誉两个字压根就不重要,在他们的心中,只要自己的美食能够被广大群众所接受,所认同,在他们看来,自己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成功的出事,不需要什么荣誉来支撑,因为普通人的认同就是他们的容易,张叔或许就是这一类人。

  “对了,曼君,你今天约我出来有什么事情吗?”陆天星看着沈曼君那妩媚,漂亮的的容颜,突然开口说道。

  “怎么,没事难道我就不能找你吗?”沈曼君在听到陆天星的话之后,就仿佛是一个小女孩撒娇一样,噘着嘴说道。

  看着沈曼君的模样,陆天星微微一愣,旋即微笑着说道:“当然没有问题了,要是吃完饭,你还打算让我陪着你都没有问题,我保证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什么,洗澡,搓背,陪·睡什么的,都可以找我,我保证二十四小时随叫随到。”

  “一边玩去。”

  听到陆天星口花花的话,沈曼君顿时一脸的黑线,她差点忘了,眼前这个家伙可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流氓,第一次见面就敢调·戏自己的无赖,用胆大包天来形容都不为过,跟这种流氓耍嘴皮子,简直就是自讨没趣。

  而就在陆天星和沈曼君两人说着话的时候,张叔已经端着两碗面走了过来,由于还有客人的原因,张叔和陆天星两人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就去忙活了起来。

  “真香啊,这面一闻就让人垂涎三尺,这手艺没的说,我现在越来越相信张叔就是一个淡泊名利的名厨了。”陆天星看着自己面前一碗飘着红色辣油的面条,深吸了一口气,赞叹道。

  “那当然了,不然,你以为我会介绍你来吗?”

  沈曼君得意洋洋的笑了笑。

  “看来我这一次跟你来对了,以后有时间一定要来这里好好尝尝。”

  陆天星很赞同的点了点头,顾不上再和沈曼君说什么,立刻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看着陆天星的模样,沈曼君的脸上闪过一抹倾国倾城的笑容,也没有在说什么,低头品尝着美食。

  夜色苍凉,霓虹灯闪烁着,淡淡的香味弥漫在空气当中,吸引着人们的到来。

  陆天星吃着面前一碗辣味十足的面条,感受着火辣的味道在口腔回荡,听着周边传来的喧嚣,只觉得自己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格外的舒畅起来,于是有些出神起来。

  这不就是他向往的生活吗?

  有酒有肉,有一个漂亮的美女陪伴着你,一点儿都不嫌弃,和你吃着大排档,一起聊着天,吹着风,回到家里,老婆孩子热炕头,这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令人向往。

  许久之后,陆天星回过神来,再度看向桌子对面的沈曼君,不由的愣了愣。

  或许是因为面汤带着辣味的原因,沈曼君不断的吸着气,俏脸上也因为辣味而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细腻白皙的肌肤在灯光下显得格外的红粉诱人,但是却依旧掩盖不了了她对美食的追求,一边吸着气,一边吃着面条,但是吃相却显得非常优雅。

  看到这一幕,陆天星不由一阵莞尔,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还是一枚吃货。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你不吃吗?”沈曼君似乎感觉到了陆天星的目光,将最后一口面条咽下,抬起头看着陆天星开口说道。

  “曼君,我真的没有想到,你居然是一枚小吃货啊。”陆天星微笑着说道。

  “吃货?”

  沈曼君微微一愣,旋即摇了摇头,端起放在旁边的一杯水,轻轻的抿了一口:“或许是把!天星,你就不想问问我,今天晚上为什么来找你吗?”

  “问了,你会告诉我吗?”陆天星反问一句道。

  “会。”

  沈曼君将杯中的水饮进,目光清冽的看着陆天星,说道:“其实再来之前,我在心中想过,劝你离开京城,对你来说,京城现在不亚于是一个死亡之地,你留在京城,十之八九会死在京城,但是当我见到你之后,我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为什么。”

  “不为什么。”

  沈曼君摇了摇头,缓缓的吐出一口气说道:“只不过我在见到你之后,我在你的身上感受到了自信,感受到了一股一往无前的自信,这个时候我就知道你不可能因为我的一番话,就会离开京城的,既然劝说不了你,那就不劝说你,何况,你不是说过,我是你的女人吗?一个女人当然要选择无条件相信和支持自己的男人,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听着沈曼君的话,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这算是对我示·爱吗?你就不怕所托非人吗?”

  “我们上一次见面显得时候,我就跟你说过了,我的年龄已经不小了,再过几年,乔乔嫁人了,说不定我就要做奶奶了,就算我在怎么保养,再过几年,说不定我就人老珠黄了。”

  沈曼君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了:“与其在我人老珠黄的时候后悔,不如趁着我红颜依旧,好好的爱一回,只不过,我唯一没有想到的是,让我的心动的男人,竟然是一个比我小了十几岁的男人,你说,我能不着急吗?而且,我也想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我的男人,你愿意吗?”

  话音落下,沈曼君用一种期盼的目光看着陆天星,一双美眸如同湖水般波光涟漪,让人忍不住的沉醉其中。

  陆天星看着沈曼君的模样,直觉告诉她,这个女人似乎真的打算让自己变成一个禽兽:“曼君,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人,我玩什么都可以,但从来不会玩弄一个女人的感情,如果你跟着我,那就是一辈子,你懂吗?”

  “这是一个结婚了,还在外面包养小三的色狼发表的色狼感言吗?”沈曼君戏虐着说道。

  “不管你怎么想都一样,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我的态度罢了,如果你真的跟了我,有遭一日,你后悔,我也决不允许你离开我的身边,你明白吗?”陆天星语气波澜不惊的说道。

  “是吗?”

  沈曼君看着陆天星,脸上突然露出一个倾国倾城的笑容,突然站起身来,伸手抓住了陆天星的手。

  细腻的温热触感,让陆天星微微一愣,有一些疑惑的看着沈曼君。

  “反正面条你已经吃完了,不如陪我四处去逛逛吧!”沈曼君看着陆天星微笑着说道。

  看着沈曼君的模样,陆天星张了张嘴,真的很想问一句,沈曼君到底打算做什么,是打算拉着自己去开·房,然后表现自己追求爱情的决心吗?

  但是想想,陆天星觉得还是算了,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就尴尬了,万一这小妞翻脸了怎么办。

  两人和张叔道别之后,上了车之后,沈曼君一句话也没有说,直接发动了汽车,朝着远处行驶而去。

  整个车厢安静一片,沈曼君没有开口说话,陆天星同样没有开口,而是在心中猜测着沈曼君今天到底想要做什么。

  一路驰驶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沈曼君驾驶着的车子才停在了一条比较幽静的河流旁边。

  下了车之后,陆天星打量着周围,一座建造在小河边缘的木桥沿着河流的方向,蜿蜒曲折,潺潺流水在月光下波光粼粼,一座座路灯矗立木桥旁边,略微有些昏暗的灯光带来一丝光明,给人一种朦胧的魅力。

  河道对面是一栋栋装修精致的小别墅,星星点点的灯光,和对面形成一个遥相呼应的美景。

  “怎么样,这地方不错吧!”沈曼君嘴角微微勾勒出一抹笑容,看着身边的陆天星说道。

  陆天星点了点头,的确很不错,很适合晚上休闲漫步,如果等他的生活平静下来,每天吃过晚饭之后,和自己喜欢的女人在这里散步,不得不说,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那我们下去走走吧!”

  说着,沈曼君没有给陆天星再次开口的机会,立刻沿着阶梯,朝着木桥走了过去。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