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陆天星的话,寂灭的身子一颤,双目陡然激射出一道冷光,落在陆天星的身上,寒声说道:“判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你以为我不敢杀你不成。”

  “没什么意思。”

  陆天星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之色,摇了摇头说道:“我只不过没有想到让无数人闻风丧胆的第一杀手寂灭,居然会是一个女人,你说这要是传出去,整个地下世界恐怕都会被掀翻吧!让他们闻风丧胆的第一杀手寂灭,居然会是一个女人,甚至极有可能是一个年龄不大的女人,你说这个消息是不是非常的震撼。”

  “你是怎么知道我是女的,我自认为自己隐藏的非常好。”

  听到陆天星的话,寂灭眼神冰冷的看着陆天星,再次开口,不过,这一次声音不再是似男似女的那种沙哑的声音,而是一种清脆,如同百灵鸟般,十分动听的声音。

  “你自己出卖了你。”

  陆天星看着寂灭,轻声说道:“不可否认,你隐藏的非常好,连气息和声音都掩盖的非常不错,神话级后期恐怕都发现不了,但是对于嗅觉敏锐的人来说,你的身上由始至终都带着一丝淡淡的香味,换做是别人或许只是认为你是一个喜欢抹香水的变态男,不会把你想成一个女人,毕竟,没有谁愿意相信一个女人会是让无数人闻风丧胆的第一杀手寂灭,而我恰恰相反,我对这种香味太熟悉了,这是女人身上携带的天然幽香,或者叫做chu~子~幽~香,我说对吗?寂灭。”

  “你……。”

  寂灭在听到陆天星的话后,隐藏起来的俏脸顿时闪过一抹红晕之色,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判官,司马说的没错,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加色狼,当时我就一刀杀了你,省得你祸害别的女人。”

  “你认识司马凌云。”

  陆天星有些愕然的看着寂灭,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他虽然猜到了寂灭来找他,甚至猜到了寂灭是女人,但是他由始至终都猜测不到寂灭竟然认识司马凌云,而且,极有可能是司马凌云派来的,这实在是让他有些难以置信。

  不过,由此也可以推断的出,寂灭为什么没有对他动手。

  “那当然了,不然,你以为我会跑到纽约这个破地方来吗?”

  寂灭冷哼一声,嗤笑道:“我曾经以为判官会是一个冷酷的家伙,没想到居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色狼,看来我以后得叫司马离你远点,免得被你这个色狼污染了。”

  面对寂灭的嘲讽,陆天星耸耸肩,说道:“彼此彼此,我曾经以为寂灭会是一个抠脚的变态大汉,没想到居然是一个女人,不过看你把脸全部遮住的模样,我估计你是一个丑八怪,不敢见人。”

  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愿意听到有人说自己丑,哪怕是第一杀手寂灭也是如此。

  在听到这番话之后,寂灭顿时有些抓狂的说道:“你才是丑八怪,你全家都是丑八怪,判官,这一次我记住你了,你最好祈祷下一次不要落到我的手里,不然,我让你一辈子做不成色狼,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寂灭怒气冲冲的盯着陆天星一眼,气唿唿的朝着外面走去。

  “你就这么走了?”

  陆天星有些愕然的看着气唿唿离开的寂灭,这生气的模样简直和小女孩没有什么差别。

  “哼。”

  寂灭怒气冲冲的冷哼一声,扭过头看了一眼陆天星:“我想走就走,关你屁事,另外,司马让我警告你,别在纽约乱来,不然,说不定就被人给碎尸万段了,你死了,说不定你的女人就嫁给别人了,给你戴一大堆的绿帽子,气死你这个绿毛龟,哼。”

  说完之后,寂灭打开阳台的窗户,身影一闪,几个闪烁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陆天星目送着寂灭离开,摸了摸下巴,眼中闪烁着一道光芒,看来寂灭和司马凌云认识才对,说不定就是炎黄组故意放在外面的一枚棋子,用来处理一些炎黄组不方便处理的事情。

  陆天星倒是没有怀疑寂灭的话,毕竟像这种谎言一拆就破,说这种谎言,多此一举,他好奇的是,到底是谁培养出来了寂灭,他虽然和寂灭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从寂灭的言语当中听得出来,寂灭的年龄应该不是很大,甚至比他还小,能在这个年纪,实力突破到神话级中期,甚至比他更加的可怕,那培养出寂灭的人的实力又有多么的可怕。

  “这事情越来越有趣了,看来我去京城的事情,必须要加快进度才行了。”

  陆天星眼中闪过一道光芒,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等到寂灭彻底消失在黑暗中之后,陆天星才转身回到了卧室,安安心心的睡觉。

  他最担心的就是寂灭,如今寂灭的身份揭晓了,他终于可以睡个安慰觉了,不过,在睡觉之前,陆天星拿出手机给安琪儿和小蜜蜂分别发了一条短信,让他们停止调查寂灭的身份。

  ……

  时间就仿佛指尖的流沙,当你拼命想要抓住它的时候,它已经悄声无息的从你的指尖消失的无影无踪。

  眨眼之间,已经是三天时间过去了。

  这三天的时间可以说是整个西方地下世界最恐慌的三天,因为在三天前,地府佣兵团再次送出了两张判官贴,而就在判官贴送出去不到几个小时之后,地府佣兵团联合天使情报站出手,将杰尔维夫家族和地狱鬼佣兵团这两个老牌势力连根拔起,彻底的抹掉了,没有一个人活着,甚至那些侥幸逃跑的人也被一个个的揪出来,全部斩杀,一个不留。

  这三天的时间,整个西方世界似乎都笼罩在腥风血雨当中,所有关于判官贴的恐怖回忆再次在所有人的脑海中涌现出来,让他们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也让他们再一次见识到了地府佣兵团的可怕。

  相对于外界的风起云涌,陆天星的生活则显得非常的悠闲,这三天的时间,他一直被白芷晴照顾着,可以说是享受着当皇帝般的待遇,时不时的游览一下纽约的风景名胜区,晚上则是拉着白芷晴,在白芷晴半推半就的情况下,做着让人身心愉悦的事情。(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