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总会在你不知不觉间,悄声无息的流逝,等到飞机降落在魔都国际机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接近十点,整个机场灯火辉煌,丝毫没有因为黑暗的降临而有任何的萧条,显得很是热闹。

  “陆先生,白小姐,飞机已经顺利抵达魔都国际机场,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随时拨打我的电话,我们驾驶员和空姐二十四小时待命。”

  当飞机稳稳的降落在机场跑道的时候,舱门打开,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在空姐和飞机驾驶员微笑的目送下,缓缓的走下了飞机。

  “老婆,我们接下来是去祖屋还是回紫苑小区,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要不要我打电话让人过来接我们。”

  陆天星拖着行李箱,和白芷晴两人携手朝着外面走去。

  本来在纽约准备上飞机之前,陆天星就准备提前打电话告诉林倩茹,让她晚上来机场接他和白芷晴的,结果被白芷晴告知,林倩茹和薛曼在两天前就离开了魔都,前往金陵去处理一些公司上的事情,还没有从金陵回来,打给她也没用,打电话给白微微,电话干脆打不通,这让陆天星一阵无语。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芷晴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轻轻的摇了摇头:“算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别打扰别人的休息了,反正机场有出租车,我们还是坐出租车回去吧!”

  “这样也好,那我们还是先回紫苑小区吧。”

  陆天星点了点头,和白芷晴两人朝着机场外面走去。

  “嗤~!”

  而就在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刚刚走出机场大厅,正打算拦住一辆出租车回家的时候,一辆看起来十分霸气的越野车从远处驶来,伴随着一声急刹,稳稳的停在两人的面前。

  越野车的车门打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条修长无比的美~腿,白皙光滑,没有任何的瑕疵,一直延伸往上,令人浮想联翩,紧接着一张妩~媚,宛如妖精般的俏脸映入陆天星眼帘。

  赫然是远在京城的玫瑰。

  此刻,玫瑰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连衣裙,将她那完美的娇~躯展现的淋漓尽致,那饱~man的圣~女~峰高高的耸起,一眼看过去非常的壮观,挺翘的臀~部和腰肢勾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非常的吸引人的眼球。

  微风吹拂着发梢,让她整个人散发出一种成~熟的风韵,她就好像是一颗熟~透~了的水蜜桃,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去咬一口,成~熟和妩媚并存。

  玫瑰的一出现,几乎在一瞬间就成为了机场当中的焦点,甚至收获的目光比白芷晴还要多得多,这个女人就仿佛是专门吸引男人而生的一样。

  “玫瑰,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京城了。”

  看着巧笑嫣然看着他的玫瑰,陆天星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他没有想到玫瑰居然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机场。

  “我想你了不行吗?”

  玫瑰俏脸上带着一丝妩~媚的笑容,扭着性感的走过来,关心的道:“对了,我听说你和芷晴在纽约遇到了危险,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感受到玫瑰关心的眼神,陆天星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没事。”

  “没事?哼,我才不信,我要亲自检查。”

  说话间,玫瑰直接走上前来,在陆天星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伸手在陆天星的身上摸索了起来,那模样仿佛真的是在查看陆天星有没有受伤一样。

  但是唯有陆天星清楚,玫瑰这小妞分明是勾~引~他,略带冰凉的手指透过衣服传来,让陆天星浑身上下一阵~酥~麻,一股火气不受控制的从心中爆发出来。

  白芷晴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阴沉起来,虽然在香江的时候和玫瑰共同患难过,两人的关系已经变得非常好,但关系变得好,不代表玫瑰可以肆无忌惮的调~戏她的男人,吃她男人的豆腐,玫瑰的这番动作,这哪里是看看有没有受伤,分明是在揩油。

  “皇甫玫瑰,请你注意你的动作,他是我的男人,想要发~骚,去找你自己的男人去,赶紧给我松开。”

  看着玫瑰肆无忌惮还打算再进一步的时候,白芷晴再也忍不住勐地将陆天星拉到了自己的身边来,脸色不爽的盯着玫瑰,同时手指不露痕迹的在陆天星腰上掐了一把,这个混蛋,在纽约老实几天,又开始旧病复发了,一定要好好治治。

  听到白芷晴的话,玫瑰丝毫没有任何愤怒,反而是露出了一道充满you~惑的笑容,伸出舌头在鲜红的嘴唇上~舔~了~舔:“啧啧,这就开始护犊子了啊,你在纽约用了那么久,难道还不准别人借来用用吗?你放心,我就看看,不会把你的男人给吃掉的。”

  白芷晴冷哼一声,很不爽的说道:“但愿如此,皇甫玫瑰,你怎么知道我们会在今天回纽约。”

  “你忘了我是谁,想要知道这点消息还不是小儿科的事情,怎么样,要不要坐我的顺风车,你们可以当我不存在的,我的车后面很大,随便怎么玩都可以哦。”

  玫瑰肆无忌惮的调~戏着白芷晴,但眼底深处的一丝担忧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自从三天前知道陆天星和白芷晴在纽约遇到危险之后,这几天来,她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哪怕到头来陆天星打电话告诉她自己没事,她依旧有一种忐忑不安的感觉,现在看到陆天星平安无事,这颗悬着的心才终于放松了下来。

  “玩~你~妹,皇甫玫瑰,你就是一个女流氓。”白芷晴俏脸闪过一抹羞红之色,怒气冲冲的说道。

  “我是女流氓,那你也是女流氓。”玫瑰撇撇嘴说道。

  白芷晴不满的说道:“我什么时候流氓了?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你当然是女流氓了。”

  玫瑰得意洋洋的说道:“你忘了,当时在香江的时候,我们两个还抱在一起呢!你对我又亲又摸,嘴里还哼哼,还脱我的衣服,你说你这是不是流氓的做法?”

  白芷晴在听到玫瑰的话后,俏脸上变得更加嫣红如血起来,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你胡说八道,我……我什么时候这么做过这些。”(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