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仿佛早就知道白芷晴会狡辩一样,指着陆天星说道:“你怎么没有做过,不信你问问陆天星,看看你有没有做过,当时天星可亲眼看见过。”

  看到白芷晴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陆天星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冷颤,讪笑着说道:“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是吗?那你说那天晚上是我~摸~着你舒服,还是芷晴~摸~着你舒服,要不要咱们三个今天晚上在重温一下那天晚上的事情怎么样,今天晚上,你可以随便把人家怎么样哦。”

  玫瑰瞥了一眼陆天星,身子轻轻的走到陆天星身边,饱~man的圣~女~峰毫不客气的压在陆天星的胸膛上,脚尖微微踮起,红唇几乎都要贴在了陆天星的脸颊上,一丝丝淡淡的热气喷在陆天星的脸颊上,酥麻酥麻的。

  “这……这个……。”

  听到玫瑰的这番话,感受到旁边那一道冷若冰霜的目光,陆天星额头一阵冒冷汗,讪笑着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了,对了,玫瑰你今天不是来接我们的吗?那我们还是赶紧上车回去吧!这机场距离市中心还有一顿距离呢!等回家估计都差不多凌晨了,你们应该早点休息才对,要是休息不好,第二天会有黑眼圈的。”

  说完之后,陆天星没有等两女再次说话,率先朝着越野车走去,再不离开这里,陆天星觉得自己可能会被玫瑰活生生的给玩死,现在这里对于他来说就是大凶之地。

  陆天星直接坐进了驾驶座,可惜还没有等他系上安全带,副驾驶的车门打开,玫瑰毫不客气的坐了进去。

  跟在玫瑰后面的白芷晴看到这一幕,顿时变得更加不爽起来,玫瑰的这番做法,这简直是当她不存在,直接走到驾驶座的位置:“陆天星,你给我下来,今天我来开车。”

  “你来开车?老婆,你不打算休息一下吗?”

  “我不想休息,怎么,我想开车过过瘾不行吗?”

  陆天星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脸上写满不爽的白芷晴,又看了一眼身边的玫瑰,怎么不知道白芷晴为什么会这么做,顿时苦笑着下了车,坐到了后座上。

  玫瑰看到这一幕,轻轻一笑,没有再说什么,她享受的是这种调~戏陆天星和白芷晴的过程,而不是和白芷晴争抢陆天星。

  对于玫瑰来说,她把自己的定位定的十分的准确,那就是做一个情人,或者是小三,而不是正牌老婆,就算陆天星娶她,她也未必会愿意,至少目前不会同意,用林雅妃来说,当你老婆,还需要每天伺候你,给你洗衣做饭什么的,多麻烦啊,而当你的小三只需要在你面前发发嗲,诱~惑~诱~惑你就足够的,还能管你要钱,每天不需要做事,享受生活就行,要多舒服有多舒服,干嘛要结婚,这不是傻吗?

  白芷晴满脸的冷若冰霜,目光仿佛刀子一样,一句话也不说,直接发动了汽车,离开了机场。

  陆天星打开车窗,任由晚风吹过来,欣赏着窗外的夜景,看着前面的玫瑰说道:“玫瑰,现在京城的情况怎么样。”

  “京城现在没有太大的变化,有了你交给我们的那两名神话级的强者,我们基本上已经将王家的残余势力全部收拢了起来,但是我们不敢在继续扩张,毕竟阎罗殿现在已经被其他人注意到了,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消化王家的势力,并没有触犯到其他家族的利益,再加上有你的威慑还有韩家在旁边协助,所以京城那些家族暂时没有办法在对付我,不过……。”

  说到这里,玫瑰迟疑了一下说道:“不过,最近这段时间,我们发现杨家好像在不断的调动自己的势力。”

  “杨家?”

  听到玫瑰的话,陆天星眼中闪过一道冷芒:“知道他们调动势力想要做什么吗?”

  玫瑰摇了摇头,遗憾的说道:“不清楚,杨家似乎对于这件事情非常的看重,根本不允许任何人调查这件事情,我和林妖精曾经也想要暗中调查,但是我们的情报人员全部被杀了,所以我们终止了这次调查,不仅是我,连京城其他的几个家族都调查不到什么。”

  “这件事情我知道了,杨家,但愿他们不要惹我,否则,我不介意让他们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睛。”

  陆天星眼中闪过一道冷光,如今他的实力已经突破到神话级中期,除非是神话级后期想要对他出手,否则,想要杀他几乎不可能,如果杨家敢来惹他,他不介意给杨家来一个终生后悔的教训,反正造化源决讲究的是以战养战,唯有在战斗中,他的实力才会进展的越快。

  “对了,玫瑰,你怎么突然回魔都了。”

  “出了点事情。”

  玫瑰叹息了一口气说道:“我今天中午接到了倩茹的电话,她出事了。”

  “你说什么,倩茹出事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陆天星听到玫瑰这番话,沉声说道。

  玫瑰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是太清楚,我听倩茹说,前两天,她和一个叫做薛曼的同事去金陵处理一些公司上的财务纠纷,但是就在今天下午我接到倩茹的电话,说她在金陵出事了,那个薛曼额同时因为打架的原因,被警察局抓了起来,而且警察说什么也不愿意放人,她打过你的电话,但是一直无法打通,所以这才打电话给我,让我帮帮忙,所以我从京城赶了回来,准备明天去金陵。”

  陆天星听到这话,恍然想起来,自己在登机后,把手机给关机了,从口袋中拿出手机,开机之后,陆天星立刻就发现,在自己的手机上有好几个未接电话的提醒,全部都是林倩茹的。

  “那倩茹她们现在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陆天星沉声问道。

  “我听倩茹说,今天早上她们准备去这家公司谈判,商讨财务上的问题的时候,在进去这家公司的大门口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纨绔子弟调~戏她们……。”

  陆天星听到这话,嘴角一阵抽抽的说道:“然后是不是那个叫做薛曼的女人打了那个纨绔子弟?”(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