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位于华夏的东部,是东部最重要的中心城市,全国重要的科研教育基地和综合交通枢纽,同时也是四大古都之一。

  而且,金陵是一座崇文重教的城市,有着天下文枢,东南第一学的美誉,明清时期,几乎有一半以上的状元出自金陵,算得上是中华文明重要的发源地之一,被史称为六朝古都,十朝都会。

  尤其是在古代时期,每当中原被异族所占领,华夏民族遭遇到灭顶之灾的时候,通常都会选择金陵作为修生养息之地,立志东山再起,复我汉室河山,金陵也由此被视为华夏民族的复兴之地。

  吃过早餐之后,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再做任何的停留,开着车离开了白家祖屋。

  此时烈阳高照,虽然已经是秋天,天气的温度依旧没有降下来,烈阳照耀在身上,依旧给人一种炎热的感觉。

  在宽阔的高速公路上,一辆金色的法拉利如同一道金色的闪电在马路上穿梭而过,在眼光的照耀下,金光璀璨,给人一种十分耀眼的感觉。

  车内,白芷晴和陆天星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而且,两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因为在离开魔都之前,他们尝试拨通林倩茹的电话,但是却发现林倩茹的电话已经处于关机状态,再也打不通,这让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的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心中涌现出一丝不详的预感来。

  魔都距离金陵足足有两百八十公里的路程,但是在陆天星驾驶的法拉利行驶下,只花了不到两个小时,就已经出现在了金陵的收费口。

  由于在来金陵之前,陆天星早就和玫瑰打过招呼,虽然一直是超速行驶,但是并没有受到交警的阻拦,下了收费站之后,陆天星没有做任何的停留,一路开着车朝着金陵警察局而去。

  一路不停留的来到警察局门口,陆天星猛地踩下刹车,由于高速行驶的缘故,车轮和地面发出剧烈的摩擦,在马路上留下一道清晰可见的刹车痕迹,一股轮胎烧焦的焦臭味瞬间弥漫了出来。

  没有理会车轮的磨损,将车子挺稳后,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立刻从车内走了出来,看了一眼悬挂在大楼最顶端的警徽,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没有任何犹豫的朝着警察局内走去。

  走进警察局,白芷晴当即找到了一个警察,表明自己来保释薛曼之后,可是,对方想也没想的拒绝了,直接让他们去找自己局长。

  对于这个回答,陆天星和白芷晴皱了皱眉头,但是却没有任何的意外,既然对方是金陵有权有势的纨绔子弟,想要放人,一个小警察自然做不到。

  两人也没有去为难这个警察,问清楚警察局长办公室的位置后,陆天星带着白芷晴一路朝着局长办公室而去。

  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来到局长办公室后,并没有立即闯进去,而是敲了敲门,等到里面回答了之后才推开门进去,毕竟,他们这一次是去保释薛曼的,而不是去找茬的,何况,先礼后兵,这是传统。

  推开门走进办公室,两人立刻就看见一个身穿着警服,挺着将军肚,身材有些肥胖的中年男子坐在办公桌后面。

  这个中年男子就是金陵警察局的局长秦放安。

  当看到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走进来的时候,秦放安眉头都是微微一皱,能坐在这个位置上,没有一个人是傻子,他在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的身上感受到了来者不善,还有一丝压迫力,很显然这两人非富即贵,不是一般人。

  “不知道两位找我有什么事情。”

  秦放安的语气并没有什么嚣张跋扈,在没有清楚别人的底细之前,耀武扬威,这和蠢货没有什么区别。

  “我们是来保释薛曼的,对了,还有林倩茹,我听说她在今天早上被你们给抓了起来。”陆天星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虽然没有拨通林倩茹的电话,但是他却从玫瑰哪里知道了,林倩茹今天早上来警察局准备保释薛曼的时候,被抓了起来,所以,下了高速后,他才径直朝着金陵警察局而来。

  听到陆天星的话,秦放安的眼中闪过一道精芒,脸色却没有任何的变化,语气平静的说道:“这位先生,既然你们想要保释薛曼,那你们应该知道她犯的罪,她涉嫌故意伤害他人,而林倩茹藐视警察,这两个人已经触犯了法律,必须要接受法律的惩罚,你们想要保释她们,恐怕不行。”

  “涉嫌故意伤害他人?蔑视警察?”

  白芷晴冷笑着说道:“秦局长,我怎么是听说是有人想要调~戏她,才会被她打的,这应该算是正当防卫才对?至于林倩茹蔑视警察,我怎么听说是据理力争,你们争不过,才把她抓起来的,或者说在金陵讲究谁权力大,谁就是正确的,不在乎这个人究竟做过什么。”

  秦放安在听到白芷晴的话后,脸色微微一变,因为白芷晴说的没错,林倩茹的确什么都没做,而是据理力争,将他们说的哑口无言,这才被恼羞成怒的他给抓起来了,更重要的,这两个女人是方家少爷点名要的。

  虽然有些惊讶白芷晴的口才,但秦放安却丝毫没有放人的打算,而是沉声说道:“这位小姐在没有证据之前,我希望你不要恶意诽谤,这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

  “胡说?”

  白芷晴在听到这个话之后,声音微微有些发冷:“秦局长,我可以把你说的这番话当成是你在威胁我吗?”

  “呵呵,这位小姐,我只是在秉公办理而已,如果你能拿出证据来证明这些,我不仅让你保释这两个女人,而且会宣布她们无罪释放,怎么样。”秦放安端坐在椅子上,看着白芷晴,淡淡的说道.

  既没有把话说死,也没有说放人,总得就是一句话,想要放人拿出证据来,如果拿不出证据来,不放人,那就不管他的事情了。

  “秦局长,照你这么说,你这一次铁了心的不放人了。”

  陆天星看着秦放安,语气已经有些冰冷,他要是猜的没错的话,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的证据,就算有,恐怕都被删的干干净净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