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

  听到薛曼的话,这个儒雅男子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他还从来没有听过这么直白的回答。

  陆天星也是一脸的黑线,眼神有些怜悯的看了一眼这个儒雅男子男子,招惹谁不好,非要去招惹薛曼,简直是嫌自己活的不耐烦了。

  儒雅男子不愧是酒吧老手,短暂的错愕之后,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开口说道:“这位美丽的小姐,我……。”

  还没有等年轻男子把话说完,薛曼再次开口说道:“别你什么你,我什么我的,身为一个男人想要泡妞,却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吗?我看你就是一个娘娘腔,你不是想要泡我们吗?很简单,把这个家伙揍一顿,今天晚上姑奶奶就答应你,跟你约会怎么样。”

  说话间,薛曼毫不客气的将手指头指向了旁边看热闹的陆天星。

  “我去。”

  陆天星正准备喝酒,听到薛曼的一番话,差点就嘴里的酒全部给喷出来,呛的一阵咳嗽,尼玛,要不要这么坑,他就看个热闹而已,非要给他整点事才甘心吗?

  薛曼完全当做没有看见陆天星那杀人的眼神一样,自顾自的说道:“怎么,你不敢吗?连这点勇气都没有,还学人家泡妞?你也不怕给男人嘛丢脸。”

  话音未落,薛曼对着陆天星再次开口说道:“看什么看,身为一个男人,保护自己的女人不受外人打扰,这不是你应该做的事情吗?你不想这么做?还是想看着别人去泡你的女人?”

  “好吧!薛部长,你赢了,他交给我。”

  听到薛曼的话,陆天星一脸的黑线,苦笑着摇了摇头,看着这个儒雅男子说道:“这位先生,我身边的女伴不喜欢被别人打扰,麻烦你离开,不要让我难做。”

  “这位先生,正所谓窈窕淑女……。”

  这个年轻男子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陆天星打断,道:“你可以选择不离开,不过,你的考虑你的手是不是比这个玻璃硬。”

  说话间,陆天星将酒杯当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将酒杯放在了年轻男子的面前,手掌微微一用力,只听见咔嚓的声音,陆天星手上的酒杯直接被他捏得粉碎,伴随着他的五指张开,几乎化成粉末的玻璃杯碎片从他的手中滑落到地上。

  “咕咚!”

  看到这一幕,这个儒雅男子只觉得浑身上下冷汗直冒,眼神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陆天星,捏碎玻璃酒杯的人并不是没有,但想要将玻璃酒杯碎片捏成粉末,而且自己的手掌毫发无损,这需要多么强大的力量,这家伙还是人吗?

  这要是捏在他的骨头上,还不把他的骨头给捏的粉碎了。

  “这……这位兄弟,我……我现在就走,不打扰你们了。”

  说话间,这个儒雅男子满头大汗的朝着旁边走去,美女虽然好,但那也得有命去享用而已。

  “切,果然是废物,一吓就跑了,没种。”看到儒雅男子如同见鬼一样离开,薛曼不屑的撇撇嘴说道。

  陆天星示意服务员在给自己拿过来一个酒杯,一脸不爽的看着薛曼说道:“我说薛部长,你现在是不是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了。”

  “解释,为啥要给你解释,我这是给你英雄救美的机会,再说了,你身为男人不应该为我们出头吗?”薛曼毫不客气的回答道,反正有白芷晴在这里,陆天星不敢把她怎么样。

  “再说了,你不觉得我的这个方法非常好吗?你看看现在还有谁敢打扰我们。”

  陆天星目光扫过周围,不得不说,薛曼的这个办法的确非常的不错,至少现在所有人在看向他们目光的时候,隐隐约约带着一丝恐惧,能将一个玻璃杯捏成粉末,这种人还是有多远离多远比较。

  没有人在打扰,陆天星也乐得轻松,和白芷晴等人有说有笑的,一边听着耳边那悠扬的音乐,心情也变得放松了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一个充满了嚣张和张狂的声音在酒吧中响起:“臭婊子,别给脸不要脸,你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是金陵方家的二少爷,老子今天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别给脸不要脸,不然的话,信不信老子一句话,就让人~轮~了你。”

  伴随着这个声音响起,一个冰冷的女人的声音响起:“这位先生,请你自重,我只是一个酒吧服务员,不是什么陪酒女,请你自重。”

  听到这个声音,陆天星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他觉得这个声音非常的熟悉,好像是在哪里听过。

  陆天星下意识的扭过头,朝着声音的发出的方向看过去,顿时发出一声惊讶的声音:“咦,她怎么会在这里?”

  听到陆天星那充满疑惑的声音,白芷晴,林倩茹,薛曼三个女人都是顺着陆天星的目光朝着前面看过去,立刻就看见一个女服务员正一脸愤怒的站在那里,虽然酒吧灯光有些昏暗,但是依然掩盖不了她那俏丽的脸蛋和堪比模特的身材。

  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服务员,虽然身上穿着酒吧服务员的制服,但是依然掩盖不了她那火辣的身材,她那乌黑亮丽的秀发扎在后面,不施粉黛的俏脸给人一种清纯如水的感觉。

  在她的对面,一个年轻男子正满脸火热的看着她,眼中闪烁着淫~邪的光芒,那目光仿佛是打算将这个女人身上的衣服给扒光。

  “咦,怎么会是她?”

  当看清楚这个女人的面容的时候,白芷晴也忍不住的发出一丝惊疑的声音。

  听到白芷晴的话,薛曼和林倩茹两人都是用一种疑惑的目光看着白芷晴:“芷晴,你认识她?”

  白芷晴轻轻的点了点头,解释道:“前段时间我和天星不是去江南了吗?她就是江南一家会所的老板,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她就离开了江南,只不过我没有想到她居然会出现在金陵,而且,她居然舍得放下自己的身段来做一个酒吧服务员。”

  ps:每天三更不间断,感谢最近这段时间打赏的兄弟,求推荐票,求月票,统统都求!!!(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