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前面那曼妙的身影,陆天星此刻也有一些惊讶,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里在碰到栾红月,他更加没有想到栾红月真的是洗尽铅华,让自己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此刻的栾红月再也没有了往日风~骚~入骨的模样,而是变得普通起来,除了那几乎掩盖不住的美丽容颜之外,她的打扮和气质几乎和寻常人没有任何的区别,没有了精于算计的眼神,没有了引~诱~男人犯罪的气质,完全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丝毫不知道有人注视着自己的栾红月俏脸上带着难以掩盖的愤怒之色,眼神带着怒气的看着眼前的年轻男子,身子不断的往后退,竭力阻止年轻男子伸过来的咸猪手,她虽然在江南的时候,是江南赫赫有名的交际花,名声并不好,但是却从来没有男人占到过她的便宜。

  曾经对于她来说,身体是她可以利用的武器,但是现在,她的身体却是送给自己男人最好的礼物,决不允许任何玷污。

  “这位先生,请你自重,我只是服务员,不是什么陪酒女。”

  栾红月身子往后面退去,躲过这个年轻男子的咸猪手,脸上流露出一丝愤怒的神色。

  “切,有区别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群女的打的是什么主意,装什么贞洁烈女,不就是想要钱吗?老子这辈子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只要你今天伺候好我,一万,十万,一百万,随便你开,这点钱,我一天的零花钱而已。”坐在酒吧卡座里面的那个年轻男子一脸火热的盯着栾红月,开口说道。

  他早就听说在怀念酒吧来了一个绝色大美女,那模样,看一眼就让人魂牵梦萦的,前几天一直没有时间过来看看,今天过来一看,这女人果然和传闻那样,简直是为勾~引男人而生的,要是能将这种女人给征服,绝对非常的拥有成就感。

  栾红月在听到年轻男子的话后,脸色变得更加的愤怒起来:“抱歉,我对你的钱没有任何的兴趣,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再见。”

  话音落下,栾红月直接转身朝着后面走去。

  可是刚刚等到她转身,那个年轻男子已经从卡座里面走了出来,伸手拦住了栾红月,语气已经带着一丝不耐烦说道:“臭女人,别特么的给脸不要脸,在金陵还从来没有谁敢拒绝我,我看上你是你的福气,我告诉你,今天老子睡定你了,别给脸不要脸,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你扒光,在酒吧玩你。”

  看着这边发生的这一幕,薛曼重重的将手上的酒杯砸在桌子上,勐地从卡座上站了起来,怒声说道:“可恶,你这个家伙到底是不是男人,居然这么欺负一个女人,要不要脸。还有你们这群男人,到底是不是男人,看见一个女人这么被欺负居然无动于衷,我真替你们感到丢脸。”

  薛曼的声音在酒吧中响起,说话间,薛曼想也没想的从卡座中走了出来,直接走到了栾红月的身边,伸手将栾红月落在了自己的身后。

  而那名年轻男子在听到薛曼的话,刚想发火,但是当看清楚薛曼的容貌的时候,眼睛中顿时绽放出一道绿光,如同一头饿狼发现了食物一样。

  美女,又是一个极品大美女,看来是老天爷挺照顾他的,不仅给他送来了一个大美女,现在居然又送过来一个这么漂亮的大美女,虽然看起来脾气有些火爆,但无所谓,将这种脾气火爆的胭脂马征服在~胯~下,绝对是非常爽的事情。

  栾红月在看到薛曼之后,神色顿时微微一愣,她怎么没有想到替她出头的居然会是一个女人。

  “这位女士,谢谢你。”栾红月看着薛曼,轻声说道。

  “谢什么谢,我们都是女人,当然要好好保护自己,我就看不惯这种人渣,仗着两个臭钱就可以随便欺负我们女人。”薛曼摆摆手,豪气冲天的说道,她最看不惯的就是这个,一个大男人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

  听到薛曼的话,栾红月浑身上下一颤,摇了摇头的说道:“这位女士,你的好意红月心领了,但是这件事情和你没有关系,我希望你不要牵扯进来,他的身份不一般。”

  栾红月虽然有些感动薛曼站出来替自己出头,但是这个年轻男子刚才说了,他是方家的人,方家,在金陵家大业大,得罪方家,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绝对是一场噩梦。

  “走,你们走得掉吗?”

  这个年轻男子再次开口,眼神色眯眯的在薛曼和栾红月的身上打着转:“我告诉你们,今天你们谁也走不掉,乖乖的今天晚上陪我睡一觉,说不定我心情一好,赏你十万八万的,不然,你们两个都要遭殃。”

  说话间,年轻男子一脸色眯眯的模样,伸手摸向薛曼的脸蛋。

  “你敢摸姑奶奶,我看你活得不耐烦了。”

  薛曼的脸色立刻变得格外阴沉了起来,下一刻,薛曼直接伸出手,抓住了年轻男子的手臂,让他的手臂动弹不了,随后想也没想的抬起脚,狠狠的一记撂阴腿踢在年轻男子的胯下。

  “啊!”

  年轻男子顿时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脸色在一瞬间涨的跟煮熟的虾子一样,通红无比,眼睛瞪的老大,眼球几乎从眼眶中鼓出来,两只手捂着裤裆,整个人直接跪在了地上,身子都抽搐了起来。

  一些注意到这边发生事情的男人在看到这一幕之后,都是忍不住的感觉自己的裤裆一阵冰凉,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

  尤其是一些在刚才还把薛曼当成自己猎物的男人更是吓得一阵冷汗直冒,幸好他们刚才没去,要不然被突然的来这么一下,天知道以后这东西以后还能不能用。

  陆天星看到这一幕,一脸的黑线,他发现薛曼这一招用的越来越娴熟了,而且是炉火纯青,毫无防备,一言不合就踢出来了。

  “陆天星,小曼她……。”

  看到这一幕,白芷晴脸色一变,下意识的将目光落在了陆天星的身上。(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