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你们坐在这里就行了,我过去处理一下。”

  陆天星摆摆手,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站起身来,朝着薛曼的方向走过去,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至于被薛曼打的那个年轻男子完全是咎由自取,压根就不值得同情。

  “臭婊子,你好大的单子,竟然敢打方少爷,我看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现在乖乖的跪下求饶,不然,天皇老子也救不了你。”

  和这个年轻男子坐在一起的几个纨绔子弟立刻站了起来,一脸阴沉的看着薛曼和栾红月。

  “跪下求饶,一个纨绔子弟而已,肆意妄为,今天给他一个教训算是轻了,带着他立刻滚。”

  就在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从薛曼等人的身后传来,陆天星已然走了过来。

  听到这个声音,薛曼倒是没有觉得什么,但是栾红月浑身上下却是勐地一颤,整个人如遭雷击一般,俏脸上流露出一丝激动的声色,捂着嘴,努力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因为她对这个声音实在是太熟悉了,熟悉的不能在熟悉,是这个男人将她所谓的最强武器,撕裂的粉碎,也是这个男人亲口告诉她,女人的身体不是最强的武器,也是这个男人在她最绝望的时候,伸出一只手将她从冰冷的深渊给拉了出来,给了她一个全新的生活。

  这个男人就是她这辈子永远不忘不掉的存在。

  陆天星从口袋中摸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燃,缓缓的走到栾红月和薛曼的身边。

  栾红月扭过头看着陆天星,当看到陆天星光秃秃的脑袋的时候,神色微微一愣,显得有些错愕陆天星的脑袋为什么一根头发都没有。

  对于栾红月错愕的目光,陆天星早就习惯了,翻了翻白眼,开口说道:“栾小姐,你和薛部长站到我的身后来,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就行了。”

  “嗯,三少爷,谢谢你。”

  栾红月轻轻的点了点头,压下心头的悸动,站到了陆天星的身后。

  “陆天星交给你了,狠狠的收拾这个色狼,最好让他变成一个太监。”

  薛曼冲着陆天星挥舞了一下拳头,没有再说什么,同样是站到了陆天星的身后。

  “你是方家的人?”陆天星看着年轻男子,语气波澜不惊的说道。

  “没错,老子就是方家的二少爷方天。”

  方天被和他一起的几个男人扶起来后,看向陆天星和薛曼等人,满脸的狰狞之色:“臭婊子,你竟然敢打我,你好大的胆子,我今天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老子要狠狠的~草~你,不仅如此,我还要让你们成为一条人尽可夫的母狗。”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信不信老娘让你一辈子变成一个太监。”听到方天的话,薛曼怒火冲天的说道。

  “薛部长,稍安勿躁,这些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就好了,一个女人,少生气这样才会更年轻。”

  陆天星示意薛曼稍安勿躁,看着方天说道:“方家的二少爷,这么说来,方恒是你的哥哥了。”

  “不错,他就是我哥,臭小子,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跪下给我磕三个响头,再让你身后的两个小妞陪我一晚上,我就大发慈悲的放过你,不然,我不介意让金陵的垃圾堆在多几具尸体。”方天一脸狠辣的说道,完全没有把陆天星放在眼中,在金陵,他就是老大。

  “多几具尸体,果然是一丘之貉。”

  陆天星冷冷一笑,看着方天冷笑道:“就在今天中午的时候,也有人跟我说过这番话,结果他被我一脚踢碎了脸,然后给我废掉了,这辈子估计也只能做一个太监了,对了,他说他叫方恒。”

  “是你废了我大哥。”

  听到陆天星的话,方天微微一愣,眼神顿时变得充满杀意,语气也变得怨毒了起来:“原来是你,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我正要找你报仇呢!没想到你现在竟然主动送上门来,好,好得很,我今天就废了你,让你跪在我哥的面前求饶。”

  话音落下,方天对着身后的几个纨绔子弟说道:“你们几个还愣着哪里干什么,全部给我上,抓住这的小子,今天我要打断他的腿,让他成为一个人棍,记住,千万不要伤了这两个小妞,等老子享用完之后,再把她们赏给你们玩玩。”

  “哈哈哈,方少,你果然够痛快,这么漂亮,又有味道的小妞比起男人天堂里面的那群小妞要好上十倍不止,比我上次玩的那个校花还要有味道,看来今天晚上我要尝尝鲜了,不过,我听说有一个什么玩法叫做俄罗斯轮盘和深~水~炸弹,说起来,我还没有试过了,方少,不如今天晚上我们这么玩怎么样,看看是不是传说中的非常的刺激。”

  一个头发染成黄色,打着青年,一副纵~yu~过~度模样的纨绔子弟大笑着说道。

  其他的几个纨绔子弟听到这番话都是哄堂大笑起来,眼神yin~邪的在薛曼和栾红月两人的身上打着转,压根就没有把陆天星放在眼中,对于他们来说,在金陵他们就是天皇老子,谁能把他们怎么样,别说是抢两个小妞了,就算杀了人也没人敢说一句话。

  “无耻败类。”

  薛曼气的满脸通红,冲着陆天星,怒火冲天的说道:“陆天星,我要废掉这群王八蛋,气死我了,我要废了他们。”

  “哈哈,废了我们,小妞,今天晚上我会让你废掉我们的,不过那得看你活~好不好了。”

  黄头发的纨绔子弟哈哈大笑,冲着薛曼来了一个飞吻,目光落在了陆天星的身上:“小子,再给你一次机会,跪下,给我们磕几个头,然后从哥几个的胯下像条狗一样爬过去,今天我们就大发慈悲的放过你。”

  “哈哈……。”

  其他的几个纨绔子弟也跟着大笑了起来。

  “聒噪。”

  陆天星眼中闪过一道冷光,身影一闪,出现在几个纨绔子弟的身边,没有人看到他是怎么出手了。

  所有人只听见啪,啪,啪的耳光声不断的响起,那刚才还是不可一世的几个纨绔子弟直接就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酒吧的小桌子上,接着一道道痛苦的惨叫声响彻在整个酒吧。

  刚才还是叫嚣着几个纨绔子弟此刻整个半边脸都凹陷了下去,整张脸看起来血肉模煳,显然是被这一巴掌,直接把脸颊上的骨头给打碎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