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一幕,酒吧中其他的人都是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先前那个女人彪悍也就算了,没想到这后来出现的这个男人下手竟然比前面的女人还要狠,直接一巴掌把一个人的脸的骨头都打碎了,这得需要多大的力量才能做到,而且他看起来也不强壮,怎么拥有这么可怕的力量。

  相对于男人的惊讶,一些女人则是两眼放光的盯着陆天星,那模样似乎是打算把陆天星的衣服给扒光,看看这个男人为什么拥有这么可怕的力量,甚至有的女人还冲着陆天星舔了舔舌头,如果不是现在不是时候,这些女人恐怕会毫不客气的主动上去献~身,看看陆天星其他地方是不是和他的手臂一样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你……你竟然敢打他们,你死定了,我告诉你,你死定了。”

  方天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身子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脸上闪过一抹惊惧,他怎么没有想到陆天星居然真的敢动手,而且还下手这么狠。

  “我死定了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今天你死定了。”

  陆天星从口袋中再次摸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上,一步步的走向方天,每走一步,方天的脸色就难看一分。

  随着陆天星离他越来越近,方天的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

  “你……你想怎么样,你敢打我不成。”

  方天强忍着心头的恐惧,刚刚陆天星那可怕的力量让他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可不想被人一巴掌把半边脸的骨头都抽碎了,看那模样,估计整容都不见得能成功了。

  “我不想怎么样,只不过我这种人最不喜欢你这种垃圾了,如果你调~戏女人,倒也无可厚非,你情我愿的去酒店开~房~啪啪啪也是你的事情,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调~戏我的朋友,还想让她们陪你睡觉,看你的这模样,做的也是轻车熟路的,以前没少做这种事情吧!既然如此,你说我如果废掉你的话,算不算是为民除害。”

  听到陆天星的话,方天的身子一颤,脸上的恐惧之色更加的浓厚起来,他要是废掉了,这辈子再也不能碰女人,这和杀了他有什么区别。

  “你……你别欺人太甚了,我……我告诉你,我是方家的人,我爸是金陵的市长,你最好考虑清楚了,如果你敢对我怎么样,我保证你会死的很惨。”

  方天还抱着最后一丝侥幸,认为陆天星不敢动他。

  陆天星在听到方天的话后,脸上顿时露出了一道冷笑。

  他会害怕报复吗?

  不会,如果害怕报复他就不会在警察局直接废掉方恒了。

  他不是什么大圣人,也不是什么善人,他只知道人敬我一尺,我敬他人一丈,他人欺我一分,又何必再客气,打的他求饶。

  “嗖!”

  屈指一弹,手上的烟头划过弧线掉落到地上,陆天星眼中闪过一道冷芒,向前踏出一步,在方天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对着他的脸抡起胳膊就是一巴掌。

  “啪!”

  一声清脆的声音在大厅内响起。

  灯光下,方天被陆天星的一巴掌抽的直接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他身后一个刚刚苏醒过来的纨绔子弟的身上,直接将这个纨绔子弟再次砸晕了过去。

  “这一巴掌味道怎么样,你不是很狂吗?方家不是很牛吗?你站起来,看看我敢不敢再抽你一巴掌。”陆天星仿佛走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看着方天平静的说道。

  “你……。”

  听到陆天星那张狂的话,在感受到脸上火辣辣的疼,方天只感觉心中怒火翻涌,眼睛死死的盯着陆天星,如果眼神能杀人,他一定要让陆天星死上千百次。

  但是现在他根本不敢和陆天星翻脸,他相信如果他跟陆天星翻脸,陆天星绝对会毫不客气的再给他一巴掌。

  “你别太过分了。”方天一脸憋屈的说道。

  “这就算过分了吗?算了,既然这样,那我就放过你一回,不过,你刚才说要废掉我,还让我像条狗一样爬出去,还调~戏我身边的美女,你说说这个咱们怎么算,当然,我这人大人有大量,给你想个办法,你不是说自己钱多吗?那就用钱来买你的四肢和赔偿我们的精神损失费,不多,一条腿一个亿,你四条腿,外加精神损失费,勉勉强强赔偿五亿就好了。“陆天星轻描淡写的说道。

  “你这是在抢劫。”方天被陆天星的一番话气的几乎吐血。

  陆天星微笑着说道:“不,这比抢劫更快,你要是不给也没关系,我废掉你就行了。

  “废~你~妈~逼,你以为老子怕你不成,我弄死你。”

  听到陆天星的话,方天怒火冲天,怒吼一声,眼中陡然闪过一抹凶光,勐地从口袋中掏出一把蝴蝶刀,狠狠的刺向陆天星的胸膛。

  如果换做是普通人遭遇到这突然的袭击,肯定是慌忙无比,哪怕是薛曼恐怕也会惊慌失措,毕竟两人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但是陆天星是普通人吗?

  连神话级的人都破不了他的防御,方天只不过是一个纨绔子弟而已,在陆天星的眼中,和蝼蚁没有什么区别,连躲都不用躲。

  “你给我去死。”

  看到陆天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方天的眼中闪烁着狠辣之色,没有任何的犹豫,握着蝴蝶刀刺了过去,杀一个人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他爸妈会为他开脱,洗白,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砰!”

  “什么,这不可能,为什么会刺不进去,这怎么可能,这个家伙是人吗?”

  方天瞪大了眼睛,满脸的难以置信,因为他发现蝴蝶刀在刺向陆天星胸膛,还差几厘米的时候,就仿佛刺在了一块钢板上一样,再也不能前进分毫。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要杀了你。”

  方天脸上再次浮现出狰狞之色,拿起蝴蝶刀再次狠狠的捅向陆天星的胸膛。

  “给我滚。”

  陆天星眼中闪过冷芒,抬起手,直接抓住方天拿刀的手臂,微微一用力。

  “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立刻在酒吧中响起。

  “砰!”

  陆天星抬起脚,一脚踢在方天的身上,将他整个人给踢飞了出去,随后他的手臂一动,抓住从空中掉落的蝴蝶刀,顺势一甩。

  “咻!”

  蝴蝶刀瞬间贯穿了空气,直接将方天刚刚被折断的那只手的手掌钉在了地板上。(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