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我啊,方耀武,你不是想要杀我吗?你不是很有种吗?开枪啊,想要跟我同归于尽,方耀武你敢吗?”

  陆天星看到方耀武的模样,嘴角勾勒出一抹嘲讽的笑容,竟然不进反退,抬脚一步步的走向了方耀武,脸上带着张狂之色。

  “你……你别过来,陆天星,你别过来来,我要开枪来了。”

  方耀武发出歇斯底里的怒吼声,整个人像是被逼到悬崖的野兽一般,双目狰狞,拿着枪的手臂不断的颤抖着。

  陆天星没有说话,只是一步步的走向方耀武,嘴角带着一道笑容,完全没有把方耀武的威胁放在眼中。

  “你……你别过来,别过来。”

  方耀武的身子不停的往后退,手臂哆嗦着,很想跟陆天星拼命,但是他真的不敢开枪,因为他怕死,他活着或许还有机会找陆天星报仇,但是如果他敢开枪的话,绝对必死无疑。

  “方耀武,你不敢开枪吗?你在害怕我吗?你不是就想要杀我吗?那你开枪啊,朝着我的脑袋开枪。”

  陆天星指着自己的脑袋,满脸嘲讽的看着方耀武说道:“可惜,你不敢,你没有和我拼的勇气,你怕杀不死我,方家会被我杀得干干净净,不过,你们也死不足惜,助纣为虐,颠倒黑白,方耀武你和你的家人简直就是罪该万死,说实话,要不是在这里,我一定将你和你儿子给千刀万剐了。”

  “陆天星,你有种再说一遍,你别再过来了,我真的会开枪的。”

  “我再说一遍又如何,方耀武在我眼中,你就是蝼蚁。”

  陆天星看着方耀武,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向前踏出一步,身影一阵扭曲,瞬间出现在方耀武的身边,伸手一抓,只听见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方耀武拿枪的手腕直接被折断,手上的枪再也拿不住了,从手中掉了出来。

  还有等这把枪掉落在地上,陆天星手臂一抓,瞬间抓住掉落的手枪,抬起手臂将枪口顶在了方耀武的脑袋上。

  感觉到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自己的脑袋,方耀武的呼吸一下子变得急促了起来,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黑洞洞的枪口传来的冰冷气息,甚至有种感觉,他今天一定会死在这里。

  “陆天星,你……你想做什么。”

  方耀武声音有些颤抖的看着陆天星,他现在终于有点怕了,此时在他的眼中,陆天星简直就是一个魔鬼,一个无法无天的魔鬼。

  “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是想让你跪在地上给我道歉而已。”陆天星语气波澜不惊的说道。

  方耀武听到这番话,瞳孔陡然放大,怒吼道:“什么,让我跪在地上给你道歉,你痴心妄……。”

  “砰。”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陆天星已经扣动了扳机,子弹带着炙热和火药的气息呼啸而出,紧贴着方耀武的耳朵飞来了过去,直接打在他身后的墙壁上。

  一丝冷汗在这一刻从方耀武的额头上往下冒出来,在枪响的那一刻,他似乎嗅到了死亡的气息,能清晰的感觉子弹擦着头皮飞过的炙热气息。

  “不好意思,枪走火了,我还以为可以打爆你的头呢!不过,你放心下一次肯定不会偏了。”

  陆天星微微一笑,侧着眼睛看着方耀武:“对了,你刚才想要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你把你刚才的话再跟我说一遍。”

  “你……。”

  方耀武的双拳握的越来越近,呼吸也在这一刻变得越来越急促起来,一双眸子带着掩盖不住的阴森和怨毒之色,明知道陆天星这是在威胁他,但是却无可奈何,天知道他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子弹会不会打在他的脑袋上。

  “你赢了。”

  方耀武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陆天星,最终从牙齿缝中挤出三个字来,当说完之后,方耀武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所有的力气就仿佛全部被抽干了一样。

  “方市长,既然我赢了,我想你应该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吧。”陆天星淡漠的说道。

  方耀武死死的盯着陆天星,浑身僵硬,一股前所未有的屈辱从心中涌现出来,让他的脸看起来扭曲到了极点,眼中带着令人心悸的寒芒,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陆天星,你确定要这么做?”

  “我很确定我要这么做。”

  陆天星语气波澜不惊的说道:“当然,你可以选择让我帮你,不过,我的手段比较暴力,你确定要我帮你。”

  “你……,好,我跪。”

  方耀武脸色的肌肉一阵抖动,猩红的眸子死死的盯着陆天星,就仿佛要将陆天星一辈子记在脑海中一样,双腿弯曲,缓缓的朝着地面上跪去。

  “噗通!”

  方耀武的膝盖落地,声音沉闷,他的双手放在膝盖上,拼命的握紧,指甲掐进肉里也未知未觉,相比于**上的痛苦,精神上才是最大的痛苦,他发誓,他一定要把陆天星给碎尸万段。

  “三少爷,我向你道歉,是我没有管教好这个逆子,冲撞了你,我向你道歉。”

  方耀武的声音沙哑,甚至有些波澜不惊,但是语气中透露出来的寒意却让人不寒而栗。

  秦放安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的看到这一幕,他怎么没有想到陆天星竟然真的逼得方耀武给自己跪下道歉了,这也太张狂,太霸道了点,难道这就是陆家的行事风格?

  “方市长,原来你也知道下跪啊,我还以为你不会下跪,我正准备出手帮你呢!”陆天星一脸玩味的看着方耀武说道。

  方耀武在听到陆天星的话之后,脸色变得越发的狰狞起来,手指死死的掐着膝盖,鲜血染红了裤子,嘶哑着声音说道:“三少爷,我已经跪下给你跪下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是想要告诉方市长,当初你给儿子洗地,让黑的变成白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那些人的想法,当那些人跪在地上求你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饶了他们,你现在觉得憋屈了,那你当初为你儿子把黑的变成白的,让那些人被千夫所指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他们有多么的憋屈,现在只不过是一报还一报而已。”

  陆天星语气波澜不惊的说道:“再说了,你不觉得这个结果很不错吗?你儿子虽然变成了太监,但从今往后好歹有了做好人的资本,以后不能祸害别的女人了,这样不是挺不错的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