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如水,整个房间中都在回荡着让人想要犯罪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声音才渐渐消失,那柔软的大床上,两具因为剧·烈·运动之后,而飘·上·云端的男女终于停了下来,浓重的喘·息·声充斥着整个房间。

  卧室当中,陆天星浑身上下布满了汗水,古铜色的皮肤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吸引人的眼球。

  而旁边的薛冰,那光·溜·溜的娇·躯上此刻也是布满了红晕,浑身上下也是香汗淋漓,傲·人的圣·女·峰伴随着呼吸一阵上下起伏,让陆天星眼睛为之一亮,有些忍不住的伸出手握住了其中一团·柔·软把玩了起来。

  他现在才知道,之前自己绝对是小看薛冰了,这凶·器比安琪儿也不逞多让,看来得找个时间让薛冰用这对宝·贝·好好服侍一下才行。

  而薛冰仿佛没有感觉到陆天星在自己身上作怪的动作一样,双目紧闭,胸膛一阵剧烈的起伏,娇·躯也在微微颤抖着,似乎在回味刚才那种深入灵魂的感觉。

  “这个混蛋的战斗力果然很强,怪不得身边有那么多的女人,连皇甫玫瑰这种女人都能征服……。”

  回想起刚才的画面,薛冰忍不住的在心中暗暗说了一句话,同时在心中回想起当初和玫瑰打赌的画面,心中哼哼道:“看见没,皇甫玫瑰,这就是本小姐的魅力,稍微勾一勾手指头,你男人不就上钩了,你给我等着,等着给姑奶奶我洗内·衣·吧!”

  看了一眼薛冰,陆天星用一只手从旁边拿起一根香烟给自己点上,施施然的吐出一个烟圈,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脸上不由自主的闪过一抹无奈之色,没想到他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和薛冰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看来是自己来京城这几天过的太压抑了,处处受制于人,所以被薛冰这么一刺激,就冲动了。

  不过,陆天星倒是没有什么太过后悔的,薛冰为了帮他,三番两次的冒险,这份情已经足够说明一起了。

  “赶紧松开我,身上黏糊糊的,我要去洗澡。”

  而就在这个时候,薛冰终于回过神来了,感受到胸前传来的异样感觉,顿时没好气的拍了一下陆天星的手,打算起床去洗个澡,结果刚刚起身,就感觉下·身·一股撕裂般的疼痛传来,让薛冰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没好气的在陆天星的胳膊上掐了一下:“陆天星,你这个混蛋,你难道不知道姑奶奶是第一次吗?居然都不知道怜香惜玉,你是想疼死我吗?”

  刚刚还不知道怎么开口去说这件事情的陆天星,在听到薛冰的这番话之后,额头上忍不住的出现了一道黑线,他刚才要是没有记错的话,分明是这小妞说自己要做女·骑·士的,硬是把自己按在了身下,而且,比自己还要疯狂,现在却翻脸不认人,这还有没有天理了,他是受害者好不好。

  当然,这番话,陆天星只能在心里说说,不可能说出来,不然的话,今天晚上死定了。

  “那个小冰,刚才我……。”

  “怎么你是不是想说这是一个误会,然后想吃干抹净不认账?”

  薛冰双眸死死的盯着陆天星,一只手却伸进了被窝了里面,抓住了陆天星的把柄,冷笑着说道:“你如果敢说吃干净不认账这句话出来,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没收你的作案工具。”

  听到薛冰的话,感觉到自己的把柄被抓住,陆天星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这小妞似乎有点狠。

  看着陆天星的模样,薛冰顿时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薛冰的这一笑,使得有些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消失不见了。

  陆天星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看着近在咫尺的薛冰,不得不承认,薛冰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如果不是那火爆的性格,单单是身材和容貌,对于任何男人来说都是拥有莫大的诱·惑。

  陆天星几乎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将薛冰给压·在·身·下·啪啪啪了,这要是让薛曼知道了,恐怕会和他拼命。

  “怎么,不说话了,姑奶奶做你的女人,还能够委屈你不成?”

  薛冰在看到陆天星沉默之后,再次开口说道:“再说了,我又没有让你和白芷晴离婚娶我,你怕我什么?”

  “小冰,我不是这个意思。”

  陆天星看着薛冰的模样,只是伸出手搂住了薛冰的娇躯,叹息了一口气说道:“我只是觉得,这样对你太不公平了,你是一个好女孩,可我却不是一个好归宿,我这一次来京城到底是因为什么,我想你很清楚,说到底,我现在都他·妈·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离开京城,你知道吗?”

  “你死了,我为你守一辈子寡。”薛冰看着陆天星,重重的说道,她这辈子没有对任何男人动心过,陆天星是唯一一个,她无怨无悔。

  你死了,我为你守一辈子寡!

  听着薛冰这掷地有声的话,陆天星浑身上下一颤,一股暖流立刻涌上了心头,飞速的传遍全身。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小冰,我不是担心这个,我……。”

  “我知道,你是担心别人知道我和你之间的关系之后,会来对付我,对吗?”薛冰立刻打断了陆天星的话开口说道。

  她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不明白陆天星这番话中的意思到底什么。

  陆天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个,而且最担心的就是薛冰,白芷晴她们大不了待在魔都不出去就行了,只要待在魔都白芷晴她们就不会遇到什么大危险,但是薛冰不同,她是炎黄组的成员,必要的时候需要执行任务,对付薛冰,远远比对付白芷晴要简单的多,一旦薛冰和他的关系曝光,薛冰就危险了。

  可是让他跟薛冰说离开炎黄组,估计这也不可能,按照薛冰的性格肯定不会答应的,他也不喜欢强迫自己的女人去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陆天星,你放心好了,我又不是傻子,肯定会小心翼翼的,不会有什么危险,你就把心放回肚子里面去吧。”薛冰看着陆天星故作轻松的说道。

  小心翼翼就不会有危险吗?

  白芷晴和他哪一次不是小心翼翼的,结果还不是危机重重。

  陆天星再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知道开口说什么。

  看着陆天星的脸庞,薛冰再次开口说道:“怎么,你不会是真的想要赖账吧!”

  “没有。”

  陆天星摇了摇头,看着近在咫尺的薛冰,突然微笑着说道:“你不是说要洗澡吗?我刚才在想,要不要跟你一起洗一个鸳·鸯·浴,顺道帮你搓搓澡,里里外外的洗一次。”

  耳畔响起陆天星这个看似耍流氓的话,薛冰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浓厚的笑容,陆天星这番话分明是间接的承认了她和他之间的关系。

  “既然想了,那你不打算付诸实际行动吗?”薛冰妩·媚的白了陆天星一眼说道。

  “小妞,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你可不要像现在跟我求饶。”

  陆天星看着薛冰的模样,脸上闪过一抹邪恶的笑容,在薛冰的翘·tun上使劲的拍了一下,在薛冰娇嗔的惊呼声当中,直接将她腾空抱了起来,两人直接光·溜·溜的朝着浴室走了过去。

  今天晚上,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清晨,明媚的阳光从天空当中洒落下来,对于京城来说,今天是一个难得看见太阳的好天气,明媚的阳光洒落在城市每个地方,将黑夜之中残留的糜烂气息给冲洗的干干净净。

  杨家。

  明媚的阳光照射在大厅当中,令整个房间的光线都非常的好,照耀在人的身上暖洋洋的,但是杨安龙却仿佛没有感觉到丝毫的暖意一样,他的浑身上下都散发出阴冷到极点的气息,还有一丝掩盖不住的杀意和狰狞。

  在他的面前,一个男子正跪在他的面前,脸上带着惊恐万状的神色,额头上大汗淋漓,但是却连一句话也不敢说,更别说用手去擦汗了。

  这种诡异的气氛已经整整持续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杨安龙就这样坐在旁边,宛如一尊雕像一般,没有任何的动作。

  失败了!

  竟然又失败了。

  杨安龙怎么没有想到明明万无一失的计划竟然失败了,派了一名神话级中期,而且还极为擅长模仿的强者去魔都抓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居然也失败了,连人都被阎罗殿给带走了,这让杨安龙原本就差到极点的心情变得越发的糟糕起来。

  虽然愤怒,但是杨安龙并并没有太过在意这件事情,就算陆天星知道这一次绑架白芷晴的人是杨家安排的,他也无所谓,反正早就和陆天星撕破脸皮,两人就差正面交锋了,在结仇一次,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无所谓了,只所以不爽是因为接连在陆天星的身上吃过两次亏,却没占到丝毫的便宜,换做是谁恐怕都会心情不舒服。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