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件事情背后极有可能是林雅妃指使,王延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压下心头的怒火和杀机,沉声说道:“好,好的狠,这一次我王延志认栽,今天是我儿子的错,我替他向你道歉。”

  王延志几乎可以肯定陆天星敢这么嚣张,一定是因为林雅妃给他撑腰,否则,怎么敢这么嚣张,马上就是现任~市~长换届的时候到了,他有极大的可能在进一步,成为魔都的市~长,王听他绝不能在这个时候出现任何的意外,否则,他的政~敌绝对不介意动手,让他彻底这一次竞争无缘。

  现在这口恶气不管他咽不咽的下去,都必须咽下去,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这是一千万,算是我替我儿子赔罪,希望阁下不要介意。”

  王延志从身上摸出发出支票,刷刷的写了几笔,递给身边的一名壮汉:“把支票给他,另外你们两个把少爷带回来。”

  王延志是魔都的副~市~长,王家在魔都自然有非常多的产业,一千万对于王家来说,压根算不上什么。

  站在王延志身边的两名保镖接过支票走向陆天星,其中一人则是打算扶起地上的王凯。

  “一千万,好多钱啊,可惜,我不需要。”

  陆天星接过支票,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看着低头准备扶起王凯的那名保镖,眼中冷光一闪。

  “砰~!”“砰~!”

  只听见两声闷响,这两名保镖瞬间被踢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挣扎着半天爬不起来,显然是受到了不小的伤势。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都静止了。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王延志明明是服软了,陆天星居然会选择再次出手。

  王凯瞪大了眼睛,看着飞出去的两名保镖,身子一哆嗦,乖乖的趴在了地上,再也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了,生怕陆天星把他也当成皮球踢出去。

  他算是看明白了,陆天星这家伙就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愣头青,愣头青都是一群傻子,不要命的家伙,他可不想白白丢了性命。

  “一千万,一千万能买你儿子的命吗?”

  陆天星冷笑着扫过王延志,手指一动,手上的支票瞬间化作一团碎末从他的手掌心滑落。

  “阁下,你不要欺人太甚了,真当我王家怕你不成。”

  王延志眼中爆射出一缕凶光,杀意凛然。

  “欺人太甚?哈哈哈,我欺人太甚?你儿子带人来找我麻烦,还想要打断我的四肢,杀我全家,你现在说我欺人太甚?笑话,我要是没有一点实力,现在就躺在地上被人废掉四肢了,你跟我说这句话?”

  陆天星哈哈大笑,眯着眼睛看着王延志,寒声说道:“至于你们王家,我还真没有放在眼里,我不介意让你王家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你信吗?”

  话音刚落,杀意再现,恐怖如潮的杀意铺天盖地的呼啸而出,直接朝着王延志碾压过去。

  “老爷,小心。”

  站在两旁的几名保镖瞬间站到王延志的身边,想要挡住陆天星的气势。

  “砰!”“砰!”“砰!”

  毫无悬念,这几名黑衣保镖直接被震飞了出去,摔在地上,一口口的鲜血从嘴里喷出来,脸色瞬间变得宛如白纸一般,显然在这一瞬间直接被狂暴的杀意给震伤了五脏六腑。

  王延志脸色狂变,下意识的想要后退,却感觉身子像是不属于自己了一样,僵在了原地,只感觉自己瞬间深处在寒冰地窖一样,通体冰凉,几乎要被冻僵了,莫名出现的凄厉惨叫几乎要把他的心神都要摧毁掉。

  “你到底想怎么样。”

  王延志毕竟是一方枭雄,强忍着心头的恐惧,死死的看着陆天星。

  “我不想怎么样。”

  陆天星淡淡一笑:“不过,你儿子想要打断我的四肢,我就勉为其难的打断你儿子的四肢,不过,不是我动手,而是你,我要你亲自动手打断你儿子的四肢。”

  “你别欺人太甚了。”

  王延志脸色一变,双拳情不自禁的握紧,虎毒还不食子,王凯是他唯一的儿子,他怎么能亲手打断自己儿子的四肢。

  “你可以选择不做,不过,那就别怪我了,王家,魔都的大家族,我倒想试试我能不能把你们王家杀得干干净净,灭掉王家。”

  灭掉王家!

  杀光王家所有人!

  毫无感情色彩的话语在每一个人耳畔响起,犹如一道晴天霹雳一般,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在魔都还从来没有人敢和王家做对,更别说当着王家家主王延志的面说要杀光王家所有人,灭掉王家了。

  如果没有见识到陆天星恐怖的实力之前,所有人都会把陆天星这句话当成是一个笑话。

  但陆天星身上恐怖的杀意和凌厉的手段完全说明了一件事情,陆天星绝对能说到做到,至少,王延志和王凯今天是绝不可能活着走出金鹏大酒店。

  “怎么样,考虑好了没有,我的时间很宝贵的。”陆天星看着王延志,淡淡的说道。

  对于敌人,从来不需要心慈手软,因为敌人是不会感谢你的,对待敌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要直接把他们打死,打残,让他们见到你就怕为止,恶人不会向善,你要是不想被恶人欺负,那你就应该比他们更恶,更凶才行。

  善良只是对善良的人,而不是对恶人。

  听到陆天星的话,王延志脸色铁青至极,手指几次握在一起,想要掏出随身携带的手枪一枪崩了陆天星,但仅存的理智告诉他,如果敢动手,他们父子今天就真的没有机会再走出金鹏大酒店了,而且,他不敢赌陆天星会不会杀了他们。

  “阁下,你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太过了,我承认阁下的实力很强,但是我王家也不是吃素的,而且,你已经打断了他的一条腿,打伤了我的人,我想你的气也该消了,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何必咄咄逼人。”王延志紧盯着陆天星,沉声说道。

  “咄咄逼人?”

  陆天星冷笑一声:“王延志,你别把所有人当成傻子,如果我现在实力弱一点,你会对我手下留情吗?如果现在的这个人换做是我,我被打断了一条腿,你会在意吗?既然如此,何必在惺惺作态,打断你儿子四肢,或者你和你儿子都永远留在这里好了,反正仇已经结下了,再把你们杀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陆天星的话带着森然的杀机,仿佛一座巨石压在王延志的心脏上,让他喘不过气来,陆天星说的没错,如果是陆天星被他儿子打断了双腿,他看都不会看,顶多是赔点钱而已,如果纠缠不休,直接打死扔了,他魔都副~市~长压下这件事情轻轻松松。

  感谢:马辉标的多次打赏,求推荐,求推荐,推荐投了明天又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