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陆天星充满杀意的话,杨天恩眼中闪过一抹惊恐之色,但是旋即像是想起了什么,哈哈大笑道:“找死,陆天星,你敢杀我吗?我是炎黄组的人,杀了我,你就是炎黄组的通缉犯,不仅你要死,你身边的人一个都跑不掉……。”

  “是吗?”

  “砰!”

  还没有等杨天恩把话说完,陆天星压抑的怒火伴随着激荡的真气再也控制不住的爆发出来,整个人如同一头沉睡的狮子苏醒了过来一样,原本手臂粗细的铁笼子瞬间被真气震得四分五裂,将这个小房子洞穿出一个个触目惊心的窟窿。

  陆天星从铁笼当中走出来,每走一步,他身上的杀意就浓郁一分,铺天盖地的气势如同潮水一般笼罩在杨天恩的身上。

  “本来我不想杀你的,可惜,你偏偏找死,莫非你真以为在炎黄组,我就不敢杀你不成,谁给你的勇气?杨家吗?”

  陆天星一双眸子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杀意,身影一闪,瞬间出现在杨天恩的面前。

  “咔嚓!”

  杨天恩还没有消失的猖狂笑容立刻僵住了,随后,他的脸蛋涨的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他的喉咙被一双大手给掐住了,把他整个身躯都提到来了半空中,就仿佛被抓住脖子的鸭子一样,双腿不停的踢腾,但是却没有任何的作用,他的真气完全被陆天星的真气给镇压了下去。

  “你……。”

  杨天恩抓着陆天星的手臂,脸上浮现出一丝掩盖不住的恐惧之色,其实他之所以在这个时候来找陆天星,完全是因为他和杨凤安在外面商量好了,利用陆老爷子生死未卜的消息来激怒陆天星,而且料定不敢陆天星在炎黄组内杀人,他才敢自告奋勇的跑来羞辱陆天星一顿,以报刚才的仇。

  但是杨天恩怎么没有想到,陆天星竟然如此的凶悍,一言不合就动手,而且,他在陆天星的眼中看到了浓浓的杀意,陆天星真的会杀了他。

  恐怖,油然而生。

  “陆天星,你太放肆了,你竟然敢越狱,还敢伤害炎黄组成员,我看今天就算是天皇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冰冷的厉喝声传来,伴随着声音,只听见轰然一声巨响,房间大门四分五裂,几道身影从大门外面冲进来,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浓郁的肃杀之气。

  “陆天星,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对炎黄组的人动手,看来我们今天的确没有冤枉你,你就是杀害方家四口的凶手,你简直罪大恶极,陆天星,我奉劝你,乖乖的放了杨天恩,速速接受炎黄组的审判,不然,按照炎黄组规矩,就地处决。”为首的老者杨凤安看着陆天星,大义凛然的说道。

  陆天星掐住杨天恩的脖子,目光冷冷的看着杨凤安,嘴角勾勒出一抹嘲讽的笑容,眼中弥漫着一丝杀意,冷笑着说道:“既然想对我出手,就别说的那么大义凛然,你们杨家全是一群垃圾吗?炎黄组,炎黄组又如何,我告诉你,今天我要离开炎黄组,谁也挡不住我,谁挡我,谁死,不信你们来试试,看看我敢不敢把你们一个个的给宰了。”

  话音落下,陆天星浑身上下爆发出一道阴冷的气息,整个人都变得凶神恶煞起来,一手抓着杨天恩的脖子,朝着房间外面走去。

  这一刻,陆天星打定主意,不管后果如何,他都必须要去江南一趟,谁挡谁死,他现在已经顾不上炎黄组什么不炎黄组的,大不了撕破;脸皮。

  “陆天星,你想做什么,你肆意杀害方家四口,是我们亲眼所见,难道我们还污蔑了你不成,你还想狡辩吗?赶紧放了杨天恩,束手就擒。。”

  杨凤安眼底深处闪过一抹阴谋得逞的笑容,示意身边的杨家子弟退回到院落当中。

  “长老,跟他嗦什么,看他这个模样,就知道他是一个杀人凶手了,我看根本不需要再询问组长了,而且,他竟然敢对我们炎黄组的人出手,分明是担心事情败露,所以先下手为强,企图以杨天恩的命要挟我们逃出炎黄组,既然如此,不如我们直接斩了他,也当是为民除害。”站在杨凤安身边的一个青年阴测测的说道。

  “哈哈哈,好一个不为民除害,别把自己说的那名光明正大,炎黄组,就凭你们这群垃圾也配说自己是炎黄组的人,你们只不过是杨家养的狗而已,你们主子不敢出现在我的面前,就只剩下你们这一群狗在我眼前吠叫了吗?还是你们天真的认为我不敢杀你们。”

  陆天星哈哈大笑,语气中带着强烈的嘲讽之色,事到如今,他又怎么不知道杨家人为什么要把他抓进炎黄组,无非就是打算利用陆老爷子的事情逼他冲出炎黄组,和炎黄组为敌。

  虽然明知道这不过是杨家的一个陷阱,但是陆天星却毫不犹豫的选择钻进这个圈套,他在纽约九死一生,目的就是为了救自己爷爷一命,不管这个消息是真是假,他都要去江南陆家一趟,哪怕真的和炎黄组为敌,他也在所不惜。

  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既然你们这么想死,今天我就送你们上路。”

  “今天我就送你们上路”

  这几个字一出,陆天星身上压抑住的杀意再也掩盖不住的冲天而起,一股浓郁的血色波动从陆天星的身上冲天而起,笼罩在整个院落当中,空中的温度在一瞬间下降到了极点,似乎来到了寒冬腊月,滴水成冰。

  所有人在这一瞬间感觉眼前的陆天星仿佛变了一个人,变得凶神恶煞起来,那可怕的杀意如同潮水一般冲击着他们的心灵,让他们的脸色不由自主的闪过一抹恐惧之色。

  他们是炎黄组的人,也杀过不少人,也见过不少杀人如麻的犯人,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杀意这么恐怖的人,这个人简直就是一个魔鬼,这得杀多少人才拥有这么可怕的杀意,称之为杀神也不为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