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杨凤安长老死了,他真的杀了杨凤安长老。”

  “可恶,实在是太可恶了,必须要将这件事情告诉家主,让家主把他给杀了,不然绝对是我们杨家的劲敌。”

  “别着急,他当着组长的面杀了杨凤安长老,他死定了,他绝对不火活着走出炎黄组的,他死定了。”

  “对,一定要让组长杀了他。”

  看着陆天星毫不犹豫的捏碎杨凤安的脑袋,所有杨家子弟的脸色都是变得苍白起来,旋即都用一种嘲讽的目光看着陆天星,在他们看来,陆天星死定了,敢在炎黄组杀人,陆天星绝对没有活着的可能。

  “陆天星,我不是让你住手了吗?谁让你杀杨凤安的。”

  眨眼之间,司马凌云的身影已然出现在了院落当中,看着杨凤安的无头尸体,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起来,声音带着一丝不爽。

  “抱歉,你也知道我这个人胆子比较小,刚才被你这突然的一嗓子吓到了,一时控制不住真气,所以这才杀了他,抱歉了。”

  陆天星看了一眼司马凌云,轻描淡写的说道:“不过,我觉的你现在得感谢我一下才行,我这完全是替你炎黄组除害,再说了,我刚才又不是杀了一个人,只不过是打死一条狗而已,什么时候打死一条老疯狗也犯法了?”

  “你说什么,陆天星,你有种再说一遍,信不信我我杨家把你碎尸万段。”

  听到陆天星的话,那几个杨家弟子顿时勃然大怒,满脸狰狞,对着陆天星破口大骂起来。

  “组长,杀了他,他就是一个杀人凶手,我们怀疑他和方家灭门惨案有关,所以将他带回来,让他接受我们的调查,结果没想到,他竟然为了灭口,痛下杀手,把杨天恩和杨长老都给杀了,组长,你要是再不来,他会把我们全部杀光的,组长,你要替杨长老报仇啊。”一个杨家弟子指着陆天星满脸狰狞的说道。

  “组长,他就是一个恶魔,是他杀了方家四口,手段凶残到了极点,我们亲眼他去了方家,组长,杀了他,为民除害。”另一个杨家弟子大声开口说道。

  听着耳畔传来一声声指责的声音,司马凌云眉头微微皱起,眼中闪过一丝怒火,寒声说道:“你们全部给我住嘴,是非公论,我自然会调查清楚,来人,将他们给我全部抓起来,反抗者,格杀勿论。”

  听到司马凌云的声音,原本被杨凤安支开的炎黄组分部成员立刻从外面冲了进来,当看到杨凤安和杨天恩两人的尸体的时候,都是微微一愣,旋即,很快回过神来,如狼似虎的扑向那几名杨家弟子,直接将这几人给擒住了。

  “你们想干什么,抓我做什么,凶手是他,是陆天星。”

  “组长,你想要干什么,我们是炎黄组的人,你抓错人了,我们不是犯人。”

  “司马组长,你想要做什么,我们是炎黄组的人,你凭什么抓我,你有什么证据抓我,不要以为你是炎黄组的组长,你就可以随意包庇犯人,你信不信我去太上长老哪里弹劾你。”

  “我是杨家的人,你没有资格抓我,赶紧放了我,司马凌云,你是想要让炎黄组从此背负一个窝藏罪犯的骂名吗?”

  一个个杨家弟子脸色瞬间变了颜色,声色俱厉的叫嚷了起来,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轻举妄动,他们很清楚,如果他们真的敢反抗,司马凌云绝对会在第一时间杀了他们。

  司马凌云看着那几名叫嚣的杨家弟子,冷冷的说道:“包庇罪犯,我司马凌云从来不会做这件事情,至于为什么抓你,待会你们就清楚了,苍虎,进来,把你调查到的消息全部给我说出来,让他们死的明白。”

  “是,组长。”

  伴随着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一个身穿西装,带着金丝边眼镜,浑身上下没有丝毫强势气息的中年儒雅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什么,苍虎,杨凤安长老不是已经把他调开了吗?他怎么又出现了。”

  看到这个中年儒雅男子,那几名杨家弟子的脸色在这一刻都是变得异常的难看起来,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惊恐之色。

  中年儒雅男子代号苍虎,是炎黄组一位极为特殊的存在,实力仅仅是黄级境界,放在普通人的身上,这点实力甚至连进入炎黄组的资格都没有,但是苍虎偏偏进入了炎黄组,而且身居要职,是炎黄组刑法堂的堂主,金陵炎黄组分部的部长。

  究其原因,就是苍虎拥有出色的刑侦和追踪能力,能够凭借一点点的蛛丝马迹就能找出大量的线索来,曾经炎黄组追踪一名擅长易容和轻功的武者,无数人束手无策,结果就是苍虎利用自己的能力,轻而易举的找到了这名武者。

  更可怕的是别看苍虎一脸儒雅,读书人的模样,但是审讯人的手段却异常的恐怖,曾经就有人想着去挑衅苍虎,去观摩苍虎的审讯,结果这家伙从刑法堂出来之后,整整一个月都没有睡一个安稳觉,甚至看到肉就想吐,这个人还是炎黄组身经百战的精锐,杀过人也见过死人,能将这种人吓到一个月睡不好。

  在炎黄组所有人宁愿得罪司马凌云,也不想去招惹到苍虎,可想而知,苍虎有多么的可怕,。

  “组长。”

  苍虎走进来之后,直接无视那群杨家弟子,朝着司马凌云行了一个礼,缓缓的开口说道:“组长,接到你的电话之后,我立刻赶到了金陵警察局,幸好去的及时,方家四口的尸体还没有被毁掉,经过我的检验,方家四口人全部是被人别人用剑杀死的,而且,对方的剑法极为的高明,所有伤口处没有任何的停滞,完全是一剑毙命,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而且,方耀武一家四口临死之前瞳孔缩小,脸上带着一种不敢相信,十分震惊的表情,很显然杀死他们的人,一定是他们最熟悉的人,就算不是,那一定是这个熟悉的人派去的,否则不会露出这种表情,所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