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自己父亲眼中的怒火,韩子枫深吸了一口气,重新跪在了韩云涛的面前:“爸,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我同样知道我在做什么,你知道你儿子的命是怎么活下来的吗?是他背着你儿子,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把你儿子从死人堆里背出来的,他是我韩子枫的兄弟,生死之交的兄弟,如今他有难了,难道你让我这个兄弟袖手旁观吗?父亲你从小到大,不是一直在教导我,做人要顶天立地,忠肝义胆,问心无愧吗?我只是在按照你说的做,这一次江南之行我一定要去。”

  韩子枫声音掷地有声,他很清楚江南有多危险,但是他非去不可,陆天星是他的兄弟,生死之交的兄弟,当初要不是陆天星背着他,将他从死人堆里面背出来,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他韩子枫这个人了,男儿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这种眼睁睁看着自己兄弟面对危机的事情,他做不到。

  韩云涛听着韩子枫的话,脸色一阵阴晴不定,他从来没有想过在自己面前百依百顺的韩子枫竟然有朝一日会来反驳他的话,而且还是这么坚决,不容置疑。

  “爸,对不起,谢谢你养育了我这么多年,恕孩儿从今往后无法在身边伺候你了,替我向母亲说声对不起,请恕孩儿不孝,江南我一定要去,谁也阻止不了我,没有陆天星救我,那韩子枫早就死了,现在就算死,也顶多把命还给他,没什么大不了的。”

  话音落下,韩子枫猛地朝着韩云涛磕了三个响头,脑袋磕在石板上,咚咚作响。

  “爷爷,孙儿不孝,以后无法在你的身边侍奉你来了,希望你能原谅孙儿。”

  说完,韩子枫转身跪在韩老爷子面前,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做完这些之后,韩子枫没有任何犹豫的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陆天星是他的兄弟,也是他的救命恩人,他韩子枫从不做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哪怕前面是万丈悬崖,兄弟携手也能笑着面对,踏着敌人的尸体走过去。

  “等等。”

  看着韩子枫毫不犹豫的转身,没有等韩云涛开口,一直看着这一幕的韩老爷子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子枫,你真的要去江南吗?”

  “爷爷,以前我都听你的,但是这一次江南之行,我无论如何都要去。”韩子枫停下脚步,重重的说道。

  “子枫,爷爷不是想要阻止你,既然你想去去江南,那怎么说也得保护好自己,你带着韩家暗卫去江南,这样也安全一点。”

  “什么,爸,你怎么这么糊涂,你怎么能让他去江南。”

  韩云涛听到韩老爷子的话,脸色勃然变色,急声说道:“爸,你又不是不知道江南有多危险,现在有多少家族盯着陆家这块肥肉,只要陆老爷子一死,陆家在顷刻之间就会灰飞烟灭,爸,你知道这些吗?子枫去江南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韩老爷子听着韩云涛的话,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云涛,我知道你是为了子枫好,但是有句话说得好,儿孙自有儿孙福,你现在也五十多岁了,你觉得你还有几个十年,你能保护子枫一辈子吗?韩家迟早有一天会交到子枫的手里,难不成到那时候,你还想管着他吗?一只老鹰想要翱翔于天际,必须要经历过风吹雨打才行,他想要去做什么就由他去吧!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而且,我相信子枫会保护好自己的。”

  说完之后,韩老爷子将目光重新落在了韩子枫的身上:“子枫,爷爷只希望你不要后悔你今天做的这个决定。”

  “爷爷,我不后悔我今天做的这个决定,如果我这一次不去江南,我才会后悔终生,爷爷,爸爸,我走了。”

  韩子枫深吸了一口气,没有任何犹豫的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看着韩子枫转身离开,韩云涛几次想要张嘴叫住韩子枫,可是当看在韩子枫那毅然决然的背影的时候,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看着韩子枫离开书房,韩云涛看着韩老爷子,不解的问道:“爸,你真的决定插手江南的事情了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江南现在局势是什么,说句不好听的,只要陆老爷子死了,陆家灰飞烟灭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子枫现在去江南和找死有什么区别。”

  “我不同意他去又能怎么样,你又不是不了解你儿子的性格,就算你禁止他离开韩家又如何,这么做只会让你父子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张而已,既然阻止不了,那还不如让他去江南,也好见识一下。”

  韩老爷子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道:“再说了,你莫非真的以为陆家会这么轻而易举的完了?”

  韩云涛微微一愣,道:“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难道还认为陆家有翻盘的机会不成?杨家,唐家这两个家族,哪一个不是庞然大物,唐家一直霸占蜀中,实力有多强,我们根本无从知晓,再加上杨家,还有不少虎视眈眈的家族,陆老爷子一死,你认为陆家挡得住吗?”

  “云涛,你太小看陆家了,陆老爷子是陆家的顶梁柱,但是你别忘了,陆家雄霸江南多少年,底蕴有多少,就算唐家杨家这些家族联手,想要灭掉陆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你真的以为陆天狂他会想不到自己死后陆家要面临的情况吗?他不会给自己留后手吗?我要是没有猜测,这一次唐家和杨家这些家族如果真的想要灭掉陆家,恐怕要付出惨痛的代价才行。”

  “什么,爸,你确定没有说错?”

  韩云涛有些难以置信自己耳朵听见的,唐家和杨家联手,在加上那些二流三流的家族,这些家族加起来,想要覆灭韩家都不费吹灰之力,没了陆老爷子坐镇,陆家难道还要比韩家强?

  “你觉得有错吗?你真的以为当年陆天狂一人一刀杀进京城只是莽夫行为吗?我告诉你,这就是他的算计,他在震慑其他人,陆家每一代必出一个妖孽天才,一旦成长起来,绝对是无敌的强者,这是陆家的根基,也是陆家的弱点所在,一代妖孽天才身死,那么陆家就要面临灭亡的危机,当年陆天战身死,陆天狂一人一刀杀进京城,不仅仅是为了给陆天战报仇,更是在震慑住其他心怀不轨的家族,告诉他们陆家的实力有多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