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与此同时,在前往苏州的马路上,陆天星驾驶着汽车在高速公股上奔驰着,没有任何的停顿,快速的朝着江南而去。

  白芷晴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俏脸上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焦急和紧张之色。

  她怎么没有想到从纽约回来不到一天,居然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尤其是陆老爷子重伤,生死未卜的消息更是让她感觉自己的心脏被抓住了一样,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前段时间她离开江南的时候,陆老爷子还是一副硬朗的模样,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陆老爷子明明还答应过她要去魔都玩的,怎么突然就说生死未卜了。

  陆天星脸色也是凝重到了极点,脚下使劲踩着油门,汽车在有些黑暗的高速公路上快若闪电一般,朝着苏州而去。

  “陆天星,你说爷爷这一次真的会没事吗?他答应过我要去魔都玩的,天星,爷爷一定会平安无事的对吗?”

  白芷晴突然将目光落在了陆天星的身上,声音之中带着一丝颤抖,带着一丝期待。

  听到白芷晴的话,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重重的说道:“是的,老婆,我向你保证,爷爷一定会平安无事的,谁也带不走他,哪怕是地狱阎王也不行。”

  说到这里,陆天星的眼中闪过一抹嗜血的光芒,不要让他查到到底是谁去偷袭老爷子的,查到了,他一定要让这个人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听到陆天星郑重的话,白芷晴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下,看着陆天星说道:“陆天星,你这一次去纽约,拼了命的想要让自己的实力提升,是不是因为爷爷的身体。”

  陆天星听到白芷晴的话后,身子轻轻一颤,深吸一口气道:“老婆,你怎么会突然这么问我?”

  白芷晴扭过头,目光烁烁的看着陆天星,轻声说道:“陆天星,我不是傻子,你骗不了我的。自从在江南的时候,二叔找了你一次之后,我就发现你变了,心中藏着事,而且还匆匆忙忙的带着我离开了苏州,甚至明知道纽约有危险还跟着我去纽约,利用生死危机来让自己突破,你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爷爷对吗?”

  耳畔响起白芷晴的话,陆天星下意识的放慢了车速,看着白芷晴,叹了一口气说道,说道:“你说没错,其实那天二伯找我,他告诉我一件事情。说爷爷早就身受重伤,这一道伤是在二十多年前留下来的,当年爷爷为了给我父亲报仇,一人一刀杀进了京城,虽然成功压制住了那些家族,但也被杨家一名老祖临死反击给重伤了,在他的体内留下了一道剑气。”

  “这一道剑气一直都在破坏老爷子的身体,不出意外,爷爷或许撑不过几个月,但是由于我修炼的功法极为特殊,能够炼化敌人的真气,我可以帮助爷爷炼化体内的剑气,但是留下这道剑气的杨家老祖的实力比我强的太多,以我当时的实力根本没有办法驱逐这一道剑气,必须要突破才行,所以我才和你匆忙的离开了江南,跟着你去了纽约,因为对于一个武者来说,生死危机当中是最容易激发潜力,突破境界的。”

  说到这里,陆天星看着白芷晴,一脸愧疚的说道:“老婆,你怪我吗?明明这一切都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事情,却偏偏连累到了你,甚至差点丢了命,你怪我吗?”

  白芷晴摇了摇头,重重的说道:“我不怪你,因为你是我的男人,我曾经就答应过你,陪你上刀山下火海,只要你不抛弃我,我一辈子就跟在你的身边,陪你走过千山万水,哪怕是地狱深渊,我也无怨无悔。”

  听着白芷晴充满深情的话,陆天星身子微微颤抖着,没有再开口说话,只是伸出手握住了白芷晴宛如温玉的手,用来表明自己的决心。

  ……

  与此同时,苏州龙锦山庄,一个在苏州赫赫有名的富豪别墅区当中。

  陆宏达坐在沙发上,脸色可以说是阴沉到了极点,一双眸子闪烁着狠辣的光芒,宛如毒蛇一般,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他本来是想要借用老爷子重伤这件事情阻止陆天星回陆家,只要陆天星不回来,他们想要架空陆浩月几乎是轻而易举,至于陆家面临的危险,只要他掌管陆家,选择臣服杨家,然后擒住陆浩月和陆天星两人交给杨家当做投名状,这次危机自然而然的就迎刃而解。

  但是陆宏达怎么没有想到陆博文居然会阻止自己,而且还让陆浩月利用家主的身份来压制自己,但是他偏偏没有办法去反驳,没有办法和陆博文撕破脸皮,因为无论如何陆浩月都是陆家名义上的家主,而且陆老爷子没死,如果他这个时候敢对陆浩月做什么,一旦陆老爷子苏醒,恐怕第一时间做的就是清理门户,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他想要得是掌握陆家,成为陆家的家主。

  陆宏达深深的抽了一口浓烟,眼中闪烁着冷厉的光芒,脑海中思索着接下来要怎么办,怎么才能夺得陆家的家主之位。

  咚!咚!

  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听到这个脚步声,陆宏达下意识的将目光落在了门口,随即,一个急匆匆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陆宏达的狗腿子陆高阳。

  此刻陆高阳脸上带着掩盖不住的焦急之色,匆匆忙忙的从外面走进来。

  “高阳,你不是回去休息了吗?怎么突然到我这里来了,我不是让你抓紧时间看看有多少听我们的吗?”陆宏达皱了皱头说道。

  “老大,出事了。”陆高阳顾不上擦额头上的汗水,语气快速的说道。

  “怎么了,什么出事了?”陆宏达沉声问道。

  “陆天星从炎黄组出来了。”

  陆宏达听到陆高阳的话,先是微微一愣,旋即微笑着说道:“出来了就出来了,有什么大不了的,而且,杨家把陆天星这个小杂种抓进去不就是希望他从炎黄组越狱跑出来吗?他现在是不是成为炎黄组的公敌……。”

  没有等陆宏达把话说完,陆高阳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口道:“老大,不是他越狱出来的,而是司马凌云去金陵将陆天星这个小杂种给放出来了,而且,杨家这一次派往金陵的人全部被司马凌云给抓起来了。”

  “你说什么,你确定这个消息没有错。”

  “这个消息我已经确定好几遍了,肯定没错。”

  陆高阳苦笑着说道:“老大,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陆天星这个小杂种从炎黄组出来了,那肯定会到陆家来,你又不是不知道老爷子对天战有多么的愧疚,万一他因为愧疚将陆家的家主之位交给这个小杂种可怎么办。”

  “不可能,老爷子已经亲口说了将家主之位交给陆浩月,不可能在更改的。”

  “老大,你还怎么这么天真,说句不好听的,老爷子现在都快死了,谁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还有老大,你别忘了,老爷子的手里还掌握着陆家禁卫,万一老爷子将这股力量交给陆天星这个小杂种,我们想要对付他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陆宏达没有开口说话,脸色有些阴晴不定,陆家禁卫是陆家最强的一支力量,没有人知道陆家禁卫有多少人,但是却可以肯定,陆家禁卫的实力很强,如果老爷子将这支力量交给陆天星,哪怕他掌握了陆家,也无法奈何不了陆天星,更不用说报当初的羞辱之仇了。

  “这件事情稍安勿躁,暂时放到一边去,陆天星想要回来见老爷子就让他回来见。”陆宏达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什么,老大,你让陆天星这个小杂种见老爷子,你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如果陆家禁卫落在他的手里怎么办?”

  “那又如何,高阳,现在老爷子还没死,如果我们阻止他回来的话,万一老爷子苏醒过来怎么办”

  陆宏达沉声说道:“而且,不阻止他,不代表我们没有办法,只要不让他和老爷子单独待在一起,老爷子就没有办法把陆家禁卫交给他,就算到时候老爷子非要这么做,我们也能阻止他,而且,只要他回到江南,到时候江南就是他的葬身之地,当务之急,我们担心的不是陆天星,而是如何夺得陆家家主之位,最好将所有的拦路石全部碾碎……。”

  说到这里,陆宏达眼中闪过一抹阴冷到极点的杀意,他一定会成为陆家的家主,谁也抢不走,谁敢挡他,谁就得死,不管是谁。

  时光如水。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色渐渐的亮堂了起来,一道亮光从地平线上升起来,撕裂了天空,驱散了黑夜,一轮火红的大日缓缓的从地平线上升起来。

  新的一天已经来临。

  高速公路上,陆天星驾驶着汽车从收费站驶下来之后,没有任何的停留,汽车飞驰般的朝着陆家别苑而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